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甜美的女聲音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歎了一口氣後:

"數年前在大王沉睡期間,王兒單獨將自己的分穴移至了地面之上,准備借助月華之力煉化完此寶,好進行認主儀式的.但誰知道竟然不知從何處闖進來一群外界的修士,因為當時王兒正在運功需要吸收月華之力,所以大部分禁制都未曾開啟,結果竟然讓這群人闖進了王兒的主室中.王兒無奈之下,只好暫時中斷了修煉,並讓那些沒有靈智的蠢物出手,解決了這群人.但是有一人倒也機的很,竟然看出了王兒的尸王身份,立刻跪地求饒,並願意接受禁制以求活命.王兒看那人倒也機靈就下了禁制收下了此人."

"這些和金剛舍利有什麼關系."中年男聽到這里,還未聽到想要聽的內容,有些不耐起來.

"大王息怒!關鍵是那人給王兒出了主意.說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可收取外界那修士的元神,不用我們再派手下四下的辛苦搜尋了."女從容的解釋說道.

"哦,有這種方法說來聽聽!"男似乎起了一絲好奇.

"其實很簡單.那人提出讓王兒交付一件古怪稀奇的寶物給他,然後在里面暗藏一縷神念進去,然後他就會將此物賣給其他落單的散修並設計引誘他們主到王兒的古墓來.他們若是來了,自然是死路一條.但若是不來,王兒的分神也會在合適時機,催動寶物中暗藏的禁制,將那人滅殺,同樣卷著此人的元神飛回古墓.不過這樣的寶物,先必須是世間罕見.而且藏進王兒的分神和尸火還不能有絲毫尸氣外露跡象可.否則就弄巧成拙了."女不緊不慢的說道.

"下面不用說了.肯定王兒,將那件還未煉化認完的金剛罩交給了此人.也只有此寶上的舍利佛性以掩蓋王兒的尸氣了."男打斷了女的話語,冷說道.

"不錯,的確是像大王想的那樣.因為認主完畢,即使金剛罩也無法掩飾尸氣了.而王兒當時練功急需大量的修士精魂,也就冒險將此物交給了這人.不過,我特意吩咐過此人,讓其不招惹修為結丹以上的修士,以防被人瞅出了破綻.先前幾年倒66續續有不少人自動送上門來,倒也沒有出何差錯.但這一次看來那人沒有聽話導致此寶被奪,王兒分神也受損了,回頭就動禁將其元神抓回來好好拷問一番."女也聲音一寒起來.

"哼!憑這等小打小鬧的勾當,能得到多少修士元神.我已讓戈將軍正在謀劃一件事情,只要事情成了就以後就有源源不斷的修士元神給我們使用.而且還不會引起那些佛道修仙者的注意."男哼了一聲後,清冷的說道.

"難道這就是前些年大王帶戈軍離開古墓一段時間,然後孤身返回的原因."女略有些驚訝了.

"不錯.現在的戈將軍早就化身另一個人了並操縱著一個修士世家了,並讓那些人類修為我們做事了.甚至為了掩飾其份,戈將軍還操縱聯合其它世家,搶先滅殺了另一個傳承佛宗的人類家族.誰讓他們族長竟然瞅出了一些不對勁,還想找附近佛宗門派通風報信.我就親自出手,先滅殺了他們族內的結丹以上修士,然後再讓戈將軍帶領人類修士,輕易的就血洗了那個世家."男一陣陰陰的笑聲傳出,充滿了幾分得意之色.

"那大王的計劃倒底是……"女聞言,大吃一驚的問道.

"嘿嘿!這也沒什麼複雜的,以後你們自然知道.此辦法還是上次來訪的方尖山天風真君給我出的主意.他也是這偷偷做的,並且至今安然無恙.只要小心一些,起碼今後二三百年內,我們不再為修士元神愁了.就算真是出事了,我們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將墓室移到它處就是了.大晉除了有限的那些老怪物外誰還能攔住本王."男傲然的說道."天風真君!這人可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他怎會好心將自己的秘密告訴大王,別是另有圖謀吧!"女卻聲音微變,有些擔心起來.

"圖謀?他當然是有圖謀了.只不過動動嘴皮,就從本王這里要去了三理血心丸."男的聲音又有些惱怒起來了.

"可是妾身還是有些不太放心,方尖山雙魔的名聲實在不怎麼樣,他別是想引誘大王離開墓室吧.要知道我等三人元神性命均和此墓融為一體的,只要不離開此墓天下間能傷及我們的可就沒幾人的."女還有些擔心.

