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回 調兵遣將







今古河山無定據,畫角聲中,牧馬頻來去。滿目荒涼誰可語?西風吹老丹楓樹。





幽怨從前何處訴?鐵馬金戈,青塚黃昏路。一往情深深幾許?深山夕照深秋雨。





——納蘭容若





李光夏被囚總管府中,曾經受過薩福鼎許多凌辱,此時突然在這里碰上了他,這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不由得勃然大怒,嗖的拔劍出鞘,喝道:“好呀,薩福鼎,你就來捉拿我吧!”





孟元超卻是心思靈敏,想道:“薩福鼎不是要在臥佛寺安排‘接駕’的麼,怎舍‘擅離職守’?再說,他又怎敢這麼大膽,只帶了一個不懂武功的太監,就敢來截拿欽犯?”李光夏正要拔劍上前,孟元超心念一動,忽地叫道:“你是李麻子還是快活張?這玩笑已經開得夠了,別再鬧啦!”





“薩福鼎”哈哈一笑,一抹臉孔,現出滿臉麻點,那“司禮太監”也恢複了本來面目,卻原來是快活張。





李光夏又驚又喜,暗暗叫了一聲慚愧,說道:“畢竟是孟大俠夠眼力,我們都給你瞞過了。”





孟元超笑道:“北宮望說我們沾了‘皇上’的光;倒是給他說得對了。那個‘皇上’呢?”。快活張笑道:“這套把戲,就只是我們兩人串演,哪里還有什麼皇上?”





戴謨恍然大悟,說道:“原來什麼皇上禦駕親臨都是假的。”





李麻子笑道:“有個薩福鼎和司禮太監到了臥佛寺,假的他們也不能不當作是真的了。”





孟元超道:“你們這套把戲是怎樣變的?其中的巧妙之處,我可還想不通哩。”





李麻子道:“簡單得很,我扮薩福鼎,他扮司禮太監,大搖大擺的就到臥佛寺假傳聖旨啦。那司禮太監是我在禦林軍統領府曾經見過的,但那些喇嘛只知道有這麼一個太監,沒聽過他的聲音,到了臥佛寺,由我這個假薩福鼎發令施號,他這個司禮太監盡量避免說話,不就是可以騙過了麼?”





戴謨道:“你們騙得那些喇嘛鳴鍾之後,就離開臥佛寺了?”





孿麻子道:“不錯,我們當然不會當真等待北宮望回來揭穿我們的把戲。”





孟元超道:“但你們這身服飾卻又是哪里弄來的?”





李麻子道:“這就是張大哥的神通了。”





快活張道:“我知道附近一條村子有個老伶工,因為失了嗓子,早已退休,教戲維生,家里藏有各種戲眼,這套軍官服飾和太監服飾,就是我從他的家里偷來的。”眾人聽了,無不大笑。





戴謨贊道:“難為你們在短短的兩個時辰之內,做了這許多事情。”繆長風也贊道:“這套把戲真是精彩絕倫!”





快活張道:“還有戲中戲呢!”孟元超道:“什麼戲中戲?”快潔張笑道:“這是麻哥的神來之筆,讓他自己說吧。”





李麻子道:“快活張到那老伶工家里施展妙手空空的絕技之時,我在路上適巧碰到一群游丐,我就花了點錢,請他們玩玩游戲。”





快活張道:“你猜他要那班叫化子玩什麼游戲?”眾人猜了幾次都沒猜著,李麻子道:“我要他們在大路上彼此追逐,互相拋擲泥砂。”李光夏怔了一怔,說道:“這不是把一班叫化子變作了頑童嗎?這是頑童的把戲呀!”快活張笑道:“幸虧麻哥想出這種頑童玩的把戲,才能彌縫最後一個破綻。”





孟元超已是恍然大悟,哈哈笑道:“怪不得那麼精明的廖凡和夏平二人,在山頭上替北宮望把風,也相信是真的皇上駕臨。”





李麻子這才給李光夏解釋道:“皇帝老兒出巡,自必有大隊扈從,路上豈有不揚起塵頭之理?但在山上了望下來,重巒疊峰,遠處路上的車馬不論目力多好都是看不見的,只能隱約看見揚起的塵頭,灰蒙蒙的一片隨風飄蕩。”





李光夏聽了,不覺捧腹大笑,笑過之後,說道:“這主意真‘絕’!那兩個把風的人看見路上塵頭大起,隨後又看見薩福鼎與司禮太監來到,那還敢有半點思疑嗎?”





