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八十四章 三大始祖
"此地雷電之力如此狂暴,並形成了雷電之海,顯然和空中這具魔晶傀儡也是大有關系的...就不知通過這雷海,是否會震動它身上什麼禁制.這傀儡氣息如此可怕,幾乎不下于真靈存在,只要身上禁制威能還能殘留一兩分.我等想要通過這片雷海,恐怕要冒上不小風險的."韓立緩緩的說道.

"靈族那位大人所指島嶼附近危險,顯然就是這片雷海和此傀儡了.若有其他取巧通過體例肯定會留言指點一二的.既然沒有,那只有冒險硬闖了.我等如此多人聯手,縱然不及大乘之士,但同心協力下,想來還是能夠通過此區域的.只是一些元氣損傷恐怕無法避免了."隴家老祖思量了一下,神色凝重的說道.

"已經到了此地,自然沒有再畏縮不前的事理.諸位道友都准備一下,我們馬上闖過這片需海吧."千秋聖女點了下頭,玉容一凜的模樣.

白戚等人自然沒有否決之意,立即一干人開始在靈舟上忙球起來,或激發法陣,或催動寶貝.

一時間,墨綠色巨舟上浮現出五顏六色的數層光幕,更有十幾件式樣各異的寶貝虛影,直接從光幕中飛射而出,並狂漲巨化,將巨舟籠罩其下的樣子.

這一切還不過只是剛開始罷了!

兩聲轟鳴後,在巨舟前端和尾部同時爆發出刺目青光,兩尊青石巨人同時一現而出.

這兩尊傀儡均都身高十丈之巨,青石身軀上廣泛黃色符紋,臉孔部位除一只深凹巨目外,竟沒有鼻口等工具.

更讓人受驚的是兩巨青石傀儡遠遠看去有些殘舊的樣子,但只是往兩端一站就一股蠻荒滄桑氣息從身軀中散發而出給人一種極其壓抑的感覺.

正是隴家老祖的那兩具上古住儡

"道友的這兩具傀儡果然不凡,恐怕實力真不在一般合體修士之下.如此珍貴傀儡,隴兄真舍得用它們來招架雷海中的萬雷之力,不怕有所損傷嗎?"羽衣少女目光一接觸這兩具巨大石人,美眸不由一縮後,向附近的隴家老祖問了一句.

"這兩具上古傀儡雖然威力不凡,可是昔時獲得之時就有些殘破了,頂多只能支撐一場大戰就會碎裂失落.外加激發它們需要提前十余日就要開始祭煉一番,故而上並沒有葉道友想象中的那般實用."隴家老祖搖搖頭,略有些惋惜的回道.

"原來如此只能動用一次這還真是可惜了."羽衣少女這才有些恍然了."

另一邊處,韓立也激倡議來安插在巨舟上的那些幡旗.

馬上一股股黑氣從幡上狂湧而出,化為一道道碗口粗的黑色鎖鏈,密密麻麻的往空中交織激射後,形成一張巨網護住了整艘巨舟.

在靈舟前端處,千秋聖女單手高舉一面銀色玉牌,瞄准海豐八只寒水犀口中念念有詞著.

"噗嗤"幾聲!

從玉牌上噴出八團銀光,一閃即逝的沒入寒水犀身軀中.

巨舟前方海水一陣翻滾,八只巨犀身上各自浮現出一件銀燦燦的甲衣,緊緊的貼在身軀之上尺寸絲毫不差,恍如天生就是為些海獸煉制而成的戰甲.

寒水犀一穿上這些銀甲,口中同時發出歡快的長嘶聲氣息比先前一增強大了小半有余.

"獸甲?"

附近的暉長老見到此幕,暗——聲,面上閃過一絲嘖嘖稱奇之色.

顧名思義,獸甲自然是專門給一些靈獸煉制的戰甲.只是和人族的普通戰甲不合,這些獸甲不單具有防禦奇效,更可以在短時間內激發靈獸潛力,讓其實力大增很多的.

不過此種獸甲,只能針對一些特殊靈獸而加以煉制而成,並且只有靈族人才能懂的煉制秘術,故而外界很少可以見到.

這位暉長老也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在見到那八只寒水犀氣息增強如此之多獸,心中自然有些火熱了.

現在這位隴家長老也沒有閑著,正將一面血紅小傘拋出,沖其打出一連串法決,讓此寶幻化成一團聞之欲嘔血光,往高空激射而去.

片刻工夫後,眾人全都施法完畢.

立即在千秋聖女一催八只寒水犀下,巨舟就弩箭般的奔遠處的雷海飛奔而去.

韓立站在巨舟一側的船舷處,雙目微眯的望著馬上就要進入的雷電之海,面上色平靜之極.

船頭處,千秋聖女神色凜然,而而靜靜站在旁邊的那名叫止水的靈族青年,在巨獸進入雷電之海的一瞬間,原本木然臉孔竟然有一絲不經意的抽搐,同時一只縮在袖中的手掌忽然浮現出一只不知名的金色符紋,微微閃動不已.

