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四百十章 法則之鏈
又約定了幾樣事情後,韓立終于告辭的離開了石屋。

片刻工夫後,大殿上空一聲轟鳴後,一艘黑色巨舟破空的原遠處激射而去了。

韓立站在船首處,眺望著遠處虛空,面上一片沉吟之色。

“夫君,那位明道友找你可有什麼要緊事情?”背後腳步聲一響,一個溫婉聲音傳來,赫然是南宮婉綽約走了過來,並有切的問了一句。

“這事可說來話長了,回船艙中後,為夫再細細和你說講述吧。”韓立苦笑一聲後,才回轉身子的說道。

……

數個月後,某個神秘空間中,三頭形態猙獰的巨獸各自死死咬住一根紫金色鎖鏈,滿臉不安的盯著三根鎖鏈另一端處,一同樣鎖鏈纏繞全身的黑袍青年。

此青年雖然被困般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面上毫無驚懼之色,反而用一種譏諷目光不停看著身邊三頭巨獸。

不知過了多久後,黑袍青年終于開口了,但聲音冰冷異常,絲毫感情沒有。

“你們三個若肯現在有人降服的話,我還可履行先前的承諾,饒你們不死,將你們收為麾下靈仆來用,並在事後帶你們一同去那真仙界。否則等法則之鏈正式反噬後,你等三個就一同隕落在法則之力下吧。”

“不可!法則之鏈的反噬明明應該只是針對你這名仙界仙人,為何會連我等三個都會被一同牽扯進去!就算此鏈真的反噬,也應該是你承受其中大半力量。剩余小半我等三個共同分擔下,應該並無大礙的。”其中一頭鹿首熊身的怪獸身上,響起了驚怒之極的聲音。

“嘿嘿,也不知哪個蠢貨交給你們的這種激發法則之鏈的辦法,明明只是半知半解,竟然還敢用在我的身上。不過要不是我反應夠快,及時用空間秘寶將你們一同拉扯進來,恐怕還真可能在外面遭了其他人的暗算。但現在嗎,我們互相牽制之下,只能靜等法則之力的反噬了。但其中的厲害處。又豈是你們區區的下等真靈能想象的,就算只是小半反噬之力,也足以讓你們當場飛灰湮滅。你們現在是不是已經感到體內真源開始被法則之鏈慢慢的吞噬了吧。而本座的仙人之身之強大,更不是你們這些下等存在可比的。外加我還有仙家秘寶護身,就算承受更大的反噬,也不過是多休養一段時間罷了。”。黑袍青年嘿嘿一笑,帶有輕蔑之意的說道。

“胡說!這種方法是金龍王大人親自傳授的,怎可能有假。你休想用區區一顆丹藥,就在我們中挑撥什麼哼,要真是如此,你只要靜等就行了,又何必對我們三個說這些話語!”鹿首熊身怪獸哼了一聲,發出咆哮之聲的回應道。

而其他二獸聞聽此言。均都面色極其難看起來。

“要不是我還有正事要做。不想在你們身上耽擱什麼時間,會和你們廢話什麼。算了,本仙再給你們一個許諾,只要有誰願意先住手的話,我除了可以帶起去仙界。可以賞賜他一粒真魂丹,讓其成就真仙之魂。但是此承諾也只在半日之內有效,過了此時間休想我再答應任何事情。”黑袍青年終于露出了幾分不耐之色。

“真魂丹”

其他兩頭怪獸聽到此承諾,均都i心頭一震。目中不約而同的閃過一絲火熱之色來。

此丹對他們誘惑之大,幾乎均有刹那間的砰然心動。

“是不久後神魂俱滅,而是作為本仙靈仆得賜靈丹的一同去那仙界,就由你們自己選擇了。至于你們和角蚩族之間的約束甚至和此界的一切聯系,我也都可以幫你們斬斷開來。而下面,我不會再多說半個“字”。”黑袍青年冷笑的說完之後,將雙目一閉,竟看似愜意的在重重捆束中閉目養神起來。

三頭巨獸聞言,面面相覷的互望一眼,不禁神色各異起來,卻一時間誰也沒有開口說些什麼。

而隨著時間的一點點流逝,這三名真靈所化怪說均都感到法則之鏈的吞噬越來越快起來,而它們暗中早施展了無數神通秘術來抵擋,卻絲毫效果沒有,反而隱約加快了法則之力的侵蝕。

