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屠蛟與戰利品

光磚符寶在韓立的驅使下,片刻後顯出了法寶實體,色長磚漂浮到了半空中,光芒四射.

而韓立體內的靈力就如同泛濫的河水一樣,源源不絕的灌入此磚內,不久法力的三分之一就被吸走了.這讓他頭上的金光加的耀眼,簡直讓人不敢直視!

少女一邊全力圈禁著墨蛟,一邊注視著韓立的一舉一動,當看見那浮現出的金磚時,原本還有些七上八下的心總算放下了,知道韓立沒有說謊,此符寶的確可以破得了妖獸的防禦.

墨蛟似乎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妙,兩只爪死死抓住圓環的兩側,掙脫得越的厲害,竟讓少女的朱雀環隱隱顫抖了起來!讓少女臉色一變,急忙沖韓立高呼道:

"點,它馬上就要跑出來了!"

韓立聞言,不敢遲疑,用手一指頭頂符寶,頓時金磚"嗖"的一下,向墨蛟飛過去,並在半路上突然巨大化了起來,變得如同一座小山一樣,狠狠的向墨蛟拍了下去.

還在掙紮中的墨蛟,知道大勢不妙,但它兩只綠眼突然凶光一閃,一張口,那讓韓立大為忌憚的紫色丹液,就再次噴了出來,正好頂住了正在下落的金磚,竟讓其一時半刻無法落下.

少女和韓立見此,都是一驚,韓立因為要操縱金磚所以只能干瞪眼而無可奈可,少女卻一咬杏唇,從懷內取出了一件黃色的珠.一揚手就砸向了還和金磚僵持著地妖獸.

"砰"的一聲輕響,珠一碰觸墨蛟地頭部.立即爆裂了開來,頓時一片不大的黃霧立即籠罩住了蛟,讓墨蛟驚慌的低吼了起來.自然,原本噴射的紫液就停了下來.

沒有了紫液的抵擋,光芒被消弱了一些的金磚當即落下,正好結結實實地砸在了蛟之上.爆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耀眼的金光瞬間照亮了整個地下世界,但馬上就黯淡了下來,恢複了正常.

接著變回了原來大小的金磚,又化回了一道金光,飛回到了韓立的身邊.

而半空中,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妖獸.

此時墨蛟的頭部,已經半邊被拍的稀爛,一只蛟目完全爆裂出了眼眶,不知擊飛到哪里.另一目雖然還在,但也不停的往外滲著血水.整個墨蛟看起來好不淒慘啊!

看來此妖獸,離掛掉不遠了.

少女見此,心中大喜,急忙從儲物袋中摸出一個水晶小瓶,接著對著小瓶念念有詞,然後一指墨蛟.結果從瓶口內飛射出了幾股細細的黑氣,陰森森地纏繞到了墨蛟身體上.

不大一會兒後,一個看起來和墨蛟形態完全無二綠色小蛟,被黑氣硬生生的從墨蛟體內攝了出來,雖然其張牙舞爪地拼命掙紮著,但還是被漸漸拉進了小瓶.

等少女將瓶蓋好,仔細打量了幾眼瓶中的迷你小墨蛟後,再掩不住臉上的笑意,整個人都眉開眼笑起來.然後一雙秋目又看了一眼,已氣息全無的墨蛟軀體.沉吟了起來.

而韓立見了少女的一番舉動,立即明白對方是將此蛟的元神收走了.雖然不知道這墨蛟元神到底是何用途,但見此女興高采烈地樣,就知道絕對價值不菲.

這時,少女一伸手,將朱雀環收回了體內,墨蛟的尸體立即從半空中跌落了下來,正好掉在了韓立的眼前.

"既然我收走了此蛟的元神,那它的軀體就留給你吧,畢竟是我二人合力殺死的!"少女飛身落在了韓立的身邊,大大方方的說道.

韓立一聽,望了一眼心滿意足的少女,又低頭看了看墨蛟的**,心里一陣地郁悶腹誹道:

"對,畢竟這墨蛟烏龜殼地結實,他二人可都清楚的很!看來是想看看自己出丑是!"

韓立想到這里,手中寒光一閃,一把銀色的巨劍出現在了手中,正是當初赤腳漢那把厲害之極的法器.

韓立一言不的把巨劍使勁往下一斬."撲哧"一聲,這銀劍竟然沒入了墨蛟軀體三寸,雖然斬進的不多,但總算是破了此蛟的防禦,這讓一旁的少女,驚愕的嘴巴微張,一時無法合上.

