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胡城守
"琴呀這練武不能耽擱制符更不能落下呀."葉空帶著盧琴走進自己屋.

紙符和靈符不同書畫之時不用灌注靈氣凡人也可以制作和使用.

盧琴使用當然沒有什麼問題可是讓她畫那就郁悶多了.因為她對靈氣感知太弱而且那些變形的中文對她來實在太過抽象所以她畫符的成功率非常的低低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

所以她畫畫就沒勁了經常畫個百八十張也不帶成功一次好不容易練定神符練得成功率高一些再看看止血符止痛符隱身符……

天吶又得從頭練算了吧我不是這塊料葉空哥哥你反正之前畫了不少我省著點用不就行了?

盧琴有些泄氣了.

可葉空不能讓她這麼想別人有總趕不上自己有吧.若是自己出門時間久了你把符用完了怎麼辦?武功可以殺敵可這符卻能夠秉呀.

"葉空哥哥又畫符呀."盧琴皺起了秀眉要多不願意有多不願意.

"當然得畫以後我不在家你每天至少畫2個時辰!"葉空覺得光靠她自覺還不行又道"等我出門讓張先生來督促你."

盧琴俏臉都要哭出來了張五德那門板臉也就對葉空時表豐富點對上其他人那門板臉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動不動還把人訓斥一頓所以葉家子弟個個都怕他盧琴自然也不想對上那門板臉.

"我還是自己畫吧我保證每天都畫足兩個時辰."盧琴跟淘氣的學生似的開始討價還價.

"不行!"葉空並沒有被她的哀求所動他做過學生知道沒有點壓力就靠自覺很難堅持的.

"這畫符有那麼辛苦嘛?又不用費勁也不用動腦要比你練武功舒服多了以後還可以給人治病呢何樂而不為呢?"葉空苦口婆心地著幫盧琴放好符紙遞上毛筆.

"可這成功率也太低了我畫兩個時辰也畫不出一張能用的."盧琴皺著好看的細細秀眉接過毛筆撅著嘴開始畫.

"成功率是練出來的我以前畫的時候不也和你一樣?練到現在不也成功了嘛?"葉空又開始吹大氣當初他練的時候那是十分之一的成功率若是也象盧琴一般不定早放棄了.

當然這些盧琴不知道呀點點頭"葉空哥哥我真佩服你的耐心呢練到現在有一半的成功率你得畫廢多少張符紙呀?"

葉空大不慚地道"那是當然你沒看我右手胳膊都練得比左邊粗了呢."

"啊是嘛?讓我看看."

葉空純屬胡扯當然不能讓她看喝道"有什麼好看快畫!"

不過葉空吹牛的畫又讓盧琴擔心起來"葉空哥哥如果我一邊胳膊粗一邊胳膊細那不是很難看?成怪胎了."

葉空暈倒吹個牛還能吹出問題來?不過牛吹出去收回來是不行的那只有繼續吹牛用一只牛去掩蓋另一只.

"知道我為什麼讓你畫兩個時辰嘛?那是因為根據我的成功經驗兩個時辰剛好不會讓你胳膊變粗而且就算你胳膊變粗了我也有辦法給你弄細嘍."

"哇噻牛都被你吹哭了那你有沒有辦法讓我中間的那條腿變粗了呀?"黃泉老祖不知道啥時候醒了也湊熱鬧道.

"可以回頭用蘿蔔給你削一個."

黃泉老祖郁悶"為什麼非用蘿蔔?"

葉空笑道"時間長了水份蒸不就成了蘿蔔干嘛到時候你還得求我再削."

"那還是不麻煩你了."黃泉老祖被他的歹毒給刺ji到了閉口不.

"葉空哥哥你看我畫的怎麼樣?"盧琴畫得倒快可明顯是張廢符.

"恩畫得不錯可沒用你畫的時候要心無旁婺全心全意畫的時候要一起呵成不能停頓."葉空現在成功率真的很高隨手畫了一張隱身符就成功了.

"葉空哥哥你好厲害我要再接再勵."在葉空的傳身教之下盧琴又認真畫了起來.

盧琴站在書桌前是平心靜氣了可背後站著的葉空卻想入非非了.十五六歲的丫頭剛剛長成的身子正是動人一陣風吹來少女特有的淡香撩人心扉葉空站得也有些近幾根纖細的絲悄悄在他唇上撫動有些癢癢心里也有些癢.

好久沒有親她了.葉空心里這念頭一起來就壓不下去腹下居然騰起絲絲熱力.

