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二選一

"你們到底怎麼想的,就老實的說出來吧,我不想再和你們兜***了!"韓立冷淡的道,看起來絲毫沒受嚴氏的影響.

嚴氏眉間皺了一下,眼前的這青年,其難纏程度遠出了她的意料,對其軟硬都不怎麼好使,頗有無處下手的感覺.

"難道真要直接交出自己的底線,和對方把事情挑明嗎?"嚴氏有些不甘心,她掌握驚蛟會這麼多年的大權,什麼時候有過談判時一點便宜沒占,就直接交底的!

她回頭望了一眼五夫人王氏,這些姐妹中也只有王氏有能力反對她的決定,所以她看看對方有什麼好的建議沒有.

"和這人商談的事,由四姐一力做主就是,我不會有任何意見!"王氏看出了嚴氏的意思,冷冰冰的道.

嚴氏得了此話,心里大喜,稍微安下了心.

"好吧,既然下不打算拐彎抹角,那我們姐妹也開門見山的直接和你說下條件."嚴氏此話一出口,人就完全恢複了嘉元城三大幫會腦的風范,剛那種柔弱無力的小婦人感覺蕩然無存,身上散出久處上位的威嚴.

"好,這是我想談判的對手!"韓立微然一笑.

"你只要把驚蛟會的死對頭,五色門和獨霸山莊給滅了,讓我墨府無後顧之憂,我就立刻把暖陽寶玉雙手奉上,並可讓你在彩環等人中任選一位為妻."

"但若打算持強硬搶,或劫我們姐妹持要挾的話,那下就打錯了主意,我早已把寶玉交予了心腹之人,如若有個風吹草動,就會立即毀掉寶玉,讓我們同歸于盡."嚴氏神色凜然道.

"嚴夫人也不怕風大閃了自己的舌頭!讓我一人滅了五色門和獨霸山莊?虧你們還真想得出來!"韓立似乎對嚴氏的威脅早有所料,並不驚慌.

他早知那暖陽寶玉,肯定不是光靠蠻干就能拿到手的,對方除了嘴上說的要脅外,還不知隱藏有多少的後招.因此拿下對方等人硬逼問寶玉的下落,那只是下下之策,好還是讓對方心甘情願的自己拿出來的好.

"韓公不是修仙者嗎?這些江湖中人怎會是下的對手,況且我們也沒讓你把對方幫眾全都殺光,只是想讓對方的一些大頭目消失就行."這次是豔麗少*婦三夫人,給韓立一記動人心魂的媚笑後,口吐芬蘭的接口說道.

"修仙者怎麼了?別的修仙者我不知道,但我自己有多大能耐我還是一清二楚,還不會傻到一人去對抗數萬人的大幫會去.再說了,你們真以為修仙者就能肆無忌憚的殺害普通人,而沒有什麼後患嗎?"

韓立冷眼看了三夫人一眼,眼中的森然寒意讓對方的笑容凝住了,在韓立運起長春功,並心有提防的情況下,還給他施展**之類的媚術,豈能有絲毫效果!

"怎麼,聽公的意思,修仙者對我們普通人還有什麼限制不成?"嚴氏有些驚訝的問道.

"具體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畢竟我成為修仙者不久,沒能真正接觸這些規矩"韓立輕淡的道,然後看到嚴氏似乎又要張口說些什麼,把手一揮,阻止了對方的開口,冷冷的接著說道:

"但只要腦沒有毛病,想一想就會明白,若修仙者對普通人可以隨意出手的話,你們這些所謂的嵐州三大霸主,嘉元城三大幫會,還能存在至今?早就被心術不正的修仙者給滅了無數遍了,說不定你們這些美女也早就成了他們的玩物."

韓立後一句話說的一點也不客氣,讓對面的婦人們臉色緋紅,但又目露出些驚恐.

"但這只是公的猜測而已,並不一定是真的!"嚴氏還有些不死心,仍試圖說服韓立.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本人也不會去做自尋死路的事."韓立根本不給嚴氏一點幻想的余地,毫不客氣的說道.

"難道下就打算空手套白狼,把我們女兒的嫁妝,白白的拿走嗎?"嚴氏臉色有些難看了,把"嫁妝"兩字咬得特別的重.

韓立聽對方如此一說,雖然神色未動,但心里卻不禁有些郁悶起來.

"我身上的陰毒,本來就是你們夫君給下的,現在沒找你們麻煩就算好了,還想怎麼樣?"韓立恨恨的想道.

但韓立也知道,這樣的話此時說出口一點意思也沒有,這些婦人看樣不在自己身上拿到好處,是一定不會給"暖陽寶玉"的.

于是韓立低頭沉吟了一下,然後抬頭清了清嗓,朗聲說道:

"我給你們兩條路選,你們任選其一."

"一是你們墨府上下立刻打點行裝上路,准備遠離嵐州,去找一個仇家勢力到不了的地方隱居下來,做一戶平常的富貴人家,安安穩穩的過你們下半生,徹底脫離江湖幫派厮殺.而這一路上安全,我可以完全保證,不會讓對頭的追兵傷害到你們."

韓立說到這里頓了一下,看了看婦人們的表情變化.

只見除了二夫人李氏有些意動之外,嚴氏和三夫人劉氏都沉默不語,顯然不同意此建議.而五夫人王氏,韓立懶得去看了,憑她那副冰山的模樣,不可能看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來.

韓立見此情形,暗自冷笑了幾下,嚴氏和劉氏都是頗有野心的人,讓她們放棄驚蛟會的大權,去做鄉間村婦,她們肯定不會願意,這是他提出此建議時就已明了的事.

"還一個選擇呢?"三夫人看韓立不繼續說下去,忍不住追問了一句.

"還有一條路……"

韓立離開了椅,站了起來,望著屋頂緩緩說出了另一條肯定被嚴氏等人必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