快活張笑道:“可惜咱們不能到臥佛寺去看另一出耍猴兒的把戲。”





孟元超道:“雖然看不見也可以想象得到的了。哈哈,那位統領大人接不著聖駕,只怕比被耍的猴兒還更好看煞人呢。”





戴謨說道:“北宮望給你們這麼耍弄,豈能甘心,北京咱們是不能回去的了。孟大俠,你還有什麼未曾辦妥的事情嗎?”





孟元超道:“我唯一掛念的就是尉遲炯和厲舵主的下落。”





戴謨說道:“我可以設法轉托丐幫的朋友打聽消息。他們兩人都是一身絕頂武功,想必有驚無險。”





繆長風道:“對,咱們現在應該商量一下今後的行止了。戴大哥,這次我們連累了你毀家而逃,心中實是不安。”





戴均說道:“繆兄別說這樣的話,為朋友兩肋插刀都是應該的,何況區區家業?我在北京住了這許多年,也正想到外面走走呢。”





繆長風道:“戴大哥准備上哪兒?”





戴謨道:“揚州震遠分局的王鏢頭與我多年未見,下個月是他的六十大壽,我正好趁這機會,探訪老友。”





繆長風道:“你說的可是‘天甫一柱’王元通?”





戴謨道:“不錯,繆兄敢情亦是和他相識?”





繆長風道:“說起來我還欠了他的人情呢。三年前他手下一個鏢師保了一支鏢路經淮南,淮南海砂幫的一個頭目是新從北方來的,不知道這支鏢的來曆,伸手就做了案子。王老鏢頭大怒之下,要找海砂幫的晦氣,後來是我權充魯仲連,多蒙他給我面子,討還這支鏢便作了事。”





戴謨笑道:“我這位王大哥是有名的火性子,這件事情能夠雙方不傷和氣,真是多虧你了。”





繆長風道:“我欠了他的人情未得報答,這次正好和你同往揚州,給他賀壽。”





戴謨道:“好極,好極。我也正想仰仗你這位識途老馬,順便一游江南山水呢。”說罷回過頭來,接著便與孟元超說道:“宋騰霄和你的師妹在八達嶺松風觀,我恐怕沒有空給他們報訊了。”





孟元超道:“我知道他們正在找我,我馬上就趕去會見他們。”要知宋騰霄和呂思美,離開戴家的時候,只是准備暫避幾天風頭就回來的,昨晚京城發生的大事他們當然還未知道,是以孟元超必須立即趕去給他們報訊,阻止他們回京。他本來想邀繆長風作伴的,但繆長風已經答應了和戴謨同往揚州,也就只好算了。





殊不知繆長風也是另有一番心意,從八達嶺到云紫蘿的家鄉,走得快的不過一天路程,他估計孟元超在見了宋騰霄呂思美之後,他三個人多半會結伴再到三河縣去找云紫蘿,他可是不願插在當中自尋煩惱了。本來他並不是非到揚州去不可的,他之所以要和戴謨同給王元通祝壽,不過是找一個遠離云紫蘿的藉口而已。





戴、繆、孟三人已有去處,李光夏接著說道:“我准備先到保定的本會分舵走一趟,然後回轉大涼山。”





戴謨道:“見了令師江大俠請代我問候。”





孟元超道:“快活張,李麻子,你們兩人打算如何?”





