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衣服忘帶了
月光如水般,明晃晃地籠罩著一片茂密的大森林.在森林的中央有一朵美麗巨大,周身散發著紫色光芒的花朵,花瓣奇怪地向花蕊卷曲著.仔細看去,可見其花蕊中包裹著一個晶瑩剔透的東西,而那個東西正慢慢地凝結成了個女性的人形,成形的那刻,這個人形悠忽忽地睜開了眼,借著月光看了看四周,臉上的表無比茫然和不安.

"你怎麼就成形了?"一個柔柔的聲音傳進了人形的耳里.

"成形?我不是本來就有形的嗎?"女性人形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神色,而後,又驚恐了起來."你是誰?是誰在和我話?"

"呵呵,還不是剛成形,連我在話都不知道."人形身下的花兒悠悠地展開了一直像被子一樣包裹著人形的花瓣.

人形隨著花瓣的展開坐起了身,然後露出更為震驚的表摸了摸這會話的花兒,花瓣兒柔柔的,就像她的聲音那般.

"你是什麼呀?"人形疑惑地問.

"我是霞光花,准確地,是馬上就能成形的霞光花."花兒抖了抖她的花瓣,似乎頗有些得意.

"要成形的?難道……"人形似乎有點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包裹著自己的居然是快要成妖的花兒.

"嗯!是馬上就能成為花妖了."花兒卷起花瓣,拍了拍仍然處在她花蕊里的人形."你想好要叫什麼名字了嗎?"完,又展開花瓣去吸收月光的精華了.

"額,想好……哦,想好了.我叫千寒……"千寒一邊有些愣愣地回答著,一邊張望著這個千奇百怪的森林.只見森林有著很多大大,散發著光芒,有些居然還能看出笑意盈盈的植物和動物,吃驚地想難怪自己過來的時候,那個舞蹈大師,要對她千年的妖精呢!敢這個森林是個極好的修煉場所,這個成妖在這里是頗為常見的一件事.看樣子這個舞蹈大師還算是厚道的,畢竟先將這邊的況向她透露了一二啊!霞光花的花瓣兒雖然展了開來,月光卻依然如水般地籠了她在其中.很舒服呢!千寒迎著月光抬了抬手臂,卻突然意識到了好像有點不對,她順著感覺低了低頭.然後就"啊"的一聲將身子縮成了一團.她現在居然是赤身裸體的.

這一驚可非同可,千寒急匆匆地環顧了四周,覺得除了霞光花的花瓣還能遮掩下自己以外,再沒有其他任何可以遮身蔽體之物了.天啊!我好歹也算是一良家姑娘,就算不是大家閨秀,至少也可被稱為家碧玉嘛!如此,如此不人道的穿越.作者,作者你也能寫得出來.千寒不禁在心里狠狠地抱怨了起來.不過抱怨歸抱怨,找到能遮身蔽體的東西才是千寒此刻最大的心願.

霞光花明顯感覺到了千寒不安的緒,她試著柔聲問道:"你怎麼了,還沒適應形體嗎?"千寒在花蕊里縮成一團,聽到霞光花問她,她瞬間靈光一閃,"好霞光,我們打個商量好不好?"霞光花抖了抖花瓣,算是點了頭.千寒摸了摸霞光花的花瓣,嘿嘿地笑了半晌."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拿你的花瓣做衣服呢?"

霞光花聞猛地一抖,看樣子是被她嚇得不輕.千寒被這一抖,抖到了霞光花的邊緣上,她連忙抓住霞光花的花瓣,一動也不敢動了.

"呀!呀!你醒了呀."千寒的耳邊又傳來個柔柔的聲音.千寒驚恐地四下張望,要是真看見了什麼,自己這輩子就算被這個作者給害死了.但是當她環顧了一周之後,發現自己沒能看到任何不該看到的東西,唯一一個東西,是正在拍著翅膀的粉藍粉藍的蝴蝶.

"嗯!蝴蝶精?你是在跟我話嗎?"千寒看起來已經適應了這個充滿妖精的世界.

"是啊!是啊!"蝴蝶撲扇著翅膀,慢悠悠地落在了花蕊中,不一會,那只蝴蝶便變幻成了一個穿著一身粉藍色古代衣裙的姑娘.

看到衣服,千寒的腦子馬上就開始轉動了,"這個,蝴蝶,我們打個商量好不好?"

穿粉藍色古代衣裙的姑娘蹲在她身邊乖乖地點了點頭:"好啊!"

"你能不能,能不能把你身上的衣服送給我呢?"千寒心翼翼地向粉藍衣裙伸著手.粉藍衣裙的姑娘顯然沒注意到她的動作,然而就在千寒的手指碰到她的衣裙時,她突然站起來,瞬間又化成了蝴蝶."啊,我怎麼忘了這一茬."蝴蝶著便拍拍翅膀轉身快速飛走了.

"嗚嗚……我怎麼這麼命苦啊!"看著粉藍的蝴蝶轉眼就沒了蹤影,千寒悲歎了起來.

就在千寒悲歎的時候,粉藍色姑娘那柔柔的聲音再次響起.

"請千寒精靈接納百花裙."

千寒抬起朦朧的淚眼,轉頭向聲音的來源處看去,朦朧的眼被那百花裙的光芒一照,瞬間變得璀璨而迷離.

"哇!好美呀!"千寒伸出了一只手,無比輕柔地撫了撫這件美麗無比的百花裙,生怕一個不心撫壞了它.而充滿靈氣的百花裙,在千寒撫上的那一刻,靈光一閃,便直接穿到了千寒的身上,仿佛它本來就該是她的一部分.

"哇!好美呀!千寒精靈,你真的真的好美好美呀!"粉藍衣裙的姑娘瞪大了眼睛望著身著百花衣的千寒,眼里的目光是崇拜,是贊美,是羨慕,是……是一切美好感的總和.

"呵呵……"看到姑娘眼里純粹的如水一般美好的目光,千寒只想找到一面鏡子,來細細看看自己此時的形象.千寒思索著,手便不自覺地在虛空里比劃了一個大大的橢圓形.做完之後,千寒自嘲地笑了起來,自己這是在干什麼,難道指望能在虛空里畫出一面鏡子.

千寒自嘲的笑容還沒有消失,那空無一物的空中,居然真的慢慢出現了一面光滑晶瑩的橢圓形的鏡子.

還來不及驚奇,千寒的目光便被鏡子中身著華服的俏人兒吸引了去.首先入眼的是那條炫麗的百花裙,滿裙的花朵,卻華而不俗,豔兒不妖,光彩照人而又晶瑩光潔.自己那張本來不過俏的臉龐被這衣裙一襯,倒真有了些沉魚落雁之姿.看來,人靠衣裝,這話是真理的總結.

"千寒精靈,好美好美,粉藍好喜歡,好喜歡."蝴蝶的人形突然化出了翅膀,一扇一扇地表達著自己激動的心.

"嗯!你叫粉藍."千寒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沒有問過蝴蝶的姓名,不覺有些難為.可是看到還是人形的蝴蝶,突然出現的兩只翅膀,便又多了幾分奇怪.還沒等千寒開口,蝴蝶猛然縮回了蝴蝶的原形,顫悠悠地飛過來,停在了千寒的肩頭.

不知道是不是精靈的觸覺要比人類靈敏,千寒居然隔著百花裙,感受到了粉藍心里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