同一時間,烏云中的那只巨大金蟹,一只擎天柱般的下肢慕然輕輕—顫,同樣—枚—般無二金色符文在概況浮現而出,但一閃即逝後,就再無其他轉變了.

而這一切,下方的隴家老祖等人自然均都一無所知.

雷海中的島嶼上,一名盤坐在一片翠綠欲滴水池邊的白衣女子,眉宇間一枚粉紅花紋一閃的浮現而出後,馬上一對星辰般的美目一睜而開,並露出一絲淡淡輕笑.

此女笑容,足以讓百花為之失色.

而在女子背後處,一名身穿黑甲的丑惡大漢目睹女子笑容,也一時心神為之恍惚,等回過神來之時,白衣女子身影早已在水池邊消失的無影無蹤.

"嘿嘿,看來那些家伙終于來了."黑甲大漢一聲低語,猙獰之色為之顯露,身形一晃後,大步向某個標的目的飛快走去.

魔源海離雷海不知多遠處的一座被黑氣終年籠罩的巨型島嶼上,一座幾乎半聳入云的巨峰頂部,一名看似年輕的黑袍青年,正站在一塊不大的田圃前,俯身觀察眼前的一株晶瑩剔透的紫紅色靈藥,神情專注之極.

這藥鋪不過數丈大小但四周砌成而成低矮圍牆,竟然是一塊塊紫金色的晶石,而藥圃中泥土卻是一粒粒恍如白玉般的細小晶粒,每一粒都豐滿異常,散發著撲鼻的奇香.

而在離藥圃相鄰的其他幾大片田圃中,則種植著其他一些不知名的靈藥.

在這些田圃附近則種植著一株株丈許高的古怪植物,每一株都筆挺仿若刀劍,頂端處則結出一顆鮮紅如血的細長果實,尺許來長,一頭尖利無比.

正是靶立曾經見過一次的血牙米.

不過他見過的那一粒,不過半尺來長,無論香氣還是豐滿水平都明顯遠遜眼前的這些.

這些在一般魔族眼中,珍稀無比的靈物,此刻恍如普通靈藥般的被隨意的種植在四周處,將這些田圃分成失落臂則的一塊塊.

其他田圃中,全都是十幾數十種的靈藥種植在一起.唯獨黑袍青年眼前的那個微型田圃中,只有那孤零零一株紫紅色靈藥罷了.

並且這靈藥不過五六寸長,既沒有開花,也沒有結果,只有五六片細長葉子,除有些晶瑩外,實在看不出有何特殊之處.

但黑袍青年此刻眼也不眨的盯著這株靈藥,恍如全弈s神都放在了上面一般.

忽然間其一只手腕上出現一團黑芒來,緊接著一枚黑亮符文在肌膚上浮現而出.

黑袍青年仍然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靈藥,敵手腕上的異樣根本沒看上一眼.

好一會兒後,那株紫紅色靈藥忽然"噗嗤"一聲,出現一層金黃光霞,葉片並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釀成了淡銀之色.

黑袍青年見此,面上馬上閃過一絲喜色.

可是下一刻,紫紅色靈草猛然間一顫,藥材竟瞬間的枯萎縮小並最終化為一道灰氣的消失不見了.

"怎麼可能,竟然又失敗了.倒底哪一步出錯了.是靈種培植時間太短,還是我用的銀河天塵的精純水平不足?"

黑袍青年面容一下扭曲起來,一聲低吼後,猛然站起身來,並隨手向身前田圃狠狠一擊,一顆漆黑光球激射而出.

"轟隆隆"一聲巨響,整座山峰為之晃動.

田圃在一接觸光球的瞬間,就立刻無聲的飛灰湮滅,並在地面上現出一個漆黑無比的黑洞.邊沿光滑無比,並深不成測直達山峰境界的樣子.

好一會功夫,黑袍青年面容才重新平靜下來,這才抬起手腕往上面浮現的那枚黑色符文掃了一眼.

"口亨,竟然又有人闖那苦靈島了.多半又是靈界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也好,就拿你們來承受本始祖的怒火吧."青年冷笑的自語兩句,袖子猛然一抖,馬上眼前黑色光霞一卷,身前虛空中多出一頭百余丈長的三首黑蛟.

赤目血爪,口噴黑焰!

"走,去苦靈島!"青年身形一個模糊後,就詭異的呈現在了三首蛟龍身軀上,並冷冷的一聲叮嚀.

三出低吼之聲後,四足浮現朵朵黑云,龐大身軀立刻騰空而起,並在空中一個盤旋後,就帶著黑袍青年直奔雷海標的目的激射而去.

魔界一片無邊無際的山脈深處,一座地下宮殿中,一具透明的水晶棺木中,一名面身穿金色長袍的中年人,靜靜的躺在其中.

在金袍人脖頸一側處,一枚金色符文正閃閃發光但其雙目緊閉的無動于衷,一副生死不知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