快活張笑道:“我和麻哥已經說好了,我們兩人准備合伙做沒本錢的生意,走到哪兒就偷到哪兒。孟爺,你可就不用管我們了。”





李麻子笑道:“不過現在我先得去遣散那群化子,免得他們被捕呢。”





當下各人分道揚鑣,他們的對手北宮望卻還在臥佛寺中,做著迎接“聖駕”,邀功請賞的美夢。





臥佛寺中,正在一片緊張忙碌。





北宮望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准備和薩福鼎相會,回到寺中,方才知道薩福鼎和那個司禮太監已經走了。





留守寺中的喇嘛稟告道:“薩總管與王公公下山接引聖駕去了,他們說聖駕大概一個時辰之內就會來到,請統領大人在此恭候。”





北宮望松了口氣,說道:“你們已經准備妥當了嗎?”





那喇嘛道:“統領大人放心,王公公所教的禮儀,我們已經練熟了。”





北宮望道:“好,現在闔寺僧人已經開集,他們剛回來的還未知道,你把應該注意的儀劄再教他們一遍。然後就得馬上列隊,准備恭迎聖駕了。”





那喇嘛唯唯應命,便即進行。寶相法師也要去跟他練習儀禮,北宮望說道:“法師,你不用著慌,待會兒有我在你身旁,包保你不會出錯。咱們先到禪房歇歇出和你說幾句話。”





原來北宮望是要寶相法師替他圓謊,如果皇上問起捉拿“欽犯”的事情,可不能如實招供,只能說是沒有搜獲。他是寶相法師的靠山,寶相法師也要隱瞞剛才給“欽犯”打得一敗塗地的真相,自是滿口應承。當下兩人編好說辭,對好口供,方才出去,這時一眾喇嘛,早已排成隊伍,分列兩行,從大雄寶殿排出山門,准備“恭迎聖駕”了。





“萬木無聲待雨來!”此情此景,庶幾近之!





不料等待複等待,一個時辰過去了,兩個時辰過去了,天色已是漸近黃昏,仍然未見“聖駕”來到。





北宮望不覺起了疑心,問夏平道:“你們剛才確是看見山下塵頭大起?”





夏平、廖凡同聲應道:“決沒看差。”





北宮望皺起眉頭,說道:“那麼縱然皇上臨時改變主意,不再來了。薩福鼎也應該回來報個訊的呀,你們再去看看!”





廖凡說道:“若是聖上已經上了山,那可就是看不見塵頭的了。”





北宮望不由得暗暗嘀咕,大感為難,要知若是隨便派一個人去打探,萬一“皇上”當真是已經上了山,給扈從的大內侍衛發現,這可就是可大可小的“沖撞聖駕”的罪名。除非他以禦林軍統領的身份,親自跑去“接駕”,那還情有可原,但也有“拍馬屁拍到馬腿上”的危險。因為薩福鼎可以指責他業已知道“聖駕”要來臥佛寺,他不在寺中親自布防,加強防衛,卻來討好,只怕最少也要擔個“處事不當”的過失了。





這班喇嘛“恭迎聖駕”,彎得腰也痛了,站得腿也酸了,有幾個未練過武功身體較弱的小喇嘛。已是面如土色,搖搖欲墜。





寶相法師小聲說道:“統領大人,這事恐怕有點蹊蹺,天都快要黑了,皇上還未駕到,咱們怎麼辦呢?是等下去還是——”





北宮望也是拿不定主意,正自躊躇,忽見有個人匆匆跑來,寶相法師喜道:“好,總算是有個人來了!”他只道是薩福鼎遣來傳訊的人,多半是皇上跟前的太監,哪知這個人跑得近了,卻原來不是太監,而是一個老頭。玄風道人和北宮望同時叫出聲來,一個叫道:“師叔!”一個叫道:“楚老先生,原來是你!”





