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餐廳聚會
最近因著手這本念舊小說,才興起上Facebook找尋他的蹤跡。
只想一窺他的生活真貌,默默祝福著,沒其他想法。搜尋後發現只有一個同名同姓的,也只看到一張背景好大兩人好小的出遊照,照片裡一男一女穿著冬季大衣並肩站在某個漂亮的風景區。好小的人以致看不清楚真實面貌,不確定是不是他本人。
其他訊息必須要成為好友才能展開,為此我頗為失望也鬆了口氣,這樣就不用看到情人的甜蜜閃照,或許也躲掉新人幸福的結婚照,可能甚至是避開了與他們愛情結晶的美滿全家福照。我自認沒有勇氣面對。
我獨自坐在電腦前,對著那張照片看了又看,尤其很想看清楚站在身旁的女伴的面容,心揪了揪。
小惡魔在狠狠指責:「還好意思吃醋?也不想想自己對人家做了什麼事...」
我流淚為自己辯白:「是他傷害我在先,而且不只一次,...我從來沒有想要報復他...」
小天使在盡力安撫:「這一切都是命運使然,不必內疚,相信彼此都不願意傷害對方...」

第一天的美術社團活動,原本充滿期待,結果卻教人如此失望。
對我像對左右鄰居一般理性淡漠的幾句對話,然後接下來的時間便對我不理不睬。
寧願與我旁邊的同班女同學有說有笑,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
如此窘境,不禁要存疑自問...
是我的誤解嗎?幾乎每次玩遊戲都能感