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八十二章 神雷退魔
韓立目中謹慎之色一閃而過,一低首,

目光飛快往自身上一掃,臉色又微微一變。

只見這時的他,身材瘦削了一些,身上服飾雖然都和以前一般無二,但是手腕上的數枚儲物鐲和靈獸環等各種器物卻均都不見了蹤影。

更詭異的是,其神念往臉上一掃之後,卻發現自己面容竟也恢複到了十三四歲時的少年模樣,只是肌膚不再是黝黑之色,而是變得潔白如欲了。

“元神出竅!看來心魔之劫,要開始了。”韓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孔,面上帶有一絲異色的喃喃說道。

就在這時,韓立腦中中忽然傳來一陣亦男亦女的怪笑:

“小子,我們又見面了。本座倒是沒有想到,你竟在如此短時間內就真能走到這一步的。不過這一次,本魔君本體親至,就算你是大羅真仙轉世,也絕難穿闖過這心魔之劫的。”

在怪笑聲中,灰濛濛天空中驀然一分,一個小山般的青面鬼頭從中中一掙而出,然後沖韓立伸出一截丈許長巨舌往奇厚嘴唇上一舔後,發出不懷好意的陰笑。

這巨大鬼頭,竟是當年那只和韓立結下仇怨的天外魔君,並且借助心魔劫之力,直接將本體降臨到此空間的樣子。

“是嗎,我也沒想到,你真會愚蠢的直接出現在我面前!”韓立卻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現在還敢說此大話!一會兒本座就要讓你知道什麼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天外魔君大怒的言道,話語還未說完,所化鬼頭頓時在黑色光中滾滾一漲而起。

下方少年模樣韓立,臉上寒意一現,忽然一張口,三團拳頭大金光一閃的無聲噴出。

金光只是一個模糊,就詭異的出現在離鬼頭近在咫尺地方。

竟是三顆棱形般東西!

表面金光燦燦,遍布密密麻麻的鮮紅符文,仿佛縮小幾分的金色槍頭。

“不好”

雖然這天外魔君一時間未認出三個東西是什麼,但冥冥中的一種危險之極的感應,卻讓其下意識的心中一驚,鬼頭急忙一個晃動,就要化為一股黑霧的想要憑空避開。

但這時,韓立一根手指沖三團金光遙遙一點,同時口中連吐三個“爆”字。

刹那間,三顆金色槍頭般器物一下爆裂而開,無數團金色火焰和赤金色電弧狂湧而出,瞬間將鬼頭所化黑氣淹沒進了其中,並發出轟鳴般的連綿悶響。

“不……是金罡滅魔雷……你怎麼會有此東西……”金光中大片黑氣飛快消失,傳出了天外魔君淒厲之極的慘叫聲,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此事還是等你化為灰燼後,再來好好考慮吧。”韓立卻冷笑一聲,再一張口,竟又有四團金光一噴而出。

“你休想得逞,真以為區區幾枚滅魔雷就能滅殺本座嗎!”天外魔君一聲大叫,所化黑氣忽然間一扭後,竟一下化為無數根黑絲的爆裂而開,一個個閃動之下,向四面八方同時激射遠去。

但韓立卻似乎早有防備,臉色一沉後,手指微微一顫的再次虛空一點。

頓時那四團金光一個晃動,出現在了黑絲逃竄的四個不同方向前方,並同時一閃的爆裂而開。

滾滾金焰和電弧鋪天蓋地的一灑而下。

那些激射黑絲十之**的在金光中化為了灰燼,只有寥寥十幾根僥幸的逃出攻擊范圍,並在百余丈外再次彙聚一體的,重新幻化成一顆鬼頭來。

只是這鬼頭不但體積縮小至臉盆大小,身軀更是朦朦朧朧,幾近模糊一片,顯然也已元氣大傷。

而這鬼頭方一現身,一臉暴怒,揚首發出一聲淒厲長後,竟就地一滾的化為之數十張高惡鬼虛影,就要十指一張的沖韓立一撲而來。

但韓立面上卻現出一絲詭異笑容,長袖一抖,竟一下又浮現出七顆金色光團,並一閃的沖鬼影先一步激射而去。

鬼影一見此景,“唰”的一下,面上怒容全消,反而一聲怪叫後,身軀一扭,立刻化為一團黑光的激射而走。

天上方傳來幾聲破空之音後,黑光就徹底消失在虛空之中。

但下一刻,灰濛濛的天空中卻傳來天外魔君亦男亦女的怒極之聲:

“人族小子,這一次本座又被你算計了,但是你別高興的太早了。等你渡那飛升之劫之時,本座一定邀遍附近界面所有魔君前來阻你飛升。到時你縱然有金罡滅魔神雷,也絕難進入仙界的。”