這一下,三獸真的開始心慌意亂起來。

照這樣下去,等到法則之鏈的正式反噬到來時,他們的實力恐怕早就被削弱到十不足一的地步,怎可能還有絲毫生還的機會。

巨雀和牛首怪獸臉色都開始陰晴不不定的變化起來。

貧道有禮快眼看書

“二位道友,你們不會真被他的話語打動了吧。”鹿首凶身巨獸看著同伴面色變化,忽然有些不善沖其他兩獸低吼道,並下意識的將口中鎖鏈拉了一拉,頓時陣陣法則波動逸散而開。

“這怎麼可能。真魂丹雖然珍稀,但也不至于讓在下做出此等事情來的,不過先前所說的法則之鏈反噬,我等似乎不應該忽視的。這畢竟是性命攸關之事。”另外一頭生有兩顆巨大牛首‘渾身遍布龍鱗的怪獸,有些猶豫的說道。

“不錯,我等雖然和角蚩族借用玄天之寶之力定下了上古契約,但也絕沒有真將自己葬送在此的道理,確要重生計議一番的。”另外一頭十余丈許大,渾身被灰濛濛光焰籠罩的巨禽,也目光亂閃的開口了。

“我明白二位的意思了,既然這樣,我等的確好好商量一下吧,但在此之前,我卻還有一個對我等都大有好處的提議。”鹿首熊身怪獸沉吟了許久,才歎了一口氣,有幾分無可奈何的向其他二獸突然傳音了過去,同時身軀一動,向離其最近的那頭巨雀徐徐一飄而去。

“鹿兄站住,有什麼話在原地說就行,不必靠過來了。”那頭灰色巨雀見此情形,目中精芒一閃,一下厲聲喝止道。

“怎麼,道友連我都信不過了。”鹿首凶身怪獸聞言,當即臉色一沉下來。

“嘿嘿,在下怎會如此想的,只不過在這種時候,我等還是不要靠的太近比較好上一些。蹄龍兄,你覺得呢!”灰色巨雀嘿嘿一笑,又向另一邊靜觀其變的雙首牛獸問了一句。

“這個嘛……大家一直被角蚩族供奉,又何必弄的這般……”雙獸牛首干笑兩聲後,就想慘和稀泥般的說上兩句,但話音未落,其咬住的那條紫色鎖鏈忽然一顫,一股難以抵擋的巨力頓時從上面一湧而出,竟一將此獸後面話語一震而散,大口更是硬生生震的滿口鮮血。

此獸出其不意的一聲慘叫後,就被口中紫金鎖鏈硬生生掙脫而出,正想大驚的大口一張再一咬而去時候,忽然頭頂處一聲冷笑傳來,接著只覺空中一黑,一只巨山般血色大印竟絲毫征兆沒有的在其頭上近在咫尺地方浮現而出,並在無數金銀符文繚繞中一壓而下。

此獸大驚失色,再想躲避明顯來不及了,只能一聲怒吼後,身軀驟然一漲數倍,兩只大手一下化為漆黑巨蹄的往血色巨印一擊而去。

“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兩只巨蹄方一接觸血色巨印的瞬間,立刻化為粉末的爆裂而開,其肉身和體內神魂隨之在血光狂閃幾下後,當即也寸寸碎裂潰散。

這時,血色巨印上方才波動一閃,黑袍青年面帶冷笑的閃現而出。

與此同時,原先在三獸中間處被層層紫金鎖鏈束縛的另一黑袍青年,則面帶詭異的無聲隨風而逝。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掙脫法則之鏈!”那名巨大灰雀一見這驟然驚變,嚇的魂飛魄的,一聲尖叫後,慌忙將口中鎖鏈一吐而出,兩只灰濛濛羽翅在猛然一閃後,就一下化為一道灰光的向後激射而出。

“砰”一聲悶響。

一只長滿黑毛的肉呼呼巨掌,仿佛拍蒼蠅般的迎頭一擊而來,讓根本沒有防備的巨雀被硬生生一扇而回,一連十幾個跟頭後,才勉強在身後虛空中重新穩住身形。

這時,那鹿首熊身怪獸才面露一絲猙獰的將一條手臂徐徐一收而回。

“陽鹿,你瘋了……,哦……我明白了,你竟然搶先投靠對方了,條法則之鏈也早被你動了手腳。”那灰巨雀使勁搖了搖還有些暈乎乎的頭顱後,才有些醒悟的驚怒叫道。

“你現在才明白過來,已經晚了。”鹿首巨獸冷冷的沒有說話,血印上的黑袍青年則陰森一笑。

“大人,只要你繞我性命,我願臣服與你,也願意做你的靈仆……”灰色巨雀心中急沉,一邊驚恐說道,一邊向後徐徐退去。

“晚了,我只有一枚真魂丹,也只有能力帶一人返回仙界去。陽鹿,你既然打算臣服我,那就殺了它,當作這是我給你的第一個命令。你若是做不到,反被其殺掉的話,這枚真魂丹也就只能給勝利者了。不用擔心我會反悔什麼,我這次下界來身邊正缺少一名驅使之人。只有你們中的最強大者,才有資格做我的靈仆。”黑袍青年一聲冷笑後,目中忽然閃過一絲惡毒之意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