原來這個老頭是孟元超在云家和他交過手的那個通天狐楚天雄。玄風道人的師父與他乃是八拜之交,敵此尊稱他為師叔。





楚天雄向北宮望施了一禮,說道:“小老兒是特地來向大人稟告昨晚之事的,慚愧得很……”





楚天雄輩份甚高,在統領府中,北宮望待他以客卿之禮,不同一般手下。只因北宮望對牟宗濤有點放心不下,是以昨晚特地請他出馬,暗中監視,倘若出了什麼意外,他也可以從中策應。要知楚天雄外號“通天狐”,足智多謀,武功又高,干這樣的事,他當然是最適當的人選了。





北宮望原來的計劃,本是要牟宗濤冒充俠士,去救李光夏的。但牟宗濤一直沒有消息捎回來,李光夏是怎樣逃出總管府的?何以他後來在戴家出現,並無牟宗濤作伴,卻與孟元超同在一起?這兩個疑團都是北宮望百思莫解,急于揭曉的。





但此際北宮望卻有更緊要的事情急于知道,只好把這兩個疑問暫擱一下了。





不待楚天雄把話說完,北宮望便即搖手說道:“昨晚的事情,待會兒再說。楚老先生,我先問你一件事情。”





楚天雄怔了一怔,道:“統領大人,欲知何事?”





“你在路上可曾碰上皇上聖駕?”





楚天雄吃一驚,說道:“聖駕出京?我不知道!”





“那麼,你可曾見著薩福鼎和一個太監?”北宮望再問。





“沒有見,整條路上,連穿著較為體面的行人都沒一個,更莫說大內總管了!”楚天雄更為驚愕了。





北宮望驚愕比他更甚,連忙說道:“那麼你仔細想想,可有什麼可疑的人物最曾經在路上出現的?”





“哦,有了!”楚天雄想了一想,失聲叫了出來。





北宮望道:“什麼有了?”





楚天雄道:“我看見一群叫化子,好像小孩子戲耍似的,在路上嘻嘻哈哈的你追我趕,還互相拋擲泥沙。我因為有要事在身,只道是一班窮快活的游丐胡鬧,當時也沒理會他們。現在想想,敢情這群叫化乃是丐幫弟子?”





北宮望已經猜到幾分,說道:“丐幫的人,在這天子腳下,不敢公然和咱們搗亂的。不過似你所說的情形也確實可疑,管他是不是丐幫的弟子,且抓他幾個回來審問吧。西門師弟,你和玄風道長去辦這事。”西門灼和玄風道人應命而去,卻不知那班游丐早已給李麻子遣散了,哪里還抓得著?





北宮望差遣師弟去後,回過頭來,問那在臥佛寺留守的大喇嘛道:“你們所見的那個‘薩福鼎’與‘司禮太監’,其中有一個是否有點好像走起路來不太方便的樣子?”





那大喇嘛仔細一想,說道:“對了,那個王公公走起路來,左腳似乎有點毛病,他總是右腳著地,在腳只是腳尖點地,腳跟沒有踏實的。”





北宮望至此已是完全明白,說道:“你們卻給他騙過了,那個‘王公公’是偷兒快活張!”要知快活張是昨晚左腳受了傷的,他在路上可以借助拐杖之力施展輕功,在屋子里可就不能掩飾了。





夏平、廖凡二人大吃一驚,好生慚愧,齊聲問道:“那麼冒充薩總管的那個人想必是李麻子了?”





北宮望恨恨說道:“除了李麻子,還有誰能夠冒充別人,冒充得如此維妙維肖!”





夏平說道:“統領大人息怒,咱們回京去知會九門提督,多派干練的捕快捉拿他們,捉到了抽他們的筋,剝他們的皮!京里抓不到,咱們還可以通令各省各州縣的大小衙門,合力搜捕!”





北宮望心道:“快活張若是可以給你們輕易抓到,他也不能算天下第一神偷了。”但也不願長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當下就點了點頭,說道:“好吧,你們喜歡怎麼辦就怎麼辦吧。楚老先生,咱們進里面說話。”





寶相法師道:“那麼咱們是不用迎接聖駕了吧?”他是因為北宮望尚未下令解散,按規矩不能不有這麼一問。





北宮望氣怒頭上,忘了自己的疏忽,哼了一聲,說道:“還有甚麼聖駕迎接?你們喜歡迎接偷兒,那就盡管在這里排班站候!別丟人現世啦,都散了吧!”





