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童年的回憶
晚飯過後,大姊心情頗好的說要帶我去逛夜市。
她騎著腳踏車載著我,一如以往。
來到夜市,大姊走在前,我跟在後,在明亮的黃澄澄燈光照映下人潮不多中穿梭,我們沒有在兩旁的任一攤位上多作停留。然而,走沒多久,她卻在一處擺著可愛造型陶瓷飾品的地攤前停下腳步,那地攤的主人是一個長髮女子,看到大姊馬上從蹲著站起身。
似乎遇到熟人,兩人露出笑容,彼此交談,又兩人同時面帶笑容地看著我,然後大姊問我:
「小麗,妳還記得她嗎?她是阿麗阿姨的妹妹,隔壁姨婆最小的女兒。」
阿麗阿姨我知道,我小時候常在她家客廳看著她踩縫紉機繡衣服,她總是甜笑溫柔地說話。
這個女子是她的妹妹...,有點面熟,注視著她和善的笑臉片刻,腦中頓時浮現多年前她兇巴巴的面容,然後我記起了。
「......」我移開目光,不發一語。不知道要說什麼。
她們又說了一會兒話,接著大姊微笑地對我說:
「小阿姨說要送妳一個,來選一個吧。」
我面無表情,呆站著不動,顯露出對任何東西一點也不感興趣的樣子。
大姊催促我:「快點呀,選一個。」
於是我只好快速掃視了一下,然後指了指面前一排之中最小隻的人偶,一個身穿禮服的可愛女孩。
道謝後,大姊便帶著我離開那裡,離開夜市,回到房間後我便將人偶擱放在三層櫃上。
我坐在床沿看著這個人偶,不禁想起──讀小學時,那天陽光普照,我們身穿輕便的休閒服在門前空地玩跳繩遊戲,由兩個人一人各拉著一端迴旋繩子,然後其他人排隊輪流跳躍過去。
正當玩得開心時,有個年輕女子穿著連身洋裝站在斜對角的姨婆家二樓寬敞的後陽台上,她對我們大聲斥責:
「你們這麼吵是怎樣? 整天都是你們的聲音,吵得我們不得安寧!」
我們望向她,臉上愉悅的笑容全都消失了,突如其來的怒斥聲,猶如晴朗天氣裡突然打起響雷,怪嚇人的,我們的遊戲因此被迫停止。
「我們只是在這裡玩遊戲...」大姊回應。
「玩什麼玩?你們玩得吵死人了,是不會去別的地方玩嗎?」四周迴盪著她尖銳的怒吼聲。
這個兇我們的女子就是擺陶瓷飾品地攤的主人,和她姊姊阿麗阿姨的形象可以說是強烈的對比。
對她那天破壞了一段歡樂的美好時光所造成的疙瘩,經過多年仍無法完全消除。
大姊沈下臉,默然走向門口,此時爺爺聞聲出來關切,從他們交談中得知──
近日有個屏東農專的男學生入住姨婆家的二樓,嫌吵,因此姨婆女兒生氣發怒出聲制止我們玩遊戲。
然後,大姊把呆若木雞的我們喚進屋裡。在房間的木板床上玩大富翁遊戲。
擲骰子後決定步數走格子,也決定遊戲的機會和命運。玩這遊戲便可得知命運有多麼不公平!
玩後沒多久,房裡是一片哀嚎,和大姊的咯咯笑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總是感受不到玩大富翁的樂趣,不單買地蓋樓的速度比別人慢,還常入獄罰錢,而且老是去踏進大姊高級的紅瓦屋,於是很快...Game Over(遊戲結束)。若不是齊南在,我可能就翻桌了。
「小麗又是第一個破產的!」大姊開心地哈哈笑道,像是發現了件相當有趣的事情。
「嘖,妳這做大姊的怎可以拐小孩...」慈祥的爺爺為我抱不平。
「哪屋拐?我正大光明贏的,是她的運氣太差了,常常不是進監牢就是走到我的豪宅,真好笑!我的房子又多又貴,他們一個個繳錢繳到破產。哈哈哈~」她笑得合不攏嘴,而後繼續笑著說道:「...贏的是假錢,又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就富有了。」

早上大姊帶領我們進入附近一所小學,穿越教室走廊,沿著跑道來到寬闊的操場邊,在一棵枝葉茂盛的大樹下玩123木頭人遊戲。
「...1、2、3...木頭人...」大姊面向大樹幹喊道,我們一個個緊張又興奮的心情小心地踩著每一步伐向前進。
她稍微轉過臉來,先挑起右眉視線掃向我們,接著挑左眉。一聲女生的笑聲溢出...
「誰在笑?」她瞇起眼晴問。
接二連三的一聲笑聲,有男有女,我也忍不住跟著笑出了聲。
然後就爆出一陣笑聲,大家都笑了。大姊露齒笑的看著我們,不明所以;我整個人蹲下呵呵笑起來,而站在我身後的美珍、齊南、曉慧和啟明也都開心哈哈大笑。
「怎麼都在笑?你們是在笑什麼?奇怪捏...,誰先笑的?」大姊詢問道。
「是妳的表情好好笑」「妳不可以故意逗我們笑」「這次不能算要重來」他們紛紛抗議著。
「什麼我的臉好笑?我哪有故意?你們是在說啥?真是...,」最後大姊露出無奈的笑容說道:「好好好...重來就重來。」說完便轉身再次面向大樹幹。
「...1、2、3...木頭人。」
大姊刻意嚴肅的表情宣告:「現在開始要認真抓了喔。」
接著說:「我來看看誰在動?」視線在我們之間游移,並慢慢移動腳步。
我強忍住笑意,不去看她。
陽光和煦,徐徐微風,綠意盎然,百花齊開,寧靜的校園內洋溢著我們嬉戲的歡笑聲;燦爛的陽光透過樹枝間空隙灑下交錯的光影,點點落在我們身上;各個笑容滿面,興高采烈,笑聲不斷,盡情沉浸在歡樂的時光中。
在一段短暫休息的時刻裡,我獨自離開原地,很快就碰到了齊南,我們毫不猶豫地走向了彼此,就像是有著莫名的默契,又如磁鐵般互相吸引,不約而同的兩人自然而然的走在一起。
我和齊南並肩往前走,他看著前面面帶笑容說著話,帥氣又可愛,我則是微笑地看著他的側臉,專注而滿足。這樣邊走邊聊,直走到玄關,然後兩人相視而笑,笑得很開心。
「走回去了?」他問。
「好。」我點頭。
兩人同時轉過身再原路走回。
好想重溫往日時光,坐時光機回到那時候無憂無慮開心笑著的我們。
那段珍貴的童年回憶──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我的初戀不是用來失戀──天荒地老不行嗎?

頗安靜的早自修時間,導師不在。
「又沒有畫得多好...為什麼會被選中?...」一個女聲嘟噥道。
在座的同學們紛紛看向她。
我背向窗戶坐,凝神傾聽。蘇意娟是在說我吧!我的直覺告訴我。
「妳在說什麼?」坐她左邊的女同學問道。
「我只是...覺得奇怪...」她含糊其辭,說得更小聲。
「奇怪什麼?」坐她右邊的男同學問道。
我扭頭去瞥了她一眼。
她一下欲言又止的樣子,然後就閉嘴了。
「她在說誰?」玲玲輕聲詢問我。
「不要管她。」我回道。
她沒指名道姓,我何必對號入座。沒有畫得多好...,不過這學期的壁報比賽,我可是獲得第一名。
「怎麼了?」美珍看著我。
我搖搖頭,擠出一絲微笑,隨即轉回前面,心情覆上一層陰霾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