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花心蘿蔔
翌日,一樣不平靜。這個高中時代對於我們來說是多事之秋。
又見一個似乎是學長的陌生男孩突然從教室後門跨步進來,他大聲詢問道:
「跟你們打聽個女生,叫鄭序仙,鄭.序.仙,她的個性怎樣?」
...是我的名字!他唸的是我的名字耶!一個陌生男孩一早跑來我們班上這次竟然是要調查我!
我緊張地往後瞥了一眼,看到有人搖搖頭。
「不知道。」有人說。
為什麼要這樣?我轉回前面,腦中一片空白,覺得很難堪,就好像要面對他們對我大肆批評一樣。
我完全沒有心裡準備。
「你們有誰知道她的?鄭序仙,沒人認識她嗎?」那人繼續問。
還好,沒人給出一句評語。現在坐在座位上的不到十個同學,我還不認識他們,他們當然也不認識我。
過了一分鐘,然後我不假思索地站起轉過身去,不畏懼地直視著對方的眼睛說:
「你要找她?她已經死了。」語調冰冷。
他驚訝地看著我。「死了?」
「對,死了。」我微揚起下巴。
說完,我立刻坐回椅子上,面向前,挺直了身體。很快就聽到那人的腳步聲從教室後門離去。
噢!我剛沒有嚇到他們吧?我平常不是這麼冷酷的,怎會說出那種話來?氣質哪去了?有點懊惱...
不過話說回來,若不是他們問什麼問,也不會把我們班搞得烏煙瘴氣,害玲玲這麼難過,且讓我感到害怕。
我沒有對任何人說出這件事,也許我認為不值得說,也許我想徹底地忘記。
今天玲玲到校比平常都來得晚,沒打招呼,雙眼微微浮腫,無精打采地。
「玲玲,借妳的數學作業看一下。」有時候我會這樣,藉以檢查自己的有沒錯誤比較安心。
她的反應有點慢,過了兩秒才看著我。
「數學作業,借我一下。」我重複。
「唔,好。」
在第一節下課鐘打響時,玲玲說:
「陪我去福利社買麵包,我還沒吃早餐,昨晚太晚睡,早上差點就遲到了。」
「嗯嗯,走吧。」我微笑說。
「妳們要去福利社買麵包?我這裡有一條草莓麵包要不要?」王強說,把那條捏得有些扁塌的麵包從抽屜拿出來。「如果妳們不嫌它有點醜...」
她笑了,但笑容沒平日開朗。「謝謝,你自己吃。」
當我和玲玲回到教室時,美珍馬上湊近,小聲說:
「剛剛蘇意娟和王玉霞打架了喔!」
打架!!為什麼會打架?誰先動手的?我雙眼驚訝得睜大,且充滿了問號。
「是王玉霞先動手的,因為蘇意娟又跑去質問她了。現在她們兩個人都被叫到導師辦公室,蘇意娟還打電話找她爸爸來。」
「馬的勒...,真是夠了!」玲玲沉著臉說。
昨天已經鬧了那麼久,今天還繼續鬧...,還真是得理不饒人,不輕易放過得罪她的人!
上課鐘響了,我們透過門框望著走廊,同學們也都坐在位置上等著導師和她們兩個出現。
過了幾分鐘,首先出現的是蘇意娟,她走進教室時,臉上還留有淚痕。一個跟在她後面的瘦高斯文男人站在門框嘴巴動了動,她點了點頭,而後他朝全班看了看,隨即離去。
接著是王玉霞,然後是導師。
導師沒有提及此事件。
看似風波平靜下來,但卻只是個開端。
第四節課變自修,全校老師要開會,因此社團課改在下午的最後一節。
我拿起書包和外套,輕輕揮手道別,準備到美術教室去。
「小麗,這蘋果麵包給妳拿回家吃。」玲玲把一袋小麵包塞在我手裡。
「這不是妳的早餐嗎?妳怎都沒吃掉?」
「嗯,就不想吃,幫我吃吧。」
這堂的美術社,社長按照年級將社員分成三組,每一組合作用教材黏貼完成一幅"交通安全"畫。
我的面前擺放著一張桌子,一年級的社員都圍在這張桌子上,剪紙,黏貼,最後由我完成交出。
製作過程順利平和,蘇意娟一直都頭低低地做事,只是,沒事了,我發現她一個人似在發楞。
其他人都散了,她還杵在這裡做什麼?