一眾喇嘛如奉皇恩大赦,各自散去。北宮望和楚天雄進入一間靜室,說道:“好了,楚老先生,現在你可以說說你昨晚的遭遇了。”





楚天雄道:“統領大人,有件事情,我想先弄清楚。”北宮望道:“什麼事情?”楚天雄說道:“昨晚去‘救’李光夏的人,除了牟宗濤與尉遲炯之外,是否還有第三個?”





北宮望說道:“我派出去的只有一個牟宗濤,尉遲炯雖然與他聯手,卻是不知真相的。但尉遲炯是否另外約有幫手,我就不知道了。楚老先生因何有此一問?”





楚天雄道:“昨晚我按照大人吩咐,提早半個時辰,在總管府附近埋伏,幸虧是我提早前往,這才碰上。”





北宮望道:“碰上什麼?”





楚天雄道:“我還未曾看見牟宗濤進去,就先發現李光夏和另一個人逃出來了。”





北宮望道:“那是什麼人?”





楚天雄道:“是一個不知來曆的蒙面人。我一看背影,就知道決不是牟宗濤,也不是尉遲炯。我就暗暗‘綴’(江湖術語,跟蹤之意。)在他們後面。”





北宮望詫道:“以老先生的輕功,李光夏這小子是訣計比不上你的。後來卻怎的給他溜掉?”





楚天雄面上一紅,說道:“那蒙面人的輕功卻是十分了得,幸而他抱著李光夏跑,我還勉強跟得上他們。那蒙面人狡猾得很,他大概早已發覺我跟蹤他了,在跑到一條長街的轉角之處,他突然止步,我不知道,追了進去,冷不及防,這,這就受了他的暗算啦。”





北宮望道:“他用的是什麼暗器。”





楚天雄面上更紅,說道:“不是暗器。”





北宮望定睛看了他片刻,點了點頭,說道:“楚老先生想必是受了內家真力的劈空掌所傷了。哈,這人掌力十分雄渾,不過攻擊敵人之時,卻是集中一點的。當時大概有三丈左右距離吧?楚老先生,幸而你警覺得快,立即斜躍避開,這才沒有給傷著胸口的璿璣穴,只是脅下的愈氣穴不免略受波及,如今大約還有一點疼痛,對不對?”原來北宮望乃是個中高手,他聽楚天雄說話的聲音,好像是有點輕微傷風的樣子,這是氣血不舒的跡象,是以對他們當時動手的情形,已是猜著了八九不離十。





楚天雄見他說得曆曆如繪,不禁駭然,心道:“北宮望身為禦林軍統領,果然是有驚人的技藝,名不虛傳。他不在場,竟是有如目睹一般。”





北宮望安慰他道:“老先生不用難過,勝敗兵家常事。倘若是我突然碰上這樣一個不知他武功路子的高手,只怕也是難免要吃虧的。”說話之際,緊握楚天雄雙手,一股內力直輸進他的體內,楚天雄登時覺得氣血暢通,有說不出的舒服。





北宮望不露痕跡的給他醫好內傷,又顧全了他的面子,這是一種最高明的籠絡手段,使得以狡猾見稱,有“通天狐”外號的楚天雄,也不能不死心塌地的為他所用了。





楚天雄又是感激,又是慚愧,當下便獻策道:“失之東隅,收之桑榆,走掉了李光夏算不了什麼,只要抓著一個比他更重要的人,那就行了。”





北宮望道:“你說的是孟元超?”





楚天難道:“不錯。聽說統領大人剛才已經和他交過手了?”





北宮望道:“他是和繆長風、戴謨、李光夏等人在一起的,經過剛才一戰,他們必定遠走高飛,要抓著他們可不容易啊!”





這話包含有兩層意思,第一是不易偵察他們的行蹤,第二是難以選拔可以對付得了這四個人的高手。





楚天雄道:“這四個人身份不同,各有各的去處。我料想他們必將分道揚鑣,咱們就大可以各個擊破了。”





北宮望道:“你的意思是先對付孟元超?”





