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回 欲謀策馬圖中土 只識彎弓射大雕







那兩個衛士傷得不輕,還幸沒有傷著骨頭,敷上了金創藥,已無大礙。李希浩出來查問,那兩個衛土報告了發現“刺客”的經過,說道:“都是我們無能,捉不住刺客,還連累了公子受驚。不過,我們然著了那厮暗算,那厮也著了我們的一柄飛刀,傷在肩頭,決難掩飾。在和林的漢人不多,相信可以查得個水落石出。”





這兩個衛士是成吉思汗派來給李希浩使用的,名義上是做他的衛士,實際上是監視他,李希浩當然知道。





李希浩不敢得罪他們,和顏悅色地安慰了他們幾句,立即叫人快馬向木華黎報訊。木華黎是專司搜捕罪犯的“神翼營”武士首領,“神翼營”武士每人都有三匹駿馬,長途追敵,馬力乏時,可以替換,一天走個三五百里,是極尋常之事,所以號稱“神翼”





李希浩派人向木華黎報訊,木華黎自會出動“神翼營”的武士,搜捕這個“刺客”。即使這個“荊客”逃出了和林,也很難逃出追兵的緝捕。





李思南見父親如此誠惶誠恐地諂媚蒙古武士,心中極不舒服,想道:“如此一來,又不知要連累多少漢人了!”





李希浩處理了這件事之後,這才松了口氣,回過頭問李思南道:“這刺客在你的帳幕前面發現,似乎是沖著你來的,依你推測,他是想刺殺你呢,還是另有其他目的?他可曾對你說過什麼話麼?”





李思南本來還有點躊躇,不知是該告訴父親的好,還是瞞著他好?聽了他這番說話之後,心意已決:“此事定有蹊蹺,還是瞞著爹爹的好。”于是說道:“我聽得捉刺客之時,方才驚起,怎知他來意如何?”話中已是回答了李希浩的問題,這“刺客”未曾和他說過話了。





李希浩道:“那麼你是不認識他了?”語氣之中顯然還有幾分猜疑。





李思南道:“這刺客蒙著面孔,我也不知是否曾經見過的人。看那背影,則似乎是不相識的。我今天剛到,我看不會是為了刺殺我而來的吧。”





李希浩沉沉不語,受了飛刀削膝的那個衛士忽道:“不對,不對!找看這人就恐怕正是公子的仇家!”





李希浩連忙問道:“你怎麼知道?”





那衛士說道:“公子不是曾經碰過屠百城的手下,在草原上幾乎喪在他們手里麼?我看今晚的這個刺客,也多半會是屠百城的黨羽。”





這個衛土曾得過李思南的救助,當然決不會疑心刺客是李思南的朋友。木華黎打跑宋鐵輪夫妻救了李思南性命之事!又是知道的,因此毫無懷疑地就作出了這個判斷。





這衛士這麼一說,不但是給李思南作了掩護,李希浩解除了心上的懷疑,說道:“南兒,你和屠百城的手下結了仇,以後倒要多加小心才足。當然,我也會加強守衛,保護你的。現在天快亮了,你回去歇一歇,換好衣裳,就和我去朝見大汗吧。”





李思南應了一個“是”字,心里想道:“爹爹的主意好像還沒有十分拿定,有關屠百城手下對我的誤會,暫時還是不要告訴他的好,免得刺激了他。”





回到自己的帳幕,李思南悄悄的把那個紙團打開來看,只見上面寫著兩行字是:“欲釋疑團,可到阿兒格山松風谷中查訪。絕秘,切莫告訴別人。”





李思南看了這樣莫名其妙的幾句話,心里想道:“我有什麼疑團?這人是誰,他又怎知我有疑團?”





李思南讀過蒙古的地理,知道阿兒格山是在庫倫油北面約二三百里的一座大山,心想:“爹爹在那一帶做過苦工,不知他可曾到過那阿兒格山的松風谷?松風谷中有甚人家,爹爹倘若知道,我就可以找得線索了。”但隨即又想:“這人冒了性命之險給我送來這個紙團,告誡我切莫告訴別人,想必也是不願意讓我爹爹知道的了。我豈能不遵從他的囑咐。”





李思南正想把那字條焚毀,卻心念一動,又仔細看了一遍,不覺大為奇怪:“這字跡好像很熟,我在哪兒見過的呢?”





