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符箓與法陣

是葉家修士."葛天豪緩緩說道.

"葉家,皇族葉家?"林銀屏露出意外之色.

"林道友知道是什麼人派他來的嗎?竟是葉家一名姓韓的長老,而這位韓長老相貌竟和我們正追的那人有七八相似."葛天豪臉露古怪之色.

"有這樣的事情,兩者是同一人嗎?那人怎會和葉家扯上關系."林銀屏一怔的問道.

"這個還不太清楚,我搜魂之人只是葉家招攬的散修.但是兩者既是不是同一人,肯定也大有關系的.否則,怎會無緣無故的派人追蹤我們.那人是葉家的長老,這可有些棘手的."葛天豪臉色有些凝重起來.

"怎麼,皇族勢力麼大!我記得葉家不就是你們這些宗門捧起來的一個世家嗎.葛兄怎會如此的忌憚?"林銀屏輕笑起來.

"葉家可不是普通的修仙家,不要說他身為大晉皇族,有第一世家之稱,就是光族內的元嬰級長老就有六七人之多.別說他們暗中拉攏的大批散修和培養一些不被人知的勢力了.其真正實力應該不下于任何一各修仙大宗了.就說這個跟蹤我們的修士吧,本身雖然修為不高,但驅使的那面幡旗神妙異常,要不是林道友有妙音寶鏡,我們還真不易現這人鬼鬼祟祟的跟在後面."葛天豪歎了口氣的說.

"沒什麼,我的法就注重神覺感應的修煉,從坊市出來就隱隱有一種不妥的感覺,自然要用寶鏡察看一番了.也算這人運氣不好,正好碰上了我有妙音寶鏡在手.

葛兄如何處理此事,貴宗還打算行和本殿的約定嗎?"這位天瀾聖女盯著葛天豪,平靜的問道.

"嘿嘿!葉家固然勢力不,但本宗也不會畏懼任何人的.況且里面牽扯道本宗鎮宗之寶和一位執法長老的性命,就算這人真是葉家長老了,本宗也會讓葉家交出此人的.林道友盡管放心就是了.現在時候不早了,我們先去參加交易會吧."葛天豪抬望了望地遠方,淡淡地說道.

"葛兄如此說.小女也就心了."林銀屏滿意地點點頭.

:即三人化為三道遁光.激射離開了這里.

這三人卻不知道.在他們剛剛離開原地沒多久.忽然附近一處空間黑光閃動.接著人影一晃.一名青衫青年詭異地出現在了那里.望著三人消失地方向.冷笑不已.

"原來陰羅宗和天瀾聖殿攪合到了一起.也好.暫時放你們一條生路.讓你們幫我把那姓韓地小找出來再說.當年地追殺之仇.本尊者了從來沒有忘地."喃喃地說完這話.青年身形一晃.再次消失不見.

……

韓立正身處一片綠地光霞中.看了看四周地情形.心中一陣地苦笑.

如今他身處一間有些昏暗的巨大廳堂中,里面有四五百個座位,圍著中間一塊圓形空地均勻分布著.

讓他大感意外的是,進入此處時被守門地一名蒙面修士一張特制符貼在身上,結果二人經過一個簡易傳送陣方一傳送到此地,身形立刻都被一片綠色霞光籠罩主,整個人變得若隱若現來.

韓立自然吃了一驚,四下打量了一下,現里面已經有數十名修士稀稀拉拉的分布在四周,或站,或坐,這些人同樣被各色的光霞包裹,無法看出真容來.

韓立好奇心大起,在一個角落中隨意的坐下後,對准附近一人悄悄地將神識放出,看看能否穿透別人霞光.

結果讓他駭然的是,這些霞光猶如有形一般,無論多強勁神識壓迫過去,全都被輕易的擋在了外面.雖然他並沒有將神識強度放出大,但估計再加強也不會有多大效果的.

韓立心念一轉,神識下意識的朝整間廳堂掃了一下,結果現,整間廳堂似乎都處于一個古怪法陣的影響之下,此法陣但並沒有厲害禁制出現,但是整座法陣散地靈氣和所有人身上的霞光微微呼應著.

韓立本身也是精通符和陣法之道,略一思量也明白了其中地究竟,不禁暗暗的稱奇.

顯然這些符是專門配合這個古怪法陣有用地,貼上這些符,只要一進入此法陣范圍內,符遮掩功效就自行激出來.如此一來,一個修士的神識就是再強大,自然不可能對抗整座法陣地.

這可就讓參加交換會的這些老怪物疑慮進去,可放膽的交換物品,而不怕在會上撞見仇家,或者因為交換物品被什麼人盯上了.