楚天雄道:“不錯。他是從小金川來的,距離北京最遠,他難得來這一趟,料想不會馬上趕回小金川的。”





北宮望道:“可咱們又怎樣尋找他呢?”





楚天雄道:“我倒想起了一個人,可以用來對付孟元超。”





北宮望心中一動,說道:“你說的這個人敢情是——”





剛要說出這個人的名字,一個衛士進來報道:“楊牧來給大人請安,大人見不見他?”





北宮望笑道:“剛說曹操,曹操就到,很好,我正要見他,喚他進來吧。”接著回過頭對楚天雄道:“你說的想必就是此人了?”





楚天雄道:“正是。要不要我回避?”





北宮望道:“他當然不願意他人知道他的秘密,因為他還要冒充‘俠義道’呢。不過他也知道你不是外人,這就用不著避忌了。趁這機會,你們正可以在我的面前把話說開,更深一層的結交。”





楊牧進入密室,向北宮望行過了禮,說道:“原來楚老先生也在這兒。”





北宮望說道:“昨晚的事情想必你已經知道了。楚老先生足智多謀,咱們正好商量。”





楊牧應道:“是,但不知道統領大人有何為難之事?”





北宮望道:“薩福鼎那邊有什麼消息,你先說說。”





原來北宮望的副手石朝璣是薩福鼎的人,楊牧是石朝璣引進的,但石朝璣卻不知楊牧早已被北宮望收服了。是以楊牧一方面向北宮望輸誠,一方面又搭上薩幅鼎的關系。剛才他正是從薩福鼎的總管府來的。





楊牧說道:“昨晚出事的時候:石副統領也在那邊。不過他們卻不敢疑心是統領大人做的手腳。”





北宮望心里想道:“李光夏本來就不是我所派的牟宗濤救出來的。”但也不想和楊牧說個明白,只是徽微一笑,說道:“薩福鼎就是疑心我我也不怕。不過你們今後對石朝璣可得更加謹慎,千萬不要把秘密泄漏給他知道才好。”他只說“不怕”,心里其實是害怕的。楊牧暗暗好笑,卻裝作誠惶誠恐地答道:“是,小的明白,不勞大人吩咐。”





北宮望放下心上一塊石頭,接著問道:“你昨晚可見著牟宗濤和尉遲炯沒有?”





楊牧說道:“我正覺得奇怪呢,這兩個人都沒看見,闖進總管府來大鬧了一場的卻是厲南星!”





北宮望道:“哦,是天地會的總舵主厲南星。”





楊牧道:“不錯,石副統領還吃了他一點小小的虧呢!”





聽得石朝璣吃虧,北宮望大為高興,笑問他道:“石朝璣的武功也很不錯呀,他吃了什麼虧?”





楊牧道:“石副統領幫忙總管府的衛土捉拿厲南星,卻給厲南星一劍削去了他半邊頭發,還幸未有受傷。如今他整天都是戴著帽子,不敢脫帽。”





北宮望哈哈大笑,說道:“削去了半邊頭發,這可不變成半個和尚了。哈哈,待他回來,我倒要看看他的怪模樣。”笑過之後,想起石朝璣一身武功,竟然也在厲南星的劍下受辱,厲南星的劍法精妙如斯,心里也不由得暗暗吃驚了。





楊牧說道:“聽說大人今日出城是去追捕孟元超?”





北宮望道:“不錯,沒有抓著,給他跑了。薩福鼎知道了這件事沒有?”





楊牧說道:“昨晚禦林軍的人在戴家捉拿欽犯,他們那邊是早已知道的了。今天的事情,他們還正在打聽,大概尚未知得很清楚!”





北宮望道:“晤,那麼他們那邊打算怎樣?”





楊牧說道:“他們打算先去捉拿孟元超。”





北宮望怔了一怔,隨即笑道:“這正是英雄所見略同了。剛才我和楚老先生商量,打的也正是這個主意呢!不過他們怎知道到哪里去捉拿孟元超?”