想了一會,李思南如有所觸,趕快把他貼身收藏的那本他父親所注釋而尚未完成的兵書拿出來,對照著看,紙上的字跡和書上的筆跡甚為相似,不過前者卻是蒼勁一些,又大概因為是匆匆書寫所至,寫得頗為潦草,因此李思南還不敢斷定是否出自一人的手筆。





李思南想了又想,終于啞然失笑,想道:“天下字跡相似的也很多。我這個爹爹總不會是假的吧?孟大俠要想殺我,不就是為了爹爹做了蒙古人的官的緣故麼?若果我的爹爹是蔽匿在阿兒格山,孟大俠也就不至于要殺我了。”





李思南再想道:“這人本來是要親口告訴我一件事情的,想必他也料到可能沒有機會和我說話,所以准備了這個紙團。但他為什麼不多寫一些,至少也應該讓我知道他的身份呀!”李思南又回憶一下剛才所見的那人的印象,雖然是蒙了面,也可以看得出是個不會超過四十歲的中年漢子,而且這個人的武功頗高,決不會是他父親。





李思南百思不解,只好把那紙條焚化,讓這啞謎暫時留在心中。





李思南甚是小心,焚了紙條,就把灰燼放入杯中,和水喝了,免得留下痕跡,剛收拾妥當,衛士已來催促。李思南匆匆換過衣裳,便與父親同往“金帳”,謁見成吉思汗。





路上,李希浩對兒子說道:“大汗最喜歡有本領的年青人,你若是討得他的喜歡,咱們以後行事就方便了。”





李思南道:“是。不過,我卻是最不會奉承人的。”





李希浩笑道:“大汗的脾氣雖然喜歡奉承,但也是討厭拙劣諂媚的。他賞識的是有膽識的少年英雄,你對付他只要不卑不亢,就可以了。其實大汗雄才大略,武功蓋世,你即使不願意依附他,也是應該佩服他的,今日之會,對你關系很大,你善自為之吧。”





李思南心想:“爹爹這不是教我拍馬的技術嗎?”不由得心里很不舒服,但卻也不願頂撞父親,當下默不作聲。





李希浩又道:“大汗有四個兒子,長子術赤,次子察合台,三子窩闊台,最小的兒子拖雷。術赤的母親曾被大汗的敵人蔑里吉部所俘,術赤是在釋放之後他母親在歸路中生的,因此,他的兄弟說他‘來曆不明’,都不把他當作長兄看待。他性情魯莽,大汗也不大喜歡他。次子察合台很會打仗,但十分跋扈,部下只是畏威而不懷德,看來也是很難繼承汗位。三子窩闊台性情忠厚,最得部下擁戴。但大汗最喜歡的則是小兒子拖雷。看來將來繼承大汗之位的,不是窩闊台就是拖雷了。他們的年紀和你相若,你倒不妨和他們結納結納。”





李思南道:“咱們又不打算久住蒙古,也用不著費心機去巴結王子。”





李希浩道:“話不是這樣說,別人知道你是王子的朋友,對你總有好處。最少對你的監視也會放松一些。”





李希浩又道:“大汗還有三個女兒。長女、次女都已婚配。三女阿韃海別姬,許婚給汪古部酋長的兒子鎮國,尚未完婚。大汗在三個女兒中,也是喜歡最小的這個女兒。‘阿韃海’在蒙古話的意思是‘明慧’,你可以尊稱她作明慧公主。”





正說話,忽見成吉思汗手下的“金帳武士”赤老溫騎馬跑來,哈哈笑道:“恭喜你們父子骨肉團圓。”





李希浩說道:“這都是靠了將軍的恩惠。要不是你們救了他,我們父子焉能得有今日?”





