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午後的騷動
平時和藹可親、笑臉迎人的班導,今日進教室難得的面色有些凝重,他站在講台前對坐第一排的王強低聲說話:
「你都沒有認真聽老師上課嗎?回家也都不讀書?為什麼會考試考成那樣?」語帶責備的。
王強遲疑地點了頭,又含糊的回話,一副挨罵的可憐模樣。
「你現在書包整理整理跟我到辦公室。」老師說。
顯然情況很不樂觀,班上氣氛有些凝重,我們面面相覷。不必詢問也知道他讀書成績不好,只是沒想到有這麼糟。
王強很快整理好書包,然後他斜揹起來低頭跟著老師走出教室。
之後沒多久就恢復上課,不見王強回來,老師都沒提起他。
有些不捨,還是會想他。這個男生常常令人好笑又好氣,不知道他是太單純還是少一根筋,但又無法真的討厭他,如果他不在班上,看不到了,我們肯定會懷念不已。
於是我們決定放學後去看他。
從曉慧家沿著馬路往火車站的方向走,只消幾分鐘,便可看到幾株攀援向上的牽牛花的斑駁紅磚牆,牆內有一間紅瓦的三合院建築,那就是王強的家。
我們四人一踏進前院就跑出一條棕色的中型狗,汪汪汪地吠叫和不停地搖尾巴,豬舍氣味隱約可聞。
有人探頭,一個婦人親切地說:「找強仔?他好像在吃飯,稍等下我叫他。」
一個中年男子走出來,他朝狗喊道:「安靜,不要吵。」一手揮了揮,然後對我們露出笑容:「進來坐啦。」
我搖搖頭,小聲說:「我在這裡等就好。」
陳啟明瞥我一眼,就轉向他說道:「謝謝王叔,我們只是想跟他說幾句話,所以在這裡等他就好。」
玲玲附和著:「嗯啊,我們在這裡等他就好,謝謝。」
叫了兩三聲,便見到瘦小的王強走出來,狗兒轉向他又叫又跳,尾巴搖個不停。
「吃飽了沒?肚子我摸看看。」王爸說。
「我也要摸。」王媽說,伸出了雙手。
王強伸手擋,轉開身說:「不要,我同學在看。」
陳啟明露齒無聲地笑,而曉慧則捂著嘴笑。
我別開臉,無奈地笑了笑:「怪怪的父母。」
玲玲睜大雙眼連眨了好幾下,又張大嘴巴,嘴形看得出來想笑,接著歪頭用手遮口小聲說:
「都那麼大了還要摸肚子,當他是小baby嗎?真的好奇怪喲!」
待王強走過來,汪汪叫的狗被趕了開,接著我們一起走到牆邊,然後陳啟明和玲玲開始輪流問他:
「老師在教室裡唸你什麼?為什麼叫你揹書包跟他去辦公室?」
「你們去辦公室後,老師跟你說了什麼?要你回家不用讀了嗎?」
他回應有些遲疑,又說話時大、時小聲,所以有時陳啟明要把耳朵湊近才能聽得清楚。
陳啟明轉述的意思是:王強的考試成績科科滿江紅,有的還未滿40分,學校給他一星期時間自修,然後補考,若仍然不及格,得重讀。
分數最低是英文18分,其次是數學26!這分數真是令人沮喪,很無力感。有好幾秒 我們都無言地呆站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真的要用功讀點書,至少也得撐到高中畢業...。」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了些話。
玲玲輕推了我的手臂一下,催促我也跟他說點鼓勵的話。
我打起精神說道:「你這幾天好好努力,不懂的就問我們,」停頓,此時同情心作祟起來。「...我也可以抽空教你一下。」說完我就後悔了,有種挖洞給自己跳的感覺。
他們幾個一臉「妳要教他!真假?」有點驚訝的表情看我,都沉默了。
王強頓時面露喜色,點頭說:「好。」
我很快補充:「我很忙的,沒有很多時間教。最好是你自己認真讀。」我開始感到頭疼了,懷疑自己幫得了嗎?