楊牧臉上一紅,說道:“石朝璣知道我那離棄了的妻子是孟元超的舊情人,他要我把那賤人的地址結他,猜想孟元超多半是會去找他的舊情人的。”





楚天雄道:“我們早已到過云家找過了,云紫蘿和她的姨媽可是都不在家里!”





楊牧說道:“我就是因為石朝璣業已知道這件事情,是以不能不把那賤人的地址告訴他們的。”他替自己辯解之後,接著說道:“薩福鼎和石朝璣商量過後,扛著姑且一試的主意,今日一早,已經派人前往三河縣,准備等候孟元超自投羅網了。”





楚天雄搖了搖頭,說道:“那天孟元超和繆長風都是曾在云家和我們交過手的,孟元超又不是笨蛋,他已經知道云紫蘿不在家里,怎會還到云家自投羅網?”





楊牧笑道:“楚老先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楚天雄道:“哦,那麼這‘其二’是什麼,你說來聽聽?”





楊牧說道:“那賤人有個奶媽,住在三河縣北邊的一條山溝里。這賤人時常和我提及她這個奶媽,說是在這世界上除了母親之外,奶媽是最疼愛她的一個人。”





北宮望色然而喜,說道:“那麼依你看來,她是不是會躲在這奶媽家里?”





楊牧說道:“她在三河縣並沒親人,而她又是一向惦記這個奶媽的。如今她為了避禍離家,料想定是與她姨媽到這奶媽家中去了。”





北宮望道:“你沒有把這奶媽的事情告訴薩富鼎吧?”





楊牧連忙說道:“小的只忠于大人,在薩總管那邊,只不過是敷衍敷衍他們而已。云家的地址,我也是無可奈何才告訴他們的。”





北宮望道:“孟元超知不知道她這個奶媽?”





楊牧低下了頭,一陣妒念好像毒蛇在齧他的心,澀聲說道:“這賤人能夠告訴我,孟元超當然更是知道的了。”





北宮望道:“好,多謝你提供這個線索,咱們可以搶在薩福鼎的前頭,設法捉拿孟元超了。不過,此事卻不宜打草驚蛇。”說話之際,眼睛看著楊牧。





楊牧是個聰明人,自是懂得北宮望的意思,說道:“楊牧願為大人效犬馬之勞。”





北宮望道:“你想怎麼做法?”





楊牧低聲說道:“先用智取,智取不成,再行用武。”





北宮望笑道:“早知有今日之事,你實是不該休妻的。不過你們究竟是做了八年夫妻,你在她的面前多說一些好話,也就是了。”





楊牧說道:“我也不用哄她,她縱然與我恩斷義絕,她的孩子也總是要的。”想起這是孟元超的孩子,妒火更是如焚,接著說道,“我已想好一套辦法,令得他們上鉤。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北宮望點點頭,說道:“好,我請楚老先生和你一同去,楚老先生莫露面。”計劃已定,楊牧與楚天雄便即動身,連夜趕往三河縣。





萬里長城,婉蜒如帶。西風殘照,漢家陵闕。回頭云蔽京華,遙望遠山浮翠。在前往八達嶺的途中,孟元超不禁是心事如潮,頗多感觸了。





本來在血雨腥風過後,踏進了風景幽美的山區,心情也是應該恢複平靜的。但此際,他卻是心情激蕩,難以自休。





是什麼樣的心情呢?那是三分興奮,但更多的七分卻是黯然神傷。





興奮,是因為可以舊友重逢,同話巴山夜雨;是因為可以同門相聚,並享往日溫情。





神傷,是因為幾度滄桑,十年萍散,兒時舊侶,相逢也少一人;是因為徒羨他如花美眷,卻憐己似水流年。





“騰霄一定想不到我會來找他吧?嗯,還有小師妹,她看見我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恐怕要驚喜得跳起來了。”