赤老溫哈哈大笑,說道:“大汗聽說令郎年少英雄,他也正想見一見令郎呢。你們來得正好!”





李希浩問道:“大汗升帳沒有?”





赤老溫道:“大汗今天興致很高,早就到肯特山狩獵去了。我知道你們父子今天要來金帳謁見大汗,所以在這里等候你們。好,咱們一同去吧。”





李希浩喜道:“犬子得將軍引見,那是最好不過。”





赤老溫笑道:“李公子,今天可是你大顯身手的機會了。我還記得咱們相遇那天,你在戈壁上射一頭兀鷹,箭法之妙,當真是令人佩服!”





李思南面上一紅,說道:“我可沒有射下那只兀鷹。”原來那日李思南因為氣力不足,射著了兀鷹,卻給它帶箭飛走了。赤老溫就是由于發現了那只帶箭兀鷹,一路尋來,碰上李思南的。不過李思南此際之所以覺得羞愧,還不僅僅是因為射不下那只兀鷹的原故,而是因為他當日受辱于赤老溫,今日還要靠他引見。





赤老溫怎知他的心思,免不了再稱贊他幾句,說道:“那只兀鷹磨盤般大,翅膀像鐵一般,猛禽中比它更厲害的就只有大雕了。你能夠一箭射傷了一頭兀鷹,已經是很不錯了。”





肯特山是和林附近的一座大山,從成吉思汗的金帳前往不過十里之遙,沒有多久就到了。李希浩父子跟著赤老溫上山,只見滿山的蒙古武士正在放鷹縱犬,追獵野獸,李思南卻不知哪個是成吉思汗。





忽聽得隱隱雷鳴,李思南心道:“晴日當空,毫無變天的跡象,怎的忽然打起雷來了?”抬頭一看,只見天邊兩個黑點,越近越顯,漸漸看得清楚,卻原來是兩只大雕,大雕挾風飛行,發出悶雷似的聲響。





李思南吃了一驚,心道:“果然比我那日所射的兀鷹大得多。”那兩只大雕,想是因為下面人馬喧鬧,不敢低飛,盤旋在白云之下。





眾人正自仰首而觀,忽見一個穿著金黃色戰袍的武土縱馬出來,張弓搭箭,叫道:“我若能報先世之仇,掃平金國,箭到雕落!”





弓如霹靂,箭似流星,大雕果然應聲而落,而且不只一只,這武士竟是一箭雙雕,兩只大雕都落下來了!





登時滿山歡呼,武士們齊聲歌頌:





“我的萬眾聖主——





成吉思汗!





上天賜給你超人力氣,





百步穿楊的箭,





使逃逸的百姓,





屈膝投降;





百發百中的箭,





使潰逃的叛眾,





繳械投誠。!”





李思南大吃一驚,方始知道這個彎弓射大雕的武士就是成吉思汗。李思南心里想道:“成吉思汗果然不愧是一代天驕,真是有氣吞山岳的氣概。別的不說,只說他這彎弓射雕的本事,當今之世,只怕已是無人能及。”





諸將拜伏于地,開聲說道:“一箭貫雙雕,上天已經加倍的答允了大汗的請求,此去不但世仇可報,金國可滅,只怕天下都要歸于一統呢!請大汗刻日興師。”





蒙古和金國乃是世仇,成吉思汗的伯祖閥巴該汗就是給金人捉去,將他釘在木驢背上,令他輾轉慘斃的。是以成吉思汗一向用報仇作為號召,統一蒙古諸部。剛才射雕告天之時,所說的誓詞也是滅金報仇。





但諸將的請求,則不僅僅是要他們的大汗滅金,而是要討平包括宋國、西夏、花刺子模等等國家在內的“天下”了,其實成吉思汗的雄心也是志在統一天下,諸將不過迎合他的意思而已!





