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縱橫披靡

入目之處空空如也,一個鬼影倒沒有.可那低沉的轟鳴聲,卻越響亮,竟似在這短短刹那的工夫,已到了附近一樣.

婦人姣好的面容瞬間蒼白,驚駭的四下狂瞅,但隨後猛然想起了什麼,一轉身,以比剛猶還三分的度,急忙破空而去.

但是就在這片刻的耽誤,剛還空無一人的遠處,驀然一點銀光閃動,隨之又消失不見,等銀光再次亮起時,竟已到了只有百余丈的距離處.

里面隱隱有個背身雙翅的人影,正是韓立追了上來.

韓立看著前面紅光中破空而飛的婦人,也對其遁之感到一絲意外.

看來天下之大,各種奇功妙法,的確數不勝數.一個結丹期女修,竟然也有這種可怖的遁術功法.

那世上比風雷翅的秘功,法寶,說不定都還有不少呢.

韓立心里有點感慨,但的背後風雷翅,可一刻也沒有停下過.

只見銀翅再一次扇動下,韓化化為一道光弧,一閃之後出現在了婦人的正前方.然後從容的單手一抬,五指微張,五道青色劍光瞬間從指尖處激射而出.

婦人驚得面無人色,大叫一聲"前輩,饒命!"

隨後周身紅光和一下耀眼奪目起來,瞬間和那幾條青色光帶融成了一個青紅色的凝厚光罩,將其牢牢的護在其中.

韓立眉頭微皺一下,淡淡的望著此女不語,結果五道劍氣連成一線,擊到了光罩之上.

"噗噗"幾聲悶響傳來.

這風火屬性護罩.威力還真是不小.竟一連擋下了前三道劍氣.::但當第四道劍氣也擊到了上面時,在婦人絕望的目光中,此罩破碎了開來.

此婦人根本來不及施展其它手段,就被後兩道劍氣洞穿要害而亡.

韓立看著直墜而下地婦人尸體,輕搖了搖頭.手指一彈,一顆火球飛出,蔣婦人尸體化為了灰燼.

其身上的儲物袋.和那件光帶狀的法寶.則被他單手一招,穩穩落入了手中.

"我若不殺你,恐怕就輪到魔道的元嬰期老怪物追殺我了."

韓立歎息了一聲,周身雷光閃動下,又朝神識鎖定的另一人遁去.

這一次的目標,正是那所有修士中修為深的那名烏衣修士,其修為已到了結丹中期頂峰,馬上就要進入結丹後期地樣.

不過韓立在追逐途中.忽然一拍靈獸袋,放出了大批三色噬金蟲.然後在神念牽引之下.所有飛蟲立刻凝聚成了十幾口三色飛劍,分別向那些正拼命而逃地築基期修士追去.

這些人的修為淺薄,遁也較慢,韓立懶得再一一將他們滅殺.用這些另靈蟲變化的飛劍,足可以同時擊斃他們.

至于那幾名結丹期修士,則由他來親自收拾掉,

畢竟這些人遁不慢,光靠靈蟲追趕它們,恐怕沒什麼把握.因為噬金蟲的遁在短距離內倒還可以.一跑出如此遠的距離.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烏衣修士腳踩一只烏黑亮短刃,臉色陰沉的悶頭趕路.

這一次出來尋找殺害他那位六師弟的凶手.沒想到竟一頭撞到了元嬰期修士手上.看來他那位六師弟,就是不是這位不知名修士出手滅掉的,肯定也是和那些禦靈宗修士有一定關系.

而看禦靈宗修士一見後面那人追來,比他們驚恐地樣,十有**是禦靈宗家伙招惹的仇家,而他們這次算是殃及了魚池.

要不是對方來意不善,十有**會做出殺人滅口地勾當.他還真不願就此狼狽而逃.

不過不管怎樣,這一次牽扯出了元嬰期修士,那六師弟被滅之事,就不是他們可以處理地了.

回去後一定要稟告自己那位師傅,讓他老人家出馬行.

對方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追殺他們魔道的結丹修士.那這人不是其他勢力的元嬰期老怪物,就是什麼過路的散修,否則對魔道如此龐大的勢力,總會有一點忌憚之心的.