想起了宋騰宵和呂思美,孟元超打從心底感到喜悅,“小師妹聰明活潑,和騰霄正是十分相配的一對,他們在一起,一定會得到快樂的。”眼前幻出一幅圖畫,那是春暖花開時候的小金川,宋騰霄在花叢中吹蕭,他的小師妹在曼聲唱和。“要是能夠再過這樣的日子,那該多好!我悄悄的躲在一旁,分享他們的快樂。他們的快樂,也就是我的快樂了。”





圖景幻變,回憶像一匹野馬,從小金川的原野馳騁,越過了千重山萬重水,回到了江南。地點轉移,時光也在倒流。畫中的人物也是兩男一女,有他有宋騰霄,但小師妹則已換作了云紫蘿了。





虎丘試劍,孤山探梅,西湖泛舟,靈隱參禪……往事曆曆,都上心頭。“小金川的日子或許還會重來,姑蘇台畔西子湖邊的這一段時光,則是一去不複返了。十年前的紫蘿就像小金川時候的小師妹,唉,但她還能夠像從前一樣的快樂嗎?”想至此處,孟元超的心頭不禁隱隱作痛了。





“八達嶺到三河縣不過一天路程,騰霄雖然有了小師妹,想必也還是惦記著紫蘿的。我應該和他們去見一見紫蘿,不管見了面是喜是悲,是離是合,大家能夠相聚一天也好。”他怎知道人家已在三河縣等著他上鉤,也不知道宋騰霄和呂思美已是曾經見過了云紫蘿了。





孟元超懷著與舊友重逢的渴望,走上了八達嶺。





八達嶺上,宋騰霄和呂思美也正在談著他。





孟元超猜想得不錯,他們兩人,的確相處得十分快樂的。





他們閑著無事,整日里就是游山玩水,呂思美最喜歡在“彈琴峽”聽流水的聲音,這天一早,他們又來到這個地方,流連忘返了。





“宋師哥,可惜你沒有把那支洞蕭帶來,但雖然沒有洞蕭,你也可以給我唱支曲子吧?我已有好幾年沒聽你唱過啦!”呂思美笑道。





“離開小金川這幾年,我也沒有唱過,恐怕都忘記啦。你喜歡聽什麼?”





“隨便你唱什麼我都喜歡,但只希望是一支比較輕快的曲子。”





“好,那我就給你唱一段鶯鶯思念張生的小曲。”





呂思美以掌勢給他拍和,宋騰霄曼聲低歌。





“莫不是雪窗螢火無閑暇,莫不是賣風流宿柳眠花?莫不是訂幽期錯記了茶藤架?莫不是輕舟駿馬,遠去天涯?莫不是招搖詩酒,醉倒誰家?莫不是笑談間惱著他?莫不是怕暖嗔寒,病症兒加?萬種千釘,好教我疑心兒放不下!”





這是從“西廂記”曲調變化出來的小曲,描寫鶯鶯與張生分別之後的思念之情。曲調輕快,文辭風稚,幾個“莫不是”什麼什麼,把女孩兒的心事曲曲道來,呂思美不由得聽得癡了。





不知怎的,宋騰霄在唱這支小曲之時,忽地想起了那一年他下了決心和孟元超去小金川的前夕,他冒著風雨,跑到云紫蘿家里,和她在茶藤架下分手的情景。云紫蘿揉碎了朵朵薔薇,拒絕和他們同去,地上滿是寒落的花瓣。





宋騰霄心中苦笑:“我真笨,竟不知她早已愛上了孟大哥了。當時我正在夢想著訂幽期可莫錯認了茶藤架呢!”





一曲既終,忽地發覺呂思美定神的看著他,臉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宋騰霄暗睹叫了一聲“慚愧”,“小師妹在我的面前,我怎的想起別人來了。”臉上一紅,以笑聲掩飾自己的窘態,采取“先發制人”的手段,問道:“小師妹,你在想些什麼?”





卻不料呂思美臉上的紅暈比他更甚,半晌說道:“我在想著一樁舊事。”





“可以說給我聽麼?”宋騰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