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宮里的
"八少爺您這是……啊!"風四娘當時正在意亂mi之中根本啥也沒看見聽著葉空大罵這才睜開眼可誰知扭頭一看竟然看見床榻前的地板上有個臉盆大的洞樓下一個姑娘正在抬頭向上望.

"喜鵲!看什麼看?"風四娘斥走姑娘這才松開當著身子的胳膊.

"八少爺怎麼了?"風四娘又疑惑地問道.

"剛才那個半男不女的家伙想偷襲我被我打跑了."葉空不想和她太多.

興致已經被那偷襲者給搞沒了他這就開始穿衣整裝倒是風四娘浪勁還沒過去躺在榻上伸過兩條滾圓的腿用那毛處在葉空腿上蹭.

"好啦等下次吧別再弄得我腿上濕漉漉的."葉空心極度不爽自己又沒有寶物修為又低這修士為什麼要殺自己?沒招她沒惹她要不是黃泉老祖今天怕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沒良心的賊."看見葉空沒有興致風四娘也不再糾纏擦擦自己也穿衣下床.

"老祖你完事沒?剛才那個偷襲我的到底是什麼來路?她為什麼要偷襲我?"葉空用靈識和黃泉老祖勾通.

"完了."黃泉老祖遇到這種事也沒繼續的心思還得防著對方去而複返他一邊用搜魂大*法刪去鶯今天記憶一邊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這女修士是什麼來路不過她必定是大門派的得寵弟子一般人不會擁有極品法器."

"極品法器?"葉空一驚道"那你怎麼不出手干掉她?極品法器呀我都沒有極品法器那得值多少錢呀?"

"干掉她?老祖我要靈力沒靈力要武器沒武器難道你要我光著膀子和她拚嘛?豬腦子你也不知道多吃點豬腦補補腦!"黃泉老祖又罵了起來.

葉空笑道"喂老祖你的話是剽竊我的吧?"

"滾!"黃泉老祖罵了一聲又道"就算能干掉她也不能出手這是在城里打起來多少人看見?她必定是大門派受寵的弟子如果當眾死于我們之手你不怕她門派你的報複嘛?"

葉空想想點頭"這倒也是."

"好了來我這邊吧."黃泉老祖放下已經進入睡眠的鶯她將會在兩個時辰以後清醒不過和黃泉老祖之間的事將會忘得一干二淨.

葉空離開風四娘的房間來到鶯的房門口.風四娘的房間距離這邊挺遠盧家兄弟也沒有被驚動看著後邊走來的風四娘一副云yu剛完的嬌羞樣兩兄弟對葉空猥瑣地擠著眼.

"干什麼?就准你們明星玩著?"葉空給他們一人一腳"先回包廂我馬上就來."

風四娘此刻回包廂怕是要被兩丫頭看出貓膩她自覺地去查點那女人的來路葉空就讓她去了.

推開門就看黃泉老祖坐在桌上呢一副很滿意的樣子.

"喂老祖很開心啊你到底怎麼玩的?"葉空拿出劍法器問道.

"你怎麼玩我就怎麼玩."黃泉老祖沒好氣地回答接著便縮鑽進的劍法器中.

葉空又道"下次如果在偏僻處遇上那女的就好了頂級法器呀我都沒有看過呢不定她儲物袋里還有其他好東西."

"儲物袋?人家用的是儲物手鐲!沒見識的東西."黃泉老祖罵道.

"哇那更好了她一定寶物眾多哇搞了她就財了!"

"你當我還是元嬰期的極盛之時嘛?我現在連身ti都沒有要不是用我強大的神識嚇住她就憑她那頂級法器我要殺她很困難!"黃泉老祖哼了一聲.

"你都殺不掉她?她到底什麼境界?"葉空驚訝地問.

"築基中期."

"那和你差得遠呢."

"你怎麼這麼笨呢?"黃泉老祖又罵了起來"她既然有頂級法器又有特殊的隱匿法器必定還有逃命或者秉的玩意!你子想死老祖我還想過幾年呢."

黃泉老祖罵完突然又笑了起來"喂子我好象聽某人最恨殺人奪寶這種事還自己永遠不會做這種事今天看見頂級法器就變卦了嘛?"

葉空臉一"誰變卦了我絕對不干殺人奪寶的勾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是她先犯我我就可以正當防衛搶她的法器!"

黃泉老祖嘎嘎笑了兩聲伸了個懶腰道"老祖我困了先睡覺若是你想正當防衛還是得先把"那是當然為了我有秉的手段我已經決定明天就出城找一處僻靜的地點先把各種法術給整熟練了."

葉空把劍掛回腰間又去床榻上看了看鶯接著才關上房門走回包廂.

這時龍虎兄弟會已經唱到一半了正在演一場激烈的打斗戲和地球的電影戲曲不同這兒的打斗戲那都是真刀真槍所以演員難免受點傷掛點彩.

可觀眾愛看不過那激烈的動作確實要比地球電影里真實多了.