李思南聽了這些言語,凜然戒懼,不覺望了他父親一眼,心道:“爹爹,你以為蒙古不會侵宋,這該醒來了吧?”李希浩一看他的眼神,已經知道他心里要說什麼,忙把眉頭一皺,示意叫他不可胡言。





成吉思汗哈哈一笑,指著四個兒子說道:“你們都過來。”





術赤、察合台、窩闊台、拖雷四人齊集父親身前,成吉思汗取出一束箭杆,說道:“術赤,你把它折斷。”成吉思汗所用的箭是特大號的包著鐵皮的箭,十支一束,術赤用盡氣力,紋絲不動。術赤漲紅了臉,說道:“孩兒沒有爹爹神力,折它不斷。”成吉思汗道:“察合台,你試試。”依次窩闊台、拖雷都試過了,無人能折斷這束箭杆。





成吉思汗把這束箭拆開,轉眼間一枝枝都折斷了。成吉思汗道:“你們懂得了吧,你們合起來就像這束箭一樣,沒人能折斷你們,分開來就是自取滅亡了!”原來成吉思汗早已知道他們兄弟不和,是以藉此告誡。





成吉思汗又道:“你們都要像射出的箭一樣有力,飛快射殺敵人。總有一天,全世界都是咱們蒙古人的牧場!”





諸將歡聲雷動,唱起蒙古戰歌:





“星天旋轉,諸國爭戰。連上床鋪睡覺的工夫也沒有,





互相搶奪、擄掠。





世界翻轉,諸國攻伐。





連進被窩睡覺的工夫也沒有,





互相爭奪、殺伐。





沒有思考余暇,





只有盡力行事。





沒有逃避地方,





只有沖鋒打仗。”





李思南聽了戰歌,心中想道:“成吉思汗要把世界變作他的牧場,野心之大,確是前無古人,恐怕也是後無來者的了。可惜他只識彎弓射大雕,這首蒙古戰歌唯知崇拜武力,縱然能夠無敵天下,只怕也是難以久長!”





赤老溫道:“李公子,我先給你稟報大汗,你跟著來。”





李希浩在成吉思汗射雕之時,跟隨蒙古武士俯伏歌頌,此時方才站起來,說道:“你要謁見大汗,還不趕快下馬。”





李思南是個年輕的漢人,在滿山蒙古武土之中,本來就已受人注意,此時除了成吉思汗,又只有他一個人騎在馬上,目標就更顯露了。成吉思汗聽了赤老溫的報告,看了李思南一眼,心中想道:“這小子倒是膽氣不小!”





李希浩正要拉兒子下馬,成吉思汗搖了搖手,說道:“不必下馬,你過來吧!”李希浩不知他的用意,心中惴惴不安。





李思南策馬過去,成吉思汗在一個衛士的箭袋中取了一枝箭,待李思南到了百步距離之內,忽然說道:“你小心了,接箭!”





李思南大吃一驚,只聽得霹靂一聲,那枝箭已是射來。李思南識得成吉思汗箭法的厲害,知道無法閃避,只好也是一箭射去。





兩枝箭在半空中碰個正著,李思南那枝箭先掉下來,成吉思汗那枝箭余勢未衰,到了李思南的馬前十步之內方才掉下。眾武土不由得又是大聲喝彩。蒙古武士崇拜本領高強的人,這彩聲固然是為他們的大汗而發,但也不無佩服李思南的意思在內。





成吉思汗微微一笑,說道:“聽說你曾在戈壁射落兀鷹,箭法果然不錯。再接一支!”從另一個武士的箭袋中取出一支,接著說道:“這枝箭是二號鐵胎弓的箭,你可要加倍小心了!”





李思南這才知道成吉思汗是要試他的箭法,他剛才射落成吉思汗的第一枝箭已是用了不少氣力,兩膊正自酸痛,心道:“不好,這枝箭恐怕我是接不下。”但也只好盡力而為,和他對射。





“叮”的一聲,兩枝箭在空中又是恰好碰個正著,只見數點火星飛濺,李思南的箭頭斷折,立即墜地,成吉思汗那枝箭仍然飛來。





忽聽得蹄聲急驟,一騎馬從林中飛出,弓弦聲響,一枝箭斜刺射來,恰好把成吉思汗這枝箭碰落。在馬上發箭是個明眸皓齒的少女。





少女射落了成吉思汗的箭,叫道:“爹爹,這不公平!”





