第五章 又是穿到哪家當姐了
千寒再醒來的時候,已是豔陽高照."嗯!"千寒用力地伸了伸她的手臂,懶洋洋地發出了一個長長的"嗯".慢慢地睜開眼,看著輕紗的帳子,想,這一覺睡得還是蠻舒服的嘛!不過,霞光花,是什麼時候長出床帳來的呢?

千寒晃了晃腦袋,坐了起來.咦!不對呀,身上蓋著薄被,旁邊安置著物品,有門有窗,這應該是個人住的屋子呀!不是吧,難不成睡一覺又穿越了,那我到底應該去哪個時代找那個莫名其妙的精露仙珠啊!千寒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姐醒了呢!"一個丫鬟推開了這間屋子的房門

"嗯!"千寒沒精打采地應了聲,靠,這又是穿到哪家當姐了.剛想開口問問,這究竟是哪.那丫鬟居然逃也似的,轉身彈了出去.

真真是莫名其妙.看著彈跳出去的丫鬟,千寒頓覺無語.想了想,千寒快速地從床上爬了下來.剛落地,又見房門忽地被推了開來.這次開房門是兩個大男人,千寒一愣,看了看身上那類似古代睡衣的東東,連忙地又縮回了床上.

待將身體裹了嚴實,這才抬起頭來細細看向來人.這一看不要緊,千寒的瞳孔立馬放大了!凌風,絕對沒錯.這一老一少的兩個男人中,那個年輕的就是凌風.但顯然,凌風此時也是萬分吃驚的.只見他呆愣著,然後有些奇怪地轉向那個上了些年紀的男人.不過,凌風這張看來毫不知的面容,在千寒的眼里,就不是那麼無辜了.

"你,你把我弄到這里來是什麼意思!"千寒這句微帶怒氣的問話,用的明顯是感歎語氣.

凌風聽到此話,愕然地轉過了頭,一時之間竟然沒有答話.這讓千寒更加確定了,就是凌風把自己弄到這里來的,一定有什麼陰謀,一定……

想到這,千寒有些不安了,看著面前的兩個男人,腦子開始飛快地旋轉.上了年紀的男人明顯是在打量著自己,甚至眼神還頗為有光彩.難道,難道這個天殺的凌風昨日的身份,是打算把自己賣了?這個上了年紀的男人就是……千寒膽寒地晃了晃頭,突然又想到了些什麼.

哼!自己現在可不是人身,是個妖精啊!雖然不知道怎麼使用法術,但至少不會那麼容易被人欺負吧!再,蝴蝶不定也在身邊,只要自己召喚得當,她一定會來幫自己的忙的.

看到千寒的臉一陣白一陣的,上了年紀的男人眼里竟然露出了心疼的神色.忙忙地推了一把身旁的凌風,道:"快,快,上前認認你妹妹!"

"妹妹!"凌風和千寒異口同聲.

上了年紀的男人看起來倒是很滿意兩人之間的這種默契,興奮地摸了摸胡須,點了點頭."果然沒看錯,這麼心有靈犀,一看就知道是兄妹倆!"

"爹!這算是怎麼回事,怎麼一覺醒來,我就多了個妹妹?"凌風對他爹的興奮勁完全免疫,兩道劍眉已經疑惑地擠到一堆去了.

看到凌風的表,千寒突然有些不滿.這句話應該我來問才對吧!至少這是你家,而我卻是被你家里人莫名其妙給帶到這里來的.

"哎呀!什麼叫多了一個妹妹,看看,你妹妹被你這話弄得都不開心了不是!"凌風他爹沒好氣地瞪了凌風一眼,隨後,轉過頭,溫柔地看著千寒道,"跟爹爹都分離十六載了!想來應該是很思念爹爹的吧!"

千寒臉上登時一片茫然.這啥跟啥呀!難不成這老頭丟了孩子,把自己誤認成了自家閨女.呼!那這樣的劇還真是有點狗血.但顯然這樣狗血的劇的確是發生了.

凌風他爹抹了抹竟然盈滿了淚水的眼,走上前來,細細地端詳了千寒一番.

"像,像,真像!跟你娘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爹!你什麼呢!娘的畫像我又不是沒看過,一點都不像好不好!娘那麼優雅,她,她……總之就是不像."看到自己的老爹一副認定了的樣子,凌風著急起來了,這老頭是怎麼啦!連自己都能分辨出這個千寒和自己的娘長得並不是特別像,盡管有個共同點——都挺漂亮.那他也不能見了漂亮女人就喊娘啊!