葉空本來還擔心和盧琴會懷疑呢可現在看來擔心是多余的兩丫頭都被戲吸引了根本都沒注意葉空已經回來了.

至于張五德那就更緊張了看來已經完全把自己至身于戲中于主角人物共悲歡了.

葉空把身ti里積蓄的余糧都送給風四娘了所以心也安靜了下來也坐下開始看戲.

又是大半個時辰以後戲終于進入了尾聲這段尾聲不但驚險激烈更有著煽的兄弟對白真是最激動人心的部分.

雖然這煽手段趕不上韓劇可也足夠忽悠一大部分觀眾了和盧琴一邊看一邊抹眼淚.

可讓葉空看不懂的是平日里板著張臉跟鐵板似的張五德竟然哭得最厲害老眼里眼淚滑滑地流就跟噴泉似的想不到這老子感如此豐富.

"不是兄弟勝似兄弟……不是兄弟勝似兄弟……"

張五德不但感豐富而且這場戲把腦子都看糊塗了戲完了散場下樓的路上他目光含淚一直念叨著這兩句戲里的台詞也不知道抽什麼風.

"恩琴你們都上轎子先生坐我的轎子我就跟著走吧."

盧琴和還不願意爭相讓葉空坐她們的轎子可被葉空一瞪眼她們這才消停了.

葉空剛要走後邊風四娘趕上來查到了些線索于是葉空便讓轎子先送盧琴等人回去自己則跟著風四娘回到藏春樓.

"賊都不跟姐姐打招呼就想走了."風四娘現在連八少爺都不喊了不過葉空也沒辦法賊就賊吧誰叫你玩了她呢.

"呵呵不是沒看見你嘛."葉空笑笑問道"到底查到什麼了?"

跟著風四娘回到藏春樓里的有個瘦巴巴的龜奴正在那候著看見葉空進來趕緊跪倒行禮"八少爺好."

"起來吧."葉空托起龜奴這才問他什麼況"那半男不女的家伙到底是什麼來路?"

"回八少爺那女人是安都皇宮里的侍衛."

"哦?你如何得知?"

鬼奴接著一葉空便明白了.原來那女人是戲開場以後才來的不過她來的時候票都售完了.雖然樓下沒座了可樓上包廂卻有空的倒不是包廂沒人要而是風四娘怕萬一啥時候突然來貴客所以每場戲都會故意留個包廂出來以防萬一.

這女人當然是要包廂龜奴回道這最後的包廂是留給貴客的那女扮男裝的家伙一笑我也是貴客呀.

"接著她就遞給我一塊金牌子那可是真金的呀金燦燦的還沉甸甸的."龜奴想到那塊金牌子就要流口水不過當他想起上邊的字就老實了接著道"我拿過牌子這麼一看只見牌子上邊刻著四個大字暢通無阻.我誰沒事在金子上邊刻這四個字呀這也太無聊了你有塊金子就可以去哪都可以嘛?那女人笑了起來要那女人笑起來可真好看我在藏春樓做了這麼多年龜奴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女子就跟仙女一樣就算穿著男裝……"

葉空怒道"少岔正事!"

"哦是是是."龜奴也感到自己失態了可是那女子一笑真的太好看了.龜奴想想又道"那女人後來你翻過來看呀.于是的就把那金牌子翻過來反邊也是四個字我一看嚇了一跳金牌子差點兒都tuo手而出."

"反面又是刻的什麼字?"

"如朕親臨!"龜奴湊在葉空耳邊道.普通百姓可不象修仙者他們對皇帝還是充滿敬畏的畢竟那位高坐龍椅之上的哥們擁有著大批軍隊可以任意決定子民的生死他們怎麼會不怕呢?

"皇宮里的?皇宮里的來南都城干什麼呢?"葉空嘀咕著.

那龜奴又"那女人還了她是皇宮里的侍衛算不算貴客我連忙點頭這才帶她去了樓上包廂."

龜奴完經過忍不住又道"皇宮里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啊就跟仙女似的皇帝每天和這麼漂亮的侍衛在一起那得多爽呀."

葉空笑道"妄議聖上你腦袋不要了?"

龜奴不敢多趕緊告退了.

龜奴一走葉空暗自嘀咕這個女人境界不低已經是築基中期了又有那麼多高檔法器怎麼可能是皇宮侍衛呢?

皇宮侍衛對普通人來高不可攀可對于修仙者來不值一提沒有修仙者會受凡人皇帝的束縛更不會有築基期的女修讓皇帝老兒糟ta.

這樣看來此女身份就很好猜了葉空知道每個國家皇室的背後都有一個修仙門派的支持這女修必定是安國背後修仙門派的人所以她才擁有皇宮令牌便于在民間辦事.

知道了此女身份葉空當然不會找上門去尋她晦氣他還沒有囂張到一個人去對抗人家修仙大派的地步.

不過她為何對自己下手呢?葉空猜測難道是安國皇帝要對葉家下手派此女來暗算自己?

葉空若是知道此女把他當成蠻族修士這才偷襲他一定會氣得跳起來老子看上去很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