"愛妃此言倒也有理,不可不防的.我會在行事期間將墓室中的所有的禁制全開,並在外出時多加小心的.不會讓雙妖知道我什麼時候出墓的."中年男沉吟了一會兒,也凝重了幾分.

"大王有所提防,就行了.其實何必大王親自手,有什麼事情交予妾身和幾位化身辦即可了.畢竟只要大王安然無事,我料想無論遇到何種強敵,都會給大王幾分薄面的."女的聲音一下又變嫵媚異常起來.

"呵呵!愛妃有所不知.要實行這個計劃,必須將江甯府的大世家全都掌控在手中行.上一次,為了對付那個孔老怪,因為不能損壞其尸體,我也負了一些輕傷,沒有連續出手的.因為其余兩大世家,雖然門內沒有什麼元嬰修士了,但是這兩家傳承不凡,有數件異寶剛好克制我等異類的.估計也是這兩家背後的宗門知道本王在此,故意派弟在此建立世家,妄監控本王的.現在本王千余年都未曾出來活動,他們恐怕也早就忘了此事.本王正好出手,將他們一網打盡,等這幾個宗門現反應過來時,還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的事情了.本王早該借助人類修士的精魂突破後一層境界,煉成天尸之體了."男似乎對女寵愛異常,耐心的解釋道.

"那妾身就先一步要恭喜大王了,煉成了天尸之體,大王就可脫離墓室,不再受困與此了."女聞言,仿佛歡喜異常.

"哈哈.到時候何止是本王,你二人本王也有辦法施展離魂術,將你和王兒的元神脫離墓室的."男嘿嘿的說道.

"不過.大王!那個金剛罩還是要找回來的.畢竟此物實在不同一般寶物,煉化之後,在短時間內立即可成金剛不壞身的.你忘了那個老和尚祭祀出這顆舍利後,雖然還未形成金剛罩,只是金光護體,就讓大王動了尸火後,花費了三天三夜將舍利上金光煉盡,滅殺此僧.若是此顆舍利被煉化成金剛罩後,恐怕威力只會進一層的."女提醒的說道.

"愛妃糊塗了,這種金剛罩.也只有我們萬年尸王借助月華之力,可以煉化成寶罩的.人類修士也別想此事,而天下間的萬年尸王除了本王外就只有萬妖谷的谷主,那只萬年尸熊了.人類修士敢去萬妖谷嗎?有那杆長豎谷中的萬妖幡在那里,恐怕就是十大正門和十大魔宗的都無一人敢接近此谷的."男用譏笑的言語說道.

"這倒也是!但這等寶物對我等來說正是合用的異寶.還是等查清楚落入了何人手中後,就派人搶回此寶吧."女不舍的說道.

"嗯.愛妃不說我也會派人去的,不過既然能收金剛罩中的王兒分神,此人應該也不是一般之人.一等寶物有了下落,我就讓兩位化身一起出動的.他只要不是元嬰中期以上修士,就不會有事的."男自信異常的說道.

"我……我也……要去!"那名黑氣中的高大人影,自從中年男和女說話後,一直保持安靜的,此刻一聽此話後卻忽然開口說道.

"你怎麼出去,你一身的尸氣都無法收斂入身的,是個修士就能看出你的本來面目.你怎麼出去?廢話少說,些入棺修煉吧."男聲音一沉,不客氣的訓斥道.

那個高大人影一聽此話,頓時萎靡了起來.只好伸出一只長滿了綠毛的手臂,沖遠處招了招後.,重躺了下來.但一對血紅的雙目忽然間想起了什麼,閃過一凶殘之色.

石制棺蓋"嗖"的一聲,從地上自行飛射而來,重蓋了上石棺.

……

數千里外韓立,自然不知道自己只不過滅殺了一縷小小的神念後,居然會惹出這般多事情來.

他現在正凝望著眼前的金泡中的啼魂獸,面色陰暗不定的,不知再想些什麼.

而與此同時,走出了廣場,剛剛回返到自己屋中的金元.突然間"噗"的一聲輕響,整人驀然被一股灰色火焰包裹,瞬間身軀化為一股青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其元神滿臉驚慌之色的出現在了火焰中,竟沒有受傷.但隨之仿佛受到什麼牽引似的,元神被火焰包裹成拳頭大小不起眼光團,一下沖出半敞的窗戶然後往高空激射而去,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從始至終,竟無一人現老者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