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是人,妖是妖
其實粉藍不是森林中第一個變回原形的妖,待千寒回過神來,她驚訝地發現整個森林都變了樣.那些閃著光芒的,帶著笑意的動植物,此刻都回複了正常動植物的狀態,該不發光的就不發光,該面無表的就面無表,虛空中的鏡子也早沒了蹤影.自己身下的霞光花倒是沒有任何變化,依然舒展著大大的散發著紫色光芒的花瓣,吸收著美麗的月光.

"這是怎麼了?"千寒疑惑地問道.她肩頭的蝴蝶只顧顫抖著身子,沒有任何回答.

"有個身上帶著符咒的人進入森林了."霞光花抖了抖她的花瓣,不緊不慢地道.

"妖精們怕符咒嗎?"千寒喃喃地問.

"是啊,很怕的.所以他們都變回原形,企圖不要被那人的符咒給感應出來."霞光花很耐心地解釋.

嗯,變回原形能夠多一分躲避符咒的可能嗎?千寒有些不解,但隨即便驚慌了起來.剛才霞光花她就成形了,蝴蝶又稱她精靈,敢這會自己也該是個什麼妖,什麼精的才對.可是,究竟應該是個什麼妖,什麼精呢?自己要化成什麼,才可以避免這個符咒的災禍呢?想到這,千寒先是學著蝴蝶的樣子,展了展自己的手臂,然後又學著旁邊的一棵藤蔓收了收自己的身形.一點變化都沒有呢!千寒焦急地看著自己沒有一點改變的身體,不停地變幻著各種造型.

大概是千寒的動作太過古怪,她肩頭的蝴蝶都忍不住口出人,輕聲細語地問道:"你在做什麼呢?"

"我,我也要變回原形,躲避符咒啊!"千寒一邊回答,一邊比劃了幾個動物的形象.看到仍然沒有動靜,灰心地一下子坐了下來.

"哈哈,我一朵才千年的霞光花,尚且不擔心被符咒傷了元神.想你都有了三千年的修為,便是人世間絕頂法師都認不出你,你又何需擔心."身下的霞光花聽了千寒的話,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千寒聞,登時便放下心來.稍稍一平靜,腦袋便立馬好使了起來.好像有點不對勁啊!照霞光花的意思,她是一朵修煉了千年的花.而森林里其他要靠回複原形躲避符咒的妖精,包括蝴蝶,修為是絕沒有那麼高的.那麼,蝴蝶都有了人形,霞光花卻還是一朵花,雖然是一朵巨大的花,可仍舊是一朵花.自己呢,都有三千年的修為了,卻還是剛成形.這貌似有些不通理呀!

"那你怎麼……"千寒不解地問道,還沒問完,她的耳邊便傳來了一個男子吃驚的聲音.

"呀!那里居然有個,有個……"

千寒把問話吞回了肚子,帶著疑惑的目光看向那個奇怪的連話都不全的男人.這是一個高高瘦瘦,看來極為年輕的男人,一身打獵的短裝扮.本來該是挺秀氣的一張臉,被張大的嘴和眼一妝點,卻有些分不清哪是哪了.

難道這男人是條金魚精,這嘴和眼都出奇的顯眼呢.千寒在腦海里臆想了一番,忍不住"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見到千寒笑了,這個男人的面上有了些尷尬的顏色,隨即居然回頭跑了.千寒正在疑惑自己什麼地方讓這個人類感覺那麼不對,然後便又聽到兩個人的腳步聲,中間還夾雜著剛才那個男人誇張的聲音.

"我,我看到了,看到了一個仙女……不,不,是一個美得像仙女一樣的人."

聽到這樣的話語,千寒不自覺地牽了牽身上的百花裙.原來也有人誇過自己漂亮,可從來沒有那麼誇張的語.看來這百花裙確實有著非同一般的修顏效果.

"望雛童誇張之語沒有驚擾姑娘."年輕男人的聲音還在遠處飄蕩,千寒的身體卻隨著霞光花的搖動輕輕晃動了一下.

千寒回過頭,只見身邊不知何時坐了個翩翩美少年.和剛才那個"雛童"一樣,也是一身打獵的短打扮,只是比起那件衣服,這身打獵的裝束精致了許多.仔細一看,在身體的要害部位,這身衣服還鑲嵌著薄薄的金屬片.看來他和剛才那個"雛童",或許是主仆關系.而後"雛童"一聲"少爺",更是讓千寒肯定了幾分.

不能否定,這個少爺確實是個俊朗的少年郎,五官配合得恰到好處,像極了電視中花花公子的模樣,帥氣得一塌糊塗,而嘴角那抹似有似無的笑容,絕對可以勾走無數少女的芳心.只是這個少爺,貌似離自己太近太近了,這樣的行為,在古代不該是禁忌麼!看樣子,千寒皺了皺眉,心里暗暗給這個家伙定了個型.嗯!根本就是個從外到里的花花公子.

看到千寒的表,少年不禁來了幾分興趣.本來也就覺得是個漂亮的女子而已,但從這副表來看,應該還是個頗為矜持的漂亮女子.少年花花公子的個性瞬間被激發了出來.他開玩笑的伸出一只手,試圖去勾千寒的下巴.而千寒只是微微側了側身,就讓他撲了個空.少年的手在空中僵了一會,卻又自然地收了回來.

絕對的花花公子.看少年被拒卻沒有一絲尷尬的表,千寒在心里給少年的花花公子的形象更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凌風無心冒犯姑娘,如果,凌風剛才的舉動讓姑娘有什麼不舒服,還請姑娘教訓."這個少年一臉誠意地對著千寒微鞠一躬.面對凌風態度一百八十度地大轉彎,千寒不禁微微翹了翹眉梢,露出了些不解的神色.

"少爺剛才只是試試姑娘是不是妖精,還請姑娘不要見怪."花底的"雛童"尖著嗓音替他家的少爺努力地辯駁.

什麼,只是想近身測測妖氣嗎?千寒面無表,心底卻是掀起了大大的波瀾.看來,這個人是人,妖是妖.人從來都懼怕妖的,這點還真是亙古不變.

"姑娘,還在生凌風的氣嗎?對不起,我只是想這朵靚麗的霞光花不是誰都可以近身的.所以……"見千寒依然一不發,凌風再次試圖解釋.

"你不一樣也在花上嘛!"千寒不滿地回了一句.

"是,是.我也在花上."凌風暗暗摸了摸身上的符咒,臉上卻笑意盈盈的,賠罪般的答道.

"不過,姑娘,還是不要一直呆在花上的好!這朵霞光花,依在下的拙目來看,不多時,便也能成為一個具有人身的花妖.雖然這樣的花妖不會害人,但恐怕也容不下我們在她身上放肆."凌風罷便站了起來.

"嗯!想來也是."千寒不露聲色地也站了起來.到花瓣上,往下一看,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千年霞光花雖然不比千年古樹高大,卻還真是不矮.千寒數學不好,但她大概地目測了一下高度,五米,五米至少是有的了.否則那個"雛童"也不用那麼費力地抬頭往上看了.

這要下去,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