韓立同樣心中略松了一口氣,原先有些擔心陰羅宗修士也參加交易會的顧慮盡去,將手盤往身前桌上

,就坐在椅上閉目養神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傳送進廳堂中的修士漸漸多了起來.

當韓立再次睜開雙目時,不但整間大廳修士近二百余人了,在中間那片圓形空地上,不知何時也多出一張數丈寬的白玉桌.

韓立兩眼一眯,望著前方不語.

沒過多久,白玉桌附近靈光一閃,一名被白色霞光籠罩人影豁然出現在了桌後.

"時間差不多了,來的道友也都到了,交換後現在開始."白光中人影四下掃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隨後他袖袍一拂,三四個鼓囊囊的儲物浮現在了桌面上.

廳堂中眾修目光瞬間都被吸引力故去,目中盡顯熱烈之色.

"這次交換會仍然和以前一樣.主以各種珍稀材料為主,古寶法器等東西,若是真的稀有少見,也可在本會上交易.按照慣例,先由我們提供一批材料直接可以用靈石拍賣,價高著得.然後就是諸位道友自行的以物換物.不過有一點與往年不同的是,這一次我們交換會受到一位大主顧的委托,將有一件重寶壓軸換出.此件重寶只換取幾種世間難尋的東西,若是真的沒人有這些材料,會用靈石競拍,諸位道友是否有機緣得寶而歸,就看各自的造化了."白光中的人影徐徐的說道.

"重寶?倒底是什麼東西,料還是丹藥法寶,道友能否先說出來聽聽?否則,萬一此物需要的東西,事先就先換出去了.豈不是要後悔了."不知是什麼人突然開口詢問.

"嘿嘿!此物我只能用世間來形容,具體是何物,到了後諸位自然知道了.

于這位道友的擔心,是沒有必要了.此寶換取的東西,普通修士若是得到,只會死死的留在身上,絕不會換出去的."人影淡淡一笑的說道.

這幾句話口氣如此之大,自然引起了廳堂中眾修士一陣的騷動,心中不由自主的都被勾起了好奇之心,但卻沒有人再多問什麼.

這時玉桌後的人影,隨手沖身前一只儲物袋上一抓,然後手上黑光閃動,一顆外形酷似棗,但卻幽黑亮的果實出現在了手心中.

"陰棗,陰年陰月陰日出生之人墳墓上偶然所出,三百年方可成果,再用冤魂怨氣用秘術煉制七七四十九日而成,此棗可直接服用,也可當做煉丹材料入藥.底價十萬靈石,每次加價五千."

人影一出口,就讓韓立心中一驚.

"十二萬"

"十四萬"

"十四萬五千靈石"

……

轉眼間這個韓立連聽都沒聽說過的陰棗,就拍出了一個駭人的高價.出價的人,幾乎都是身上閃動烏灰兩色霞光的修士,看來似乎是魔道中人極為重視的東西.

後這枚陰棗以十九萬靈石的價格,被人拍走了.

"血陽鐵,赤日鐵用三名結丹期以上,修煉火屬性功法修士元神融合祭煉而成,是煉制陰火法寶的罕見材料,底價十五萬靈石,每次加價一萬."白光中人影一等拍走陰棗之人付了靈石,拿走了拍賣之物後,轉眼間手中又出現一塊半尺大小的長方形東西,通體血紅,散出一股炙氣息.

"十八萬靈石"

"二十萬"

……

這件韓立隱隱聽聞過的珍稀材料,雖然出價的人不多,但是競價的幾人似乎個個財力雄厚並都不願意輕易放棄,竟以二十五萬的驚人價被人拍走.

"鬼厲草……"

一件接一件名字聽起來就充滿邪氣的物品,幾乎每一件一出現,就被所需之人用大把的靈石拍走,和大拍賣會的情況相比,真的不可同日而語.

韓立摸了摸腰間的儲物袋,心中不禁苦笑起來.

他第一次有些擔心,自己袋中的靈石是不是換取的有些少了.雖然他也知道在以物換物前,就會先由一批可以用靈石拍買的材料,但沒想到出現的東西竟如此珍貴異常,但靈石價格也抬的一個比一個高.隨便拿出一個拍賣的數目,都只在大拍賣會的壓軸物品之上的.

"玉橡膠,天地靈木玉橡樹千年一次所產之物,是制作奇門法寶,機關傀儡佳材料.底價十二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少于五千……"

"十五萬"

當白光中人影拿出一塊白的膠質狀物品時,原本一直心不在焉的韓立,突然間精神一振,毫不遲疑的出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