不過等不到他動手進來了.故意讓他們獨處一會可沒辦法來事了九太太有請內院接待大廳等著呢.

葉空有些奇怪自己還沒有去找她她卻先找自己了到底啥事呢?干嗎在接待客人的大廳見自己呢?

任葉空怎麼猜也猜不到原來並不是九太太找他而是胡城守來了帶著霸王兒子上門道歉來了.

其實昨天晚上胡城守就想來了不過實在是兒子思想工作沒做通怕萬一帶來這子再出什麼事得其反.

其實胡才干雖然囂張可也是官宦之後深知有些人是不能惹的否則某一天落在人家手上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早晨胡城守又來做思想工作胡才干苦笑"爹如果我得罪的是葉浩然我負荊上門請罪都可以可是……那不過是葉家的一個潑皮少爺你至于嘛?"

胡城守搖頭歎道"兒子你這就錯了若是你得罪的是葉浩然我反不會逼你去道歉畢竟你也沒占到便宜他也不會和你這種人物計較."

"是呀我非但沒zhan便宜我還吃老大的虧呢當那麼多人面子里子全丟了我都這樣了還要去給他道歉?這欺人太甚了吧."胡才干很不服氣地道.

"可葉空這子不一樣你知道上任城守是怎麼死得嘛!"胡城守加重了語氣.

"上任城守不是和葉家少奶奶tou兩人玩得太激動所以死了."這種消息民不知道可胡才干還是聽了.

"事表面是這樣可如果我告訴你這兩人都得罪過葉家老八陳青方手下衙役前一天在藏春樓惹了葉空而那個少***兒子當天和那子打架然後晚上就出了這個事你有什麼想法沒有?"胡城守循循善誘地道.

可胡才干還犟得很"那也不能明什麼都是雞毛蒜皮的事那子沒必要這就殺人吧?"

"糊塗!這正明他心狠手辣為點事就可以報複殺人!"胡城守一拍桌子又透露了些消息"當天那宅子里的下人都莫名其妙睡著了而那個八少爺他剛好有這種讓人睡覺的本事!"

"還有這種本事?"胡才干瞪大眼又點點頭"如果真這個倒是有可能."

"他本事還多著呢!"胡城守哧道"我查到他還會隱匿身形讓人防不勝防還會讓人突然瞎眼!"

"這些是什麼功夫?"胡才干也練武功卻沒聽過這些邪門的事.

"我也不知道本以為他是修仙者現在看來不是他所有的能力都源自一種黃紙條我查到他隔段時間就會去紙筆店買上大量黃紙."

聽得老父出這些胡才干驚道"爹你在調查他?你知道他難對付還調查他要被他知道那可比我得罪他還厲害呀!"

胡城守momo手中的官帽歎道"爹也是沒辦法呀皇帝的命令老夫也不能抗旨不遵吧總之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你玩兩天還是早點回安都吧."胡城守完把官帽戴在白蒼蒼的腦袋上拉起兒子"走吧去給他道歉."

"八少爺哎呀下官我來了那麼多次終于見到八少爺您老人家大駕了果然是風度翩翩一表人才."胡城守一見葉空就自來熟地迎上來.

這番話聽得在場的九太太一腦門子黑線這子才多大?怎麼個個叫他"您老人家"葉財這樣想不到這堂堂城守也是這樣跟他點頭哈腰的還風度翩翩這就是個半大子他知道啥玩意叫風度嘛?

可九太太很快就知道啥叫風度的囂張的風度.

按人家一臉親熱又那麼大歲數還是個城守人家主動給你打招呼已經夠給面子了吧怎麼你也得回個面子吧.

可葉空沒有眼睛一翻"你誰呀我不認識你."

葉空多精明看見後邊胡才干就知道怎麼回事了不過他就不給這個面子因為胡才干剛才居然給他瞪眼呢.子瞪眼是吧你來道歉都沒誠意你不來也就算了你來也得有道歉的樣子吧這事沒完.

葉空這句極不給面子的話的胡城守尷尬萬分回頭去看九太太心想你是他長輩幫下官我點好話吧.

九太太的眼神根本沒接趕緊看往門外.心道我可幫不上忙這瘟神躲還來不及呢引火燒身的事我可不會干.

九太太裝沒看見胡才干年青氣盛看老子吃癟怒了上前道"葉空這是我爹南都城城守!"

葉空看他道歉居然還這麼橫也沒好臉色"喲喝昨天吃癟了今天傾爹上門挑釁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