成吉思汗笑道:“怎麼不公平了?”





這少女道:“爹爹,你常誇口對任何強敵都只是一箭,一箭未中,決不再射。為什麼對這個年輕小伙子你卻射了兩箭?”





成吉思汗笑道:“阿韃海,你錯了。這小伙子不是咱們的敵人,他是咱們的朋友。我聽得赤老溫說,他曾經在戈壁射傷兀鷹,所以試試他的箭法,你不見我用的只是尋常的小號弓箭嗎?”





李思南這才明白成吉思汗為什麼要拿武士的箭,原來是不想使用他自己的那種特大號的鐵箭。





李思南心里想道:“成吉思汗倘若用他自己的箭,我只怕是一枝也接不起。”此時,盡管李思南還是不願降順,但對成吉思汗的箭法卻已是心悅誠服,對成吉思汗的豪氣,也不能不有幾分心折,當下躍下馬來,向成吉思汗行過了禮,說道:“大汗神箭,天下無雙,小子拜眼。”可是李思南的“拜”服,所行的禮也只是長揖而已,並沒像他父親那樣俯伏跪拜。





成吉思汗哈哈笑道:“你能夠接得我的兩箭,也很是不錯了。這是我的女兒阿韃海,她也很喜歡騎馬射箭,你們今天可以有伴了。”





李希浩聽得成吉思汗稱贊他的兒子,眉開眼笑地走過來說道:“南兒,你還不謝謝明慧公主?不是她幫了你忙,你怎接得起大汗的神箭?”





李思南道:“公主的箭法高明,我也是非常佩服的。”





明慧公主笑道:“你不必說客套的話,我看咱們的箭法恐怕正是半斤八兩。等會兒打獵,我和你比比,看是誰射的野獸多,好嗎?”





成吉思汗道:“你從中原來,你看看我的武土比金國的怎樣?我的軍隊可以蕩平天下嗎。”





李思南道:“大汗兵強將勇,要打敗金國是容易的,不過……”





成吉思汗道:“不過什麼?”





李思南道:“我們漢人講究的是以德服人,不是以力服人。以德服人老是王者之師,不須多事殺伐,天下自會龕然景從。請大汗整軍經武之際,兼施仁義。”





成吉思汗搖了搖頭,大笑道:“這就是你們漢人的所謂儒家之說吧?嘿,嘿,這些腐儒之見,怎能信得!不用武力怎能討平天下?空談仁義,這不是孩子的說話嗎?”





李思南見話不投機,正待退下,成吉思汗卻又把他叫了回來。







成吉思汗說道:“我貶斥了你們漢人的腐儒之見,你心里很不舒服,是麼?”





李思南答道:“不敢。各有所見,豈能盡同。”意思是說: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我勸你不聽,你也不必勉強我跟隨你的主張。成吉思汗的手下見他答得仍是如此倔強,不禁相顧失色。





成吉思汗哈哈大笑,說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不過,我雖然看不起你們漢人中的腐儒!那些真正有本領的人我還是很佩服的。聽說你們古時有個孫武子,曾著有《孫子兵法十三篇》,講的行軍用兵之道,很是不錯,可惜我沒有見過這本書。又聽說你們百年前曾出過岳飛、韓世忠兩位英雄,把金人打得望風而逃。尤其岳飛,金人曾有‘撼山易,撼岳家軍難’之歎。但見他們的用兵也一定是很是了得的了。不知他們可有兵法遺留下來麼?”





李思南心中一動,想道:“難道爹爹曾經對他說過我們的祖先是韓世忠的部下?也曾經參加過岳飛所指揮的會戰麼?”他父親所注釋的那本兵法還在他的懷中,李思南定了定神,答道:“我不知道。”





成吉思汗又道:“那麼你可曾學過兵法?如果你學過的話,不妨來給我講解講解。我想知道你們漢人是怎麼樣用兵的。”





李思南道:“我是一個鄉下孩子,只讀過幾年書,識得幾個字罷了。兵法麼?那我可是一竅不通。”





成吉思汗搖了搖頭,說道:“可惜,可惜!你們先人的好東西你沒有學到,只學了些腐儒之見。”





諸將說道:“大汗用兵,天下無敵,還何須學什麼漢人的兵法?”