轟隆隆的話語聲剛一說完,天空中聲音立刻嘎然一止的再無任何聲響了。

韓立臉色微微一變,但心中也長舒了一口氣。

他單手一招,飛出的七團金光一個盤旋的飛射而回,但等韓立兩手一合的將這些金光一搓之後,竟幻化出七顆圓乎乎金球,表面隱約有金色電弧閃爍不已,但竟不是真正的金罡滅魔神雷。

韓立微微一笑,袖子一抖下,就將這七顆金球全都一收而進。

這七顆金珠倒也不能說全是假貨,只不過是那金罡滅魔雷的半成品而已。

自從他合體後期大成後,只要稍有空閑,就開始悄悄的秘密煉制此神雷。

不過此雷煉制實在是極難之極,即使韓立有充足金雷竹葉子,但是其他材料也極難湊齊,並且煉制成功率出奇的低下。

以韓立合體後期神通,外加花費了如此長時間,也不過陸續總共煉制成七枚神雷而已。至于後面七顆半成品,卻是無力繼續全功了。

韓立早在沖擊大乘瓶頸前,就開始細細思量如何對付那天外魔君的事情了。

心魔劫原本就是難渡之極,若是再有天外魔君這等魔頭在旁興風作浪插手,渡過的幾率的確微乎其微了。

于是他一番苦心謀劃後,才想出這麼一個一口氣先放出真滅魔神雷重創此魔,再用假神雷嚇退對方的主意。

以金罡滅魔雷專門克制魔頭的恐怖威力,那天外魔君縱然神通可比大乘存在,但在亦真亦假的手段齊施展下,十有**要被驚走的。

而在沖擊大乘瓶頸之前,他就將真假神雷全都煉化和元神融為一體,才在此空間中可以出其不意的放出這些神雷來。

後面的一切情形,也的確如對他設想那般。

那天外魔君被前七枚神雷重創後,當後面七枚假神雷一出現,就立刻並嚇的落荒而逃了。

當然這也是因為七枚假神雷原本就是半成品的金罡滅魔雷緣故,否則一般類似法器,絕無法瞞過其耳目的。

現在天外魔君一退去,韓立依仗自身神念的強大對後面渡過那心魔劫倒是有幾分自信的。

至于那天外魔君所說的飛升之劫還會再來阻擾之事,雖然讓他心中一沉,但畢竟是不知多少年後事情了,倒不用現在太多放在心上的。

對韓立來說,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渡過這最後的心魔之劫,讓自己能夠踏入大乘境界。

韓立飛快思量完後,立刻將心神一收,眼中刺目藍芒閃動的向四周凝望而去。

這時,四周灰濛濛虛空中已經開始一陣翻滾湧動。

片刻後,當虛空中淡淡波動一動下,竟從四面八方忽然浮現出無數只丈許大灰色巨眼,每一只死死盯著韓立,並泛起異樣的五色霞光。

韓立目光方一接觸這些光霞,就頓時只覺神識一沉,眼前一個模糊後,四周天地驀然一變,竟一下幻化出一片翠山綠水來。

其中座不大的山峰瞬間的由遠及近,韓立只覺一個恍惚,人就一下出現在了一個到處充滿了泥土氣息的小村子中,自己也一下幻化成一名六七歲模樣的孩童,穿著一件滿是補丁的幾乎看看不出原本顏色的粗布衣,並不由自主的和其他一群孩童嬉戲著打鬧著。“狗娃,黑蛋、鐵柱……”

在此情此景下,韓立幾乎一下就喚起了埋藏心底不知多久的一些記憶,幾乎下意識的叫出了其他童子的名字。

但未等他心底的異樣之情剛剛泛起,在一股強大之極的神秘力量就立刻作用其元神之身上,讓其心中一熱下,就瞬間忘掉了一切,深深墜入了眼前的一切中,和其他孩童打鬧一起,又開懷的放聲大笑。

不遠處,另有一個瘦小人影跌跌蹌蹌的向這邊走來,那熟悉的身影,讓韓立偶爾一轉首望見下,立刻欣喜的叫出“小妹”二字來……

盆地中心處,韓立肉身靜靜的盤坐地面之上,頭頂處天靈蓋大開,一個金燦燦元嬰也同樣靜靜的盤膝而坐。

而在二者四舟,灰濛濛魔氣翻滾纏繞,將附近虛空圍了個嚴嚴實實,並不時有或黑或白的各種骷髏鬼影等各種魔物身影沖出。

但是只要這些魔物方一接近韓立肉身三四丈內,立刻霹靂聲一響,無數道金弧從韓立肉身中狂湧而出,將靠近魔物全都一掃而空。

其他魔物大驚之下,紛紛往後面魔氣中一躥而回,但是再等片刻後,又會有一些魔物按耐不住的徐徐探出。

……

遠處山頭之上,銀月和朱果兒並肩而戰,均都神色肅然的遠遠望向盆地中心處。

另一座山頭上,蟹道人卻不知何時的在一塊巨石上盤膝坐下,閉目養神,仿佛對韓立現在情形再無任何關注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