烏衣修士正暗自擔心之際,忽然從側面傳來一陣怪異的雷鳴聲,斷斷續續,忽高忽低的樣.

烏衣修士地心里一驚,急忙警惕地轉看去.結果眼前青光一閃,就人事不知了.

韓立面無表情的一招手,將青色巨劍從遠處尸體上召回.

此人雖然在飛遁途中還小心地開啟著護身光罩,但是在他數柄青竹蜂云劍所化巨劍一擊之下,那護身之光如同薄紙一般蒼白無力,被一擊就破,絲毫阻擋作用都沒有起到.

現在他目光一轉之下,遙遙望向了遠處的另一方向.

在兩顆碧綠骷髏頭的牽引下,錦衣修士神色緊張的向左右觀望個不停.

他很清楚,別看一氣跑出了如此遠距離,並且那元嬰期修士也沒一開始追他的樣,但只要他還在對方強大神識籠罩之下,就時刻可能被對方追殺上來.

因此這位一邊全力飛遁,一邊盡量的將神識全開,時刻將心提在嗓眼上.

結果,當他心神不甯的又一次轉前方時,心一下沉到深處.

只見不遠處的空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名二十余歲的青年,一身淡青儒衫,溫和的沖他笑了笑,露出一副閃閃光的雪白牙齒.

錦衣修士尚未來及調而逃.那青年的已經和顏悅色說道:

"道友跑了如此長的路程,實在太辛苦了.還是讓韓某送送道友一程吧!"

韓立一說完此話,大袖一甩.

無數金點從袖中一湧而出,瞬間化為一朵巨大金云,遮天蔽日,向下森然撲下.

錦衣修士還未來及慘叫一聲,便連人帶法寶被金云吞沒了進去,片刻後朵金云再次飛起,原地空空如也,錦衣修士從人間就此蒸.

"再次進化的噬金蟲,果然比原先厲害的多了.竟然連法寶都刹那間吞噬的乾淨,真不愧有無物不噬的稱號."韓立見到這般情形,神色不變,口中卻喃喃的自語了幾句.

隨後他從袖中拋出一只靈獸袋,那些金色噬金蟲在空中多盤旋了幾圈後,戀戀不舍的飛進了袋中.這讓韓立微一皺眉,心里歎了口氣.

隨著這些蟲的強大,控制它們可沒有像以前那麼得心應手了.

這讓韓立高興之余,又有點奈.

轟鳴聲一起,韓立在銀光中消失不見.

菡云芝騎在潔白的靈禽上,化為一道長約三四丈的白虹,向前匆匆飛遁.

此刻她和靈禽都罩在柔和的白光之中,襯著潔白如玉的面容,憑空增添了幾分聖潔的氣息.

只是她如今娥眉緊鎖,手中拿著一塊巴掌大的綠色玉碟,正仔細的看個不停,臉上陰晴不定.

玉碟晶瑩剔透,翠綠欲滴,邊緣處有諸多金銀色上古符文和一些深奧的銘印花紋,散著驚人的綠色靈氣.一看,就知是件非同一般的異寶.

而在玉蝶中心處,光滑如鏡的地方上,有這七八個紅色光點正忽暗忽明的閃爍個不停,仿佛紅色的螢火蟲一般.

可就在這時,一個光點亮了一下後,驀然從中心處消失不見.

菡云芝見此,抿了紅唇,臉上現出了一絲憂色,加凝神盯著手中寶物,眼也不眨一下.

但僅僅片刻後,又有兩個紅點,同樣狂閃一下,也從玉碟表面消失了蹤跡.

菡云芝秀麗冰潔的臉上,終于神色大變,

當碟上又有一個紅點滅掉時.玉蝶上就只有兩個南轅北轍的光點,還在微微閃爍個不停.

"除了我和柳師妹外,四名築基期弟幾乎同一時間遭了毒手.難道這人會分身之術,還是另有什麼不可思議的神通.看來,還是太小瞧了這些元嬰期老怪物的神通.估計鬼靈門的那些修士,也好不到哪里去.早知道如此,還不如所有人聚到一起,和此人拼一下呢."菡云芝溫婉的一拂額前的青絲,嘴角露一絲苦笑的自語道,聲音幾乎低不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