成吉思汗正色答道:“不錯,用兵之妙,存乎一心。不過漢人的兩句話‘取人之長,補己之短’,也還是說得很對的。我告訴你們,凡有你們不會的本事,你們都要學。記住了!”諸將碰了一個釘子,齊聲說道:“是!”





成吉思汗招了招手,把四個將領招到他的跟前,對為首的忽必來說道:“你給我扭掉了強梁的頭,你給摔得力士的屁股坐地。你和者韃篾、哲別、速別額台就像是我的忠實猛狗。我要你們:





說到的地方就到,





去把堅石粉碎;





說攻的地方就攻





去把硬岩搗毀;





把高山劈開,





把深水斷涸





這樣勇敢殺敵!”





忽必來等四人齊聲答道:“是。只要大汗一聲今下,我們一定像你的忠實猛狗一般。奔往指定的地方,咬齧敵人,撕碎敵人。”





成吉思汗很是得意,說道:“你們剛才已經聽得我的禱告了,我一箭射落雙雕,上天已經許我滅金了。我要你們做先鋒,速往邊境,領兵出發。我將親率大軍作你們的後援。你們現在就去吧!”原來蒙古己有一部分征調的兵士聚集邊境,只等成吉思汗派出的將領去指揮。





成吉思汗派遣了忽必來等四將之後,對其他的人說道:“你們不久也就要出征了,今天讓你們痛痛快快地玩一天。姑且你們不必跟著我了,都去打獵吧!”





木華黎走來問李思南道:“聽說你昨晚碰上刺客,是屠百城的黨羽,本領很是厲害,你受驚了吧?我還未曾向你慰問呢。”





李思南說道:“沒什麼。刺客是什麼人還未知道,他們認為是屠百城的黨羽,那也只不過是猜測而已。”





木華黎笑道:“刺客是什麼人,很快就會知道的。我接了令尊的報告,今天一早已經派出‘神翼營’的十八名好手去追捕了。刺客受了傷,一定跑不掉的。”





說話之間,明慧公主騎馬走來,說道:“你們說完了沒有?爹爹叫他陪我去打獵呢!”木華黎連忙說道:“我們也並沒有什麼要談的。好,我不阻礙你們打獵了。”木華黎說了之後,便即走開,去找李希浩說話。”





李思南記掛那個受傷的刺客,陪著明慧公主打獵,卻是心神不安。“但願那人能夠逃脫‘神翼營’的追捕,不然倒是我累了他了。”又想:“大汗已經派出先鋒,大軍伐金在即,爹爹和我恐怕也要隨軍出發了。我必須趕快到阿兒格山的松風谷去,可是卻怎生找得個藉口呢?”





李思南由于心神不屬,箭法大失水准,好幾次碰著野獸,都射不中。明慧公主獵取的野獸比他多得多。





明慧公主說道:“你是存心讓我的呢?還是有著什麼心事?我可不要你讓!但若是你有什麼心事,倒不妨說給我聽聽,我總可以幫你的忙。”





李思南不知如何回答,正在砌辭,忽聽得野獸的吼聲,樹林里突然躥出一頭獨角犀,來勢凶猛,一見有人,便即撲來。





明慧公主連忙一箭射去,獨角犀是比老虎還凶的猛獸,皮堅肉厚,明慧公主的箭雖然射中了它,卻是傷它不得。獨角犀發了怒,立即用它那根利刀一樣的獨角來戳明慧公主。





明慧公主雖然時常打獵,如也從未碰過這樣凶惡的犀牛,見它撲來,嚇得慌了,這一瞬間,雙腿競是不聽使喚,眼看犀牛的利角就要戳到胸口,閃避都來不及了。就在這間不容發之際,陡然間只覺身子一輕,就似騰云駕霧般地飛起了。





