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還是先找個身份再說吧
千寒條件反射地了那句靈通過時了,凌通的表就變了.不是生氣,而是驚愕,就好像見到外星人那般吃驚.看到對方的表,千寒立馬意識到自己錯了話.想了想,便這麼圓了起來.

"呵呵,我的意思是,你這名字原本是挺不錯的,但是當有了千里眼和順風耳,你這名字就顯不出什麼優勢了."這一招叫,解釋不通,我就繞暈你.是千寒在沒辦法解釋問題的時候,時常用的招數.當對方被後一個還的通的法弄得好像明白了的時候,也就不會再來糾纏她之前的問題了.可沒想到,千寒這次的如意算盤完全落了空.

"千里眼,順風耳?還有之前那個什麼移動,千寒姑娘,您到底在什麼呢?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啊!"凌通露出了一副茫然的表.

不是吧,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什麼時代啊!這里的人怎麼會連千里眼和順風耳都沒有聽過呢!千寒不覺有些郁悶.那現在怎麼辦,再胡下去,怕是要露更多的破綻了.若是告訴他們自己是從未來摔到這里的人,那更怕這兩個人會直接將自己當妖給滅了.

"怎麼,不過是和我碰了一下手,不至于就燒到腦子糊塗了吧!"凌風放肆的聲音突然從千寒的左耳邊傳來."其實,我覺得姑娘好面熟,我們是不是曾在云山見過?"

"嗯,嗯,是啊,凌公子記起我來了."千寒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順了凌風的話往下."哦,原來千寒姑娘和少爺早就見過啦!"凌通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雛童,我的綠玉珠,好像不見了."凌風突然翻著衣服找起什麼東西來了.而聽到凌風這句話,凌通整個人就像僵了一般.

"啊!少爺,這可開不得玩笑啊!你,你把它丟在哪了,你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啊!"

"想起來了,可能是丟在我們剛才休息的地方了……"

凌風話還沒完,凌通整個人便蹦了出去,其速度之快,真像是被火燒了屁股一般.

凌通走後,凌風卻拿出了一顆綠玉珠在手上把玩著.千寒看著這顆綠玉珠,有些不解地問道:"這東西,有兩顆的麼?"

"沒有,只有一顆.我壓根就沒丟過……"

"那……"千寒恍然間明白了過來.穩了穩神,便用了平靜的語調道,"那凌公子是想問我點什麼呢?"

"聰明."凌風稍稍表了下贊賞,立馬便鋒一轉,直奔自己的主題而去.

"千寒姑娘,你怕不是……不是這里人吧!"凌風本來想你怕不是人吧,因為這樣的地方,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女人,這樣的輕功,這樣奇怪的話語,不得不讓凌風懷疑她是什麼妖精來著,可自己身上的符咒卻又沒有任何的反應,就算那一瞬,它也沒有任何的不安分.因此,細想了想,凌風還是決定這麼問.

"嗯!"眼見著瞞不下去了,千寒不得不老實坦白.

"我的確不是這里人……"

"那你是哪里人呢?又是為什麼到這里來的呢?"

"我……"千寒登時語塞.自己的身份,來這里的目的,講出來都跟神話一個樣,哪里有什麼讓人信服的資本.


"沒目的,就跑來了,現在的人真是越來越沒腦子了."見千寒低頭不語,凌風便了這麼一句,企圖微微刺激一下她.

他貌似也沒什麼不良的居心,看他的樣子,不定還能幫上什麼忙.想到這,千寒的眼里便放了光.

抬起頭,迎著凌風的目光便回答:"找東西,我是來找東西的……"

不過凌風貌似對千寒要找什麼東西是沒有什麼興趣的,千寒還沒完,他便打斷了千寒的話."找東西,你還是先找個身份再吧!照你這樣子吱吱唔唔的,別找東西了,連我們這個地方,你都融不進去的."

啊!找個身份.這可是千寒還沒來得及去考慮的問題.她穿過來,不過幾個時辰,連舞蹈大師讓她找的精露仙珠都沒弄明白究竟長啥樣,還有,還有自己穿過來,穿成了什麼,也是個謎.這麼多謎團都沒有解決,她哪里還有空余的精力去思索要以何種身份在這個地方立足呢.但聽凌風這麼一.好像確定身份這個問題,才是解決一切謎團的基礎.

千寒一時之間,居然感激起凌風了.看到千寒水汪汪的大眼睛,凌風又晃了晃神,去想自己在空中和千寒親密接觸的那一瞬了.稍稍回了回神,凌風便對著千寒攤了攤手臂,露出了一副無辜善良的表.

"沒必要這麼看著我吧!我只是覺得像你這樣的人,也引不起什麼公害事件.順便提醒你而已.不過,不要問我,你要怎麼弄到一個身份,這些與我就無關咯!我能做的,只是這麼多."

"少爺,少爺,你確定你把綠玉珠丟在我們剛才休息的地方了嗎?"凌通著一張臉,從遠處一直喊到凌風身邊.

"嗯!不確定."凌風端著下巴,思索了片刻,"我再找找吧!"凌風裝模作樣地在身上搜尋了一番,突然從腰帶里摸出了那一顆綠玉珠.

"找到了,找到了."凌通敢是跑傻了,看到綠玉珠,只顧著興奮,居然忘了是誰無緣無故害他跑了這麼遠,擔心了那麼久.

"好了,既然找到了,就向千寒姑娘告個別,我們回去了."凌風撥了撥仍然盯著自己手上的綠玉珠的凌通,指了指千寒的方向.

"哦,哦,好,千寒姑娘,後會有期."凌通抬手做了個江湖兒女的姿勢,然後便回頭追著早已大踏步走掉的凌風而去.

啊!找個身份.千寒揉了揉自己的頭發,無奈地坐在了地上.自己剛過來,不要舉目無親,除了那兩個人之外,自己最多也就認識幾只妖了.可是,找東西要身份,要身份啊!這個破問題在千寒的腦子里盤旋了好一會.想不出方法來的千寒,生氣地想起了那個天殺的舞蹈大師.早知道自己還是憑著努力,一步一步慢慢來了.這靠著什麼所謂的奇怪的技巧,究竟是要誤了大事的.不過,起來,那舞蹈大師,還真是個全才呢!居然除了跳舞,除了招蜂引蝶,居然也懂得這穿越之術.只不過,穿過來的人,不是他本人而已.

算了,算了,不想了,千寒抬起頭看了看柔軟的霞光花.不如再去花蕊中好好睡一覺吧!這麼想著,千寒便又飛了起來.看到蝴蝶也安心地幻化了人形,她便露了個微笑,臥在花蕊中沉沉地睡去了.霞光花的花瓣也隨即漸漸卷曲了起來,就像最初那般,如同一床被子將千寒輕輕地包裹了起來.

--------------------------------------------------------

--------------------------------------------------------

今天周五,明天就是歡樂的周末了,雖然葉子悲催地被沒收了假期,但大家有假期呀!今晚加更一章,當作各位親們的周末開胃點心了.依然執著地求點擊,求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