我開口了,試圖用開玩笑的方式說:
「妳要不要在她回家的路上堵她呀?」這是我唯一想到的話。
她身體猛地一震,神情僵硬,然後緩緩地移動身體離開我的視線。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樣說,當下被她的反應吃了一驚而感到有些後悔。
放學時,我和曉慧兩人在椰子樹道上朝向校門口走著。
不知何故,突然一陣莫名不安湧上我心頭。
我想起了,停下腳步。「啊!我的外套忘在美術教室了!」
曉慧說:「要我陪妳去拿嗎?」
我猶豫了一下,「算了,放在那裏應該不會掉不見。」
說完,我邁步往前走了幾步。
然而,這股不安愈來愈強烈...
我又想到另一件事,再度停下腳步。「啊!蘋果麵包...」
「怎麼了?什麼麵包?」
「玲玲給我的蘋果麵包,和外套一起掛在椅子上,如果不去拿,怕放到明天會壞掉,玲玲知道會生氣的,我看我還是回美術教室拿吧。」
於是,我決定折返。
「我一起?...」
「我自己去就好,妳先慢慢走。」我邊說邊開始朝B棟建築小跑步。
嘴裡嘟嘟噥噥地怪自己沒記性,三步併作兩步有些小喘的跑上了B棟二樓,快步走在走廊上,希望教室門還沒上鎖。
門沒關...,表示有人還在。
踏進美術教室映入我眼簾的是──蘇意娟靠在齊南的胸前嚶嚶哭泣...
她正在扮委屈扮可憐!
震驚的當下我恍神了,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我驀然之間紅了眼眶,匆匆抓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就閃人了,忘了蘋果麵包。在走下階梯時,失神間一個踉蹌差點就摔下樓去,在行進的路上,刻意繞過幾個陌生的學長和一個認識的老師。
已經走到火車站,悄悄地來到曉慧的身邊。
她關心地問:「怎麼了?有發生什麼事嗎?」
我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很快搖搖頭,努力忍著淚水。
這一路上我和她兩個人都默默無語。
下了電車,走沒兩步路,我突然感到舉步維艱。
我垂下頭,低聲說:「曉慧,妳先回去,我等下再回家,...我想一個人在這裡坐一下。」
「小麗...」
我輕輕搖搖頭,催促她:「我沒事,妳快回去,拜託。」
不一會,她便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在候車區裡不顯眼角落邊的椅子上坐下,淚水才終於滑下臉頰。那教人心碎的畫面開始在腦中不斷閃現,心中充滿難以忍受的失望。
昨天玲玲哭了,今天換我哭。
蘇意娟,本來不想討厭她,可是,現在我好討厭她!
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又靠這麼近,我能怎麼想?
果然,會撒嬌的女孩比較吃香。
忍不住在腦中想像他們兩人會靠得多貼近,可能會有哪些的後續發展。
試問世上有幾個坐懷不亂的柳下惠?
之前跟她親暱聊天,現在又摟抱依偎...。親暱聊天?摟抱依偎?我認為很接近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這麼說。
齊南,他是個花心大蘿蔔!大色狼!
淚眼迷濛地望著天空,一邊是多層次的藍襯著鄉間屋瓦,一邊是五彩繽紛的霞光映照著一片稻田。 。
聽見腳踏車「嘰」的一聲煞車聲,我注意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朝我走過來。
陳啟明!他來幹什麼?這種時候我誰都不想見到。
不想哭臉被看到,我把臉偏到一邊。
「我什麼都不問,妳就讓我待著吧。」他輕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