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鬧彆扭
坐在窗邊看著陽光普照的操場,微風徐徐吹拂著臉龐,我呼吸著清新空氣,任思緒飄飛。
正在一個心情舒適的時候,跑出一個煞風景的人,就是王強!
「妳在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嗎?」
「沒有。」
「沒有?那妳為什麼一直看著窗外?」
我憋著怒氣。「你可以不要管我嗎?」
「我不是管妳,我只是...」
我忍不住兩手捂著耳朵。「不知道,不知道,我不想聽你說話。」
玲玲哈哈大笑:「你又來了!你怎老是喜歡惹小麗生氣啊?」
他睜著無辜的雙眼。「我沒有...。」
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對,喜歡找我說話且似乎一點也不怕我生氣的樣子。
她又笑著說:「你真的很奇怪耶,讀高中了怎還是跟以前一樣,都沒變。」還是一樣傻不楞登。
他高興的笑了,以為玲玲是在誇獎他。
聽玲玲這麼說,我稍回想,看到美珍露出笑容點頭表示有同感。
這時候,蘇意娟叫了我的名字。
「等會我想跟妳一起過去美術室,妳稍等我一下好嗎?」她說。
「...嗯,好。」我嘴角微揚,對她點點頭。
玲玲立刻靠過來,她看著我和美珍,表情略顯不悅,然後小聲對我說:
「妳幹嘛這麼聽她的話?」
「沒呀,只是沒理由拒絕嘛。」
「妳明知道我不喜歡她,妳還...。」
「不然我能怎麼樣?別生氣,只是跟她一起走過去而已,不然妳也一起?」
她搖搖頭,撇撇嘴。「不用,我幹嘛要走來走去的。」
一下課,玲玲很快便拉著美珍走出教室,頭也不回。
在走去美術教室的路上,我和蘇意娟沒有交談。
這堂課社長要我們即興發揮,並發給每人一包有著可愛圖案的美術材料。
社長推推眼鏡,露著溫暖笑容看大家。「你們可以選用粉蠟筆、色鉛筆、水彩用具或廣告顏料,利用各種立體材料或是平面上色工具,將各種元素整合在一起,可以用圖案拼貼,可以結合手繪,將即興發揮成為無限創作。」
我用手指挪材料,裡面有圓點、幾何、愛心等圖案,撕開塑膠袋一角,拿了幾個放在圖畫紙上。
有人輕輕碰觸我的肩膀,我轉頭發現是站在我右手邊隔壁班的男同學,他有些靦腆地笑了。
這男孩快高過我一個頭,身材瘦長,相貌端正。
「疑?」
「我是想問妳,這些圖案是用來貼上去的嗎?」
「嗯,你可以先構圖,可以把圖案先放上去,等確定了再黏貼。」
「嗯嗯,謝謝,那假設我要在這邊裝飾幾朵花...」
「對呀,就像這樣先把花辮擺上還有幾片綠葉...,也可以有大的和小的花。」
突然俊秀的面容進入到我的視線中,齊南僅瞄了我一眼。「圖案貼上後用粗線條畫上輪廓,會更顯出立體的美感。」
「那請學長現在就幫我畫上去吧。」
「嗯,拿支深色的粉蠟筆,...就像這樣畫,線條要粗一點。」
此時此景,有種隱約熟悉的感覺,不禁讓我回憶起在小學時...
我在他家裡的客廳桌上幫美珍一起完成她的美術作業。
在圖畫紙上兩人一人一筆的愉快地彩繪著,然後齊南出現了,在稚嫩的畫裡添上幾筆藝術之美。
我們三人一起笑了。
「齊學長~你們在忙什麼?你在教他畫畫哦,借我看一下。」
聽到這嬌滴滴的聲音,我的心情瞬間低沉了些許!
「真好看,學長有空也教教我嘛。」
我安靜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構思。
他的目光閃到我這邊,繼續說話。「妳也畫得不錯,對自己有信心點。」
「我不是沒有信心,只是想要更努力點,若是學長能多教我一下,這樣我會進步比較快...」
我試著集中思緒,無奈蘇意娟的說話聲充斥著我的耳朵,必須費盡力氣去屏除。
她的個性就是這樣吧,她的聲音就是這樣吧,多話是她的自由,我用曾說過的話來說服自己不要討厭她。...
我真的不想討厭她。
我才走出美術教室,蘇意娟也跟著走出,她在我身後叫喚一聲。
兩人並肩走在走廊上時,她說:
「偷偷跟妳說...」
「什麼?」
她的臉頰微微泛紅。「我感覺我好像喜歡上齊學長了。」
當她這麼告訴我時,我並不意外。
從她的說話和刻意接近的行為,誰會不知道?
這時代女追男很平常,但我就是做不到。
「喔。」
她微笑著說:「妳覺得我有沒有機會?他長得很帥一定有很多女生喜歡,他應該還沒有女朋友吧,...」
不想繼續聽她說下去,我擠出笑容搖著頭說:「我不知道。」然後跟她說要去上廁所,掰。
正當我要朝廁所方向走去,她叫住我,說:
「早上上的數學課我聽不太懂,妳下午可以教我嗎?」
我只遲疑了一秒,便回答:「可以找玲玲教妳,她數學很強喔。」

陳啟明站在餐廳門口的自動販賣機前投下硬幣。
他發現我,問我:「妳要喝什麼?」
我擺擺手,回他:「謝了,你自己喝就好。」就逕自走進餐廳。
他們都坐在座位上,玲玲明顯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
我把夾了菜的托盤放上桌,接著和曉慧、美珍相互微笑,然後開始安靜地吃起來。
陳啟明一來就先把一罐黑松沙士放在我手邊的桌面上。
「...謝謝。」奇怪?我記得我剛說了不用啊...
他回到座位上,灌下一大口飲料,然後似乎察覺到今個兒的氣氛不太對。
他看看他們,又看看我,問:「發生什麼事了?」
王強聳了聳肩,表示不知道。
我抬頭看他,若無其事地回答:「沒事,吃飯。」

午休過後,蘇意娟拿著數學課本走到玲玲的桌旁,以蹲低姿勢看著她說話:
「早上上的數學課我聽不太懂,聽說妳的數學很厲害,可不可以麻煩妳再教我一下?」語氣誠懇。
玲玲有些驚訝,眨了眨眼睛,「...」有些遲疑,好像不太樂意,「喔。」但沒有一口回絕。
她如釋重負又滿懷感激。「太好了!謝謝妳願意教我!不然我煩惱得不得了,真的很感謝妳!」
「只是一點小忙而已,沒什麼。」
雖然玲玲不太情願地扯開了笑容,但她確實笑了。
「那我下一節課的下課再過來,謝謝!」
「好。」看得出來玲玲的態度軟化了。
我挑起眉和美珍互瞥了一眼,再看著玲玲,臉上帶有明顯的笑意。
就像在告訴她──妳以為要拒絕一個有禮貌的人靠近很容易嗎?現在知道了嗎?
況且,她並不難相處,是吧?也許日後會發現她有我們欣賞的優點,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