千寒聽到凌風他的娘很優雅,然後點評自己她她的,雖然沒有點評完,但肯定不是好話.一時心里不痛快了起來.真是個討厭的家伙,一次兩次地影響自己的心.想到這,千寒忍不住向凌風丟了個眼刀.

看到千寒不開心了.凌風的爹轉過身,狠狠地瞪了凌風一眼.然後低低地了聲."你給我出來!"凌風也不爭辯了,乖乖地跟著他爹走出了房門.

兩人後腳才跨出千寒的房門,剛才那個彈跳出去的丫鬟就領著好幾個丫鬟進了房門,最後一個進房門的丫鬟將房門輕輕地合上了.

幾個丫鬟像有順序一般,站成了一排.剛彈跳出去的那個丫鬟站在幾個丫鬟的最前面,兩手空空.第二個丫鬟手里捧著個銀盤,上面盛著一壺一盞,後一個丫鬟手里端著一個空著的銀盆,第四個手里也是一只銀盆,但不同的是,這個盆子的外面是雕了花的,盆子里有水,還放了條毛巾.千寒按丫鬟們排列的順序,看向第五個,這一看,千寒的心里頓時涼了涼.第五個丫鬟手里是一條百花裙,若不是這紋路,這花樣相像,千寒簡直不敢將昨日夜晚那條熠熠生輝的百花裙和今天這條看起來頂多不過華貴一些的衣裙相提並論.唉!難道是百花裙和鮮花一樣有保鮮期.千寒不禁惋惜了起來.

領頭的那個丫鬟顯然是個很有眼力勁的丫頭,看到千寒的神色,連忙示意第五個丫鬟上前來.第五個丫鬟一上前,便"噗通"一聲跪在了千寒的床邊,雙手舉著托盤將百花裙送到了千寒的面前.看著那光彩大不如昨晚的百花裙,千寒心都要碎了,從被子下伸出顫抖的手,悠悠地撫上百花裙.見百花裙也沒有像昨日那般自動穿上自己的身,千寒大失所望.對著第五個丫鬟揮了揮手.丫鬟便馬上退回了原位.

"姐,可以開始洗漱了嗎?"領頭的丫鬟一雙大眼睛散發著柔和的光芒看向千寒.千寒無力地點了點頭.其實來到這里,自己什麼也沒吃過,口里什麼異樣的感覺都沒有.或許也是因為妖精的體質比較特殊,一個晚上在森林里亂飛,也不覺身上有什麼不乾淨,這潔淨的感覺反倒比自己從前洗過澡之後更甚幾分.

事實證明了千寒的感覺,千寒洗漱之後,那銀盆里的水居然愈發透亮了.幾個丫鬟不由地面面相覷.想來這幾個丫鬟應該是受過很好的家政訓練的,只是詫異地彼此看了幾眼,多余的話,一句也沒有.

見千寒洗漱完畢,領頭的丫鬟忙招呼第五個丫鬟上前,輕聲細語地問千寒.

"姐,現在可更衣?"

千寒看了看百花裙,心里不出的難受,接了托盤,放在了自己的枕邊.然後轉過頭看著領頭的那個丫鬟.

"還有沒有別的衣服,這件衣服我不想穿了."

"有!"領頭的丫鬟素質很好地連驚訝都沒表示一下,馬上向其他丫鬟使了個眼色.丫鬟們向千寒行了禮,便紛紛地退了下去.

過了一會,這些丫鬟們又回來了.手里的洗漱用品皆換成了托盤,每個托盤里都有一件衣裙,並且花色各異.千寒掃視了一下這些衣裙,招呼了一下第五個丫鬟.倒不是因為看中了這件衣裙,這些差異還蠻大的衣裙,在不懂古服的千寒眼里根本就沒法比較.招呼第五個丫鬟,純粹是因為她剛才捧了那條百花裙.

在丫鬟們的協助下,千寒很快地就穿上了這條,換了自己一個人,恐怕得折騰半天的淺紫色衣裙.

千寒剛梳妝打扮好,門外就響起了一個丫鬟的聲音."姐,家里的族長都來了,請姐去滴血認親,早日回歸凌家."

----------------------------------------------------------

----------------------------------------------------------

會議改天,于是更新時間提前.繼續翻滾求點擊,求評價,再求求推薦.謝謝各位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