天空飄著銀灰色雲塊,雲朵間顯現出暗橘光彩,在回程的路上,我們顯得懶洋洋。陳啟明步伐大走在最前面,快到家時加快速度,他在家門前的空地上輕鬆地用腳頂彈起籃球。
「那個女生..?妳看。」玲玲示意我。
我轉頭看,曉慧家門前有個女生綁著馬尾坐在腳踏車上一腳著地,她身穿淺色長袖T恤、打扮休閒,臉上掛著笑容,整個人散發自信風采。她朝手握著籃球的陳啟明喊道:
「陳學長,校際籃球比賽加油喔!還有...我喜歡你──。」
然後朝我們幾個女生的方向看了一眼,便踩著腳踏車離去。
哇!這麼直率的大膽作風,我辦不到。那個女生突如其來的舉動令在場的幾個人都一時呆愣住了。
大膽流露自己的情感,那就像是要我穿著透明衣服大辣辣地晾在明亮的陽光底下,簡直丟臉死了。
玲玲神情有些黯淡地說:「...我要回家了。」

考完試的周末,一個輕鬆也很無聊的午後,不知道怎麼消磨時間,想著找誰來閒聊?跟我說話最多的是玲玲,其次是曉慧,然後是美珍。
我其實希望能跟美珍多說話,能隨興找話聊,拉近彼此距離,像小時候那樣毫無顧忌的。而且我想要知道有關齊南的任何訊息,可是不敢直接當面詢問,也不想有心機的套話,相當害怕聽到無法接受的話,譬如──
擔心美珍會說:「我哥昨天又收到情書,已經不知道第幾封了。」「有好多女生在追我哥,不只打電話還跑來我家門口...」還有──
更害怕她會說:「我哥有喜歡的女生,他們經常通電話...」「有女生常常打電話來,我哥有帶女生回來過...」諸如此類的,我的心會因此變得脆弱無比。
想到齊南,好幾天沒見到他,算算超過一星期了,好想他,無法克制的想他,他俊秀的面容在我心頭浮現。在書桌前呆坐著一直想他,甚至於起身無事晃晃的時候,也還在我心中縈繞不去。
像是感應到我的思念。他意外地出現了。
「醜麗──」「醜麗──」
一片寧靜中,外頭那呼喊的聲音格外響亮。
我愣住...這聲音是齊南!再仔細聆聽,確定是他!心臟開始用力跳動,怎麼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心中小鹿亂撞,是他出現了!而且口中不斷地呼喊我,是驚喜,心花朵朵開,心兒怦怦跳。
腦中晴天霹靂!他竟然叫我「醜麗」!真是錯愕!被心儀的男孩說「醜」如何開心起來?我醜嗎?從沒聽過有人說我醜。他是怎樣?
「醜麗──」
挨著書桌,透過木製窗門,我看見齊南站在前面的空地外圍朝這邊看,眉開眼笑地五指張開在嘴邊大聲呼喊著「醜麗──」,眼中閃著調皮的光芒,一旁站的是面帶笑容的美珍。
快速步出房間,我想衝出去見他,但在敞開的大門前強迫自己煞住腳步,因為我不確定要如何跟他抗議,面對他時要笑還是生氣?
「醜麗──」
天哪!我現在該怎麼辦?
他今天反常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在大白天,明亮的午後,還是在街道的公眾地方,他一句又一句「醜麗──」毫無顧忌地大聲叫喊,搞不好左鄰右舍閒賦在家的人都聽見了,不知道是否有人聞聲跑出來看的,這樣分明是光天化日下公然欺負我。
噢!簡直丟臉死了。
「醜麗──」「醜麗──」
我雙手摀臉,難以置信,完全不知所措。
我雙手抱頭,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客廳焦急地來回行走,極力壓抑著想跑出去跟他見面的衝動。
心情有著喜悅、錯愕以及憤怒的複雜交織。
叫喊聲停止,傳來清楚的腳步聲,我趕緊將自己躲藏在敞開的門牆邊,小心翼翼地探頭往外偷窺,然後看到齊南大步走向屋(廚房)旁鮮少人走的小徑往屋後而去,而美珍則落後幾步地跟著。
我快速進入房間,踢掉鞋子,跳上木板床,跑到床的另一邊,從屋後的木製格窗狹窄空間裡捕捉到他一閃而過的身影。
確定已追尋不到齊南的身影,才失望地離開窗邊。我平躺在床上喘著氣,平撫著內心激動的情緒。
片刻後,大姊回來了,她散發親切柔和的氣息,輕快地走進房間,走近我。
我坐起身,「齊南和美珍剛剛有來,我看他們兩個往廚房那邊的方向走到屋子的後面。」有氣無力地說,手指著方向。
「他們是去找媽媽,他們有個親戚住在後面,他們媽媽常常去那裏。」大姊說。
原來...。兩秒後,我垂下頭:「大姊,他叫我醜麗...。」(┬_┬)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