韓立看到少女的這番表情,心里一陣的好笑,繼續揮舞此劍,就要接

.

"慢著,這把劍給我看看!"回過神來的少女,用驚詫的目光盯著這把銀劍緩緩說道,讓韓立為之一怔.

"怕什麼,我堂堂結丹期的修士,什麼樣的寶貝沒見過,只是你這把劍很是有點古怪,我有些好奇而已!"少女見韓立有些遲疑,頓時翻了韓立一記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少女雖然外表年幼,但那一眼中的嫵媚風情,竟讓韓立一陣的心跳加,無法自已!

"這把劍的確有些問題,我得手之後不知為何,竟無法驅動此劍,否則剛對墨蛟時,也不用如此的狼狽!"既然少女都如此說了,韓立只好硬著頭皮把此劍遞給了少女,嘴上緩緩的解釋道.

他現在還不想和少女鬧翻,畢竟看對方身處絕境還一點不急的樣,應該對如何從此地出去,胸有成竹對.而少女一副對他毫不防范的摸樣,看來也對他的心思一清二楚,並不害怕他出手暗襲.

"嘖嘖!果然不假,真是太奢侈了!"少女接過銀劍,仔細撫摸辨識了一番後,臉上露出了暴斂天物的表情,大為惋惜的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韓立看少女似乎真的看出了些什麼,不禁問道.

"沒什麼!這銀劍之所以如此鋒利,只是在劍中參進了祭煉法寶時用到的銀精而已,而且份量還不少,足以這此物的質地直趕普通法寶了!"少女漫不經心將劍還給了韓立,淡淡的說道.

"銀精?"韓立微微一愣.

"給你說,你也不會明白的!只有結丹期以上修士的真火,能從大量純銀中提煉出來的法寶原料,非常的珍貴.我的朱雀環內也含有這種東西."少女有些不耐的說道.

韓立聽了,心里又一陣的腹誹:"就是不知道,我問你的!我要知道了,還用問嗎?"

雖然看清楚了少女一副不想多講的神情,韓立卻視若無睹的繼續追問道:

"為什麼別人能使此劍飛起迎敵,我卻根本無法驅使?"

少女見韓立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樣,心里略微有些不,但還是冷淡的回答道:

"此劍的原主人,用心煉之法祭煉過了,這種方法極為邪門,外人當然無法使用了!除非將此劍回爐重煉,否則對他人來講,只能是個廢物!"

韓立臉色有些難看,原本他還對此劍抱有很高的期望,如果對方所說是真的,這就全泡湯了!

"廢物,不見的吧!現在不就是用得上嗎?"韓立沉默了片刻後,猛然冷言道.接著毫不客氣的揮動銀劍,對准蛟身就是一陣的猛砍,轉眼間就把墨蛟開膛破肚了.

少女見韓立如此粗魯不堪屠夫摸樣,不禁皺了下眉頭,向後退了幾步,拉開和韓立的距離.隨後,卻又清冷的說道:

"這墨蛟雖然只是剛進化到第二階,但是其一身都是寶貴材料!蛟皮可煉制上好的護甲,尖角和爪是煉制頂級法器的佳原料,其殘余的丹液,也是煉制某些珍貴丹藥的必備之物!"

不知為何,少女非常詳細的給韓立解釋的一清二楚,讓韓立驚訝之下,也有些不安,不知對方打得什麼主意!

"可惜啊!若是此蛟進化到了第三階,那其頭顱內的蛟丹,絕對會讓眾多結丹修士爭破了頭,不管是煉藥還是煉器,都是極為有用!"少女突然感慨的說道.

"蛟丹?什麼顏色的,是這個嗎?"韓立突然從墨蛟的腹部,掏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紅色圓球,捧著它,對一臉驚訝之色的少女說道.

"咦!這是什麼?是從墨蛟身上取出來的嗎?"大感意外的少女,不禁向韓立身邊湊了過去,仔細去看.

"還真有些像啊!只是這墨蛟明明進化到第二階,不可能產生蛟丹的,而且墨蛟是水屬性的惡蛟,內丹應該是藍色的對!讓我摸摸,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少女看了一會兒,終于忍不住了,從韓立手中接過了軟綿綿的圓球,伸手撫摸了幾下.

可就在這時,"噗"的一下,圓球竟無故自行爆裂了開來,一大片粉紅色煙霧,立即將少女與韓立一齊籠罩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