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心飛起來了
五米,高不高,矮不矮,沒有經過鍛煉的人,從那麼高往下跳,怕也是容易傷到腳的.千寒站在花瓣旁開始糾結了.跳嘛!搞不好要受傷!不跳嘛!被這少年郎看出來了,也不妙.

"姑娘,不知道該怎麼下去嗎?"凌風站在千寒的身邊,轉頭注意了一下千寒糾結的神."那姑娘又是怎麼上來的呢?"

"額,這個……"千寒一時語塞.是啊,這霞光花也沒有背靠大樹好乘涼,自己應該是怎麼上來的呢!

"你又是怎麼上來的呢?"千寒突然想起了什麼,反嘴一問.

"我嗎?"凌風輕聲笑了起來,然後在花瓣上,足尖輕點,身體便一下子飛騰了起來,坐到旁邊一棵大樹的枝椏上去了.

輕功!千寒心里頓時一活,敢輕功這玩意是真實存在的啊!真是不明白怎麼就失傳了呢!搞得現在的飛機票這麼昂貴.不過既然凌風會輕功,那我不妨隨意做個動作跳下去.所謂英雄救美,怎麼樣,他也不會忍心看我摔下去吧!千寒打定了主意,便在花瓣旁做了個視死如歸的表.想著身體若是筆直地跳下去,怕是凌風不好接.那麼,千寒想了想,決定以平常自己練舞蹈的動作,往下翻,就算少年沒有接住.那麼至少自己也能摔出抗摔少女那樣的美感來.

玉足輕點,花瓣微顫,千寒柔柔地下了個腰子,學著抗摔少女那動作輕輕騰了起來.不過,千寒可沒有抗摔少女那樣的心理,為了拍照,不惜千萬遍地飛騰摔跤.她騰了之後,便將雙目緊緊地閉了起來.

過了幾秒,也許更長點,千寒突然感覺到了地面的厚實.不過,一點都不痛呢!想來,盡管凌風沒有直接接住自己,也該是在旁邊幫自己降了降速.千寒有些感激地睜開了眼,不想卻一下子對上了那個"雛童"炯炯的雙目.稍稍移開眼睛,千寒發現凌風仍然坐在樹枝上.看樣子,根本就是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翻下來,而沒有任何動作.而自己,千寒這時才將注意力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猛然發現自己仍然保持著那個四肢舒展的動作.這動作在空中看起來的時候,確乎是柔美無比,但放到地上來看,尤其是面對著兩個男人,這就有些,很有些不雅了.

千寒從地上坐了起來,從容地理了理衣衫,然後才悠悠然地站起了身.哼,怎麼著,這點風雅之姿也是不能丟的.

"姑娘的身姿好輕盈啊!""雛童"眨了眨眼睛.

該不是在嘲笑自己吧!千寒有些郁悶地轉頭看了看那個"雛童",卻被"雛童"眼中流露出的實實在在的贊美神色嚇了一跳.

"我又沒做什麼?你干嘛這麼瞧著我!"千寒不自然地抽了抽嘴角.

卻聞得樹上傳來單調的鼓掌聲"啪,啪,啪……",千寒抬頭看去,只見凌風正優哉游哉地坐在大樹的枝椏上搖晃著雙腿,還對著自己做著上來的姿勢.千寒冷哼了一句,並不理睬.不過,那少年卻絕不是盞省油的燈,見千寒不搭理自己,居然從樹上摘了果子,一顆一顆扔下來.雖然一顆也不曾扔到自己,但粉藍卻被驚飛了起來.千寒一時之間,堵了氣,只做了個嫦娥奔月的姿勢,足尖一用力,轉眼工夫,便站上了凌風所在的枝椏.

這,這,這,這枝椏離地的高度至少有十米啊!千寒低頭看了看腳下,只覺得頭暈目眩,竟然,頭一低,直接從樹上掉了下來.這次可真是掉,千寒睜著眼睛看著周圍的景色在飛快地變動,而大地變得越來越接近.不要啊!千寒在落地前,拼了命地調整自己的姿態,居然再次成功地飛騰而起.

"你這是在干嘛?"當千寒終于又站上了枝椏,凌風毫不掩飾地露出了驚異的神色,隨後,卻又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該不會是在向我顯擺你的輕功有多麼優美吧!"

"呵!想多了你吧!我,我只是不心飛起來了."千寒一時口快,將心里的話一下子倒了出來.

"啊!你這樣叫不心,那你心的時候,是不是更輕盈!""雛童"在下面大聲喊著.

而凌風卻不這麼想,他認為這個有些奇怪的女人,明顯,很明顯地是在跟自己挑戰.看著千寒一副在枝椏上站不太穩的樣子,他突然加了把力,讓枝椏整個都晃蕩了起來.但此時的千寒已經能夠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身體,不覺莞爾一笑,這凌風果然是個愛玩的公子家家.這麼想著,千寒突然產生了一個逗他玩玩的想法.于是千寒故意裝作一副十分害怕,站不穩的模樣.等到樹枝晃蕩的力度夠大時,千寒玉足輕點,輕而易舉地繞到了凌風的背後,伸出手,卻猶豫了起來.凌風的輕功的確很好,但在毫無防備的況下跌落,怕也是和自己剛才一樣,而且樹枝晃蕩的這麼厲害,若這麼高摔下去,真要摔出個好歹……

千寒的思想,凌風是不知道的,但當他發現那個女子騰的跑到自己背後的時候,顯然還是吃了一驚.凌風的快,在整個惠國國都可都是出了名的,現在卻被一個女子在自己尚無反應的況下便閃到了身後,想想都覺得憋氣.

凌風想到這,便一拍樹枝,在站起來的時刻同時轉了身,正對上了猶豫著的千寒.而千寒正在晃神之中,見凌風突然反身,竟然不自覺地一手推了出去.凌風此時已經反應了過來,卻順了千寒出手的力道,用手輕輕一拉,千寒反倒貼了凌風而去,兩人的姿態一時親密無比.

千寒一驚,用力掙脫,然後緩緩地落到了地上.抬頭望去,凌風還立在樹枝上愣神.呼!盡管自己在旁人看來,也算是個花花公子般的人物了,而和一個女人貼得這樣近,尤其是在這樣云高風清的地方,真是一生中的頭一次了.

"姑娘好身姿,好身姿,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這"雛童"也不管他家少爺在樹上是否呆的舒服,只顧奔了自己的想法而來.

千寒回頭看了看一臉癡迷相的"雛童",也不掩飾什麼,很直接地回答道:"千寒,我叫千寒."

"千寒,好動聽的名字!配姑娘再合適不過了.我叫凌通.""雛童"忙忙地將自己也介紹了一番.

"什麼,靈通,靈通,都過時的啦!現在要用移動,聯通或者天翼也可以啊!"聽見凌通的自我介紹,千寒條件反射地回答道.

————————————————————————

————————————————————————

————————————————————————

葉子兩句,似乎剛穿來的女女都有點搞不清狀況,千寒姑娘也是大學時做多了手機業務推廣,這下順了嘴,看她怎麼辦,但好像能善辯也是穿越女的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