犀牛一聲大吼,地動山搖,明慧公主感到有人將她緊緊抱住,一雙腳也似乎已踏著了實地。只聽得李思南在她耳邊說道:“公主不用害怕,犀牛已經死了。”





明慧公主睜眼一看,只見李思南在她身邊,一條手臂還在半擁著她,那頭獨角犀則已倒斃在一座危岩之下,牛頭上還壓著一塊大石。





原來李思南就在那間不容發之際,將明慧公主一把抱了起來,而且出劍如電,刺瞎了那獨角犀的雙眼。幸虧他的輕功超卓,抱著個人,還能夠躍起一丈多高,犀牛的利角幾乎是擦著他的腳板底沖過。這頭犀牛瞎了雙眼,發怒亂撞,撞著岩石,頭腦開花,這才倒斃。





蒙古人雖然不似漢人的那樣講究男女之別,但躺在一個男子的懷中,也還是明慧公主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明慧公主定了定神,不由得雙頰暈紅,說道:“多謝你救了我的性命。你的本領真好,你是怎麼殺了這頭犀牛的?犀牛的角很有用處,咱們現在可以去剝它的角了。”話中之意亦即是提醒李思南,可以放開她了。





李思南剛才急于救人,根本就未想到要避嫌疑,此時驀然一省,也是不由得滿面通紅,放開了公主,訥訥說道:“我只是僥幸刺瞎了它的雙眼,它自己撞岩死掉的。”





公主笑道:“你倒是一個打獵的大行家呢,犀牛皮粗肉厚,若不是刺瞎了它的雙眼,只怕你這把寶劍也未必就殺得死它。”





正說話間,忽見有幾個人從樹林里飛跑出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披著狐裘的少年,後面跟著隨從,這幾個隨從正在向著他們指指點點地和那個少年說話。李思南隱隱聽得其中一人說道:“阿韃海別姬是大汗最寵愛的女兒,王子你可不能向她發脾氣啊!”





李思南很是奇怪,心里想道:“這是哪里來的王子,為什麼他見了公主要發脾氣呢?”心念未已,只見那少年已是旋風般地跑到了他的面前,陡地就亮出了一柄月牙彎刀,向他大吼道:“好小子,你逞能殺了我要獵取的犀牛,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領?”不由分說,朝著李思南就是一刀劈下。





原來這少年就是汪古部酋長的兒子鎮國,他正是明慧公主的未婚夫。





鎮國生得面如鍋底,兩齒撩牙露出唇邊,相貌丑陋,但氣力卻是不小。李思南拔劍招架,擋了一招,給他沖得倒退三步。





明慧公主罵道:“哪里來的丑八怪,敢到這里撤野。”她不知道這個“丑八怪”正是她的未婚夫,拿起弓箭,就要射他。





李思南道:“公主不用動手,待我和他理論。”唰唰幾劍,精芒電射。劍光過處,鎮國所被的狐襲被削去了一幅。鎮國大吃一驚,不由得也倒退了三步。





李思南喝道:“你是什麼人?這犀牛又不是你養的,誰有本領誰就可以獵它,你怎能這樣不講道理?”





明慧公主見李思南占了上風,大為高興,叫道:“不必管他是誰,你給我揍他一頓!”





鎮國聽得未婚妻如此說話,氣得七竅生煙,蠻性一發,不顧死活地就亂劈亂斬。李思南不禁也動了火氣,心道:“不給這小子一點教訓,他也不知道厲害。”





鎮國只是有一身蠻力,刀法卻是普普通通,怎比得上李思南少林派嫡傳的達摩劍法的精妙,不過數招,李思南用了一個“粘”字訣,將他的月牙刀一牽一帶,“粘”出外門,再把長劍只是輕輕一絞,只聽得“鐺”的一聲,鎮國的那口月牙刀已是脫手飛出。





就在此時,只見赤老溫飛騎奔來,大叫道:“住手,大汗來啦!”





鎮國黑臉泛紅,拾起了刀,氣呼呼地道:“好小子,你別跑。我和你到大汗跟前理論。”他打不過李思南,此時才說要和他“理論”。





成吉思騎馬來到,喝道:“誰在這里胡鬧了?嗯,原來是你,是你爹爹叫你來的嗎?你們卻怎麼打起來了?”第二句話向鎮國發問,最後一句卻是向李思南說的。





明慧公主不待鎮國申辯,先就搶了上去和父親訴說:“這頭獨角犀幾乎要了我的性命,多虧李思南救了我。他殺了犀牛,但這黑炭頭卻跑來大叫大嚷,說是我們獵了他的犀牛,因此就要殺李思南,爹爹,你說有沒有這個道理。”





成吉思汗笑道:“阿韃海,不可無禮。你知道他是誰?他是你的未婿夫。”





明慧大吃一驚,又羞又惱地喊道,“什麼?他是我的夫婿?我才不嫁這黑炭頭呢!”





成吉思汗雙目一瞪,說道:“都是我把你寵壞了,我說的話居然也敢不聽了!這樁婚事是我親口答應的,豈能容你不依?你退下去!”





明慧公主究竟是有幾分怕她父親,心里想道:“嫁不嫁是我的事。但現在爹爹正在發氣,我暫且忍它一忍。”





明慧雖然退下,心有不甘,仍然說道:“爹爹,你常常說賞罰公平,可不能存私偏袒。”





成吉思汗道:“你怎麼知道我賞罰不公平?李思南過來!”





李思南上能行了禮,成吉思汗說道:“你射死犀牛,救了我的女兒,我這副弓箭踢給你,封你做金帳武土!”





李思南道:“大汗的賞賜,我不敢受。”





成吉思汗怒道:“什麼,你敢看輕我的賞賜?”





李思南道:“不敢,但我一無戰功,二無本領,金帳武士的封號我怎敢厚顏承受?”





成吉思汗想了一想,說道:“你很謙虛,實在難得。好吧,我不給你實職,暫且先給你以金帳武土同等待遇,待你有了軍功,再實授你這個封號,你總可以接受了吧。你的箭射得很好,這副弓箭正合你用,你就不必推辭了。”





原來這“金帳武土”的封號是極尊貴的,受封金帳武土的人都是跟隨成吉思汗身經百戰、出死入生的人,而且也從來沒有漢人得過;成吉思汗再加考慮之後,也怕諸將不服,是以接納了李思南之請,將它撤回。他卻不知李思南實是不願在他手下為官。





封號雖然撤銷,但成吉思汗親口許以“金帳武土”的同等待遇,這即是說他不但可以有同樣的俸祿,而且也應該受同樣的尊重了,何況成吉思汗還把自用的弓箭賞踢給他,這更是蒙古武士都從未得過的“殊榮”。成吉思汗的手下當然體會得到大汗的意思,紛紛向李思南道賀。李思南只要不在成吉思汗的手下當差,也就願意接受了。他對“金帳武士”的封號毫不在乎,但對成吉思汗這副弓箭他卻是十分歡喜的。





眾人紛紛向李思南道賀,汪古部的鎮國王子冷落一旁,卻是尷尬得很。成吉思汗賞賜了李思南之後,向他招一招手,說道:“好,現在你過來吧。”鎮國惴惴不安,心里想道:“大汗賞賜了這小子,豈不是要處罰我了?”走到成吉思汗跟前,紅著臉說道,“我只是不服氣他,要和他比比本領而已,並不敢怎麼樣的。”





成吉思汗面孔一板,說道:“你妒忌別人本領比你好,這就不對了。不過,好在你們都沒有受傷,少年人好勝,只比比武也是尋常之事。今次我不罰你,你好好跟我打仗,待打了勝仗回來,我就把我的小女兒給你。”





鎮國這次來見成吉思汗的面,正是想要迎親的,如今得到了成吉思汗親口許下婚期,對他來說,這可是比什麼賞賜都更寶貴的。正是:





喜有佳人青眼賞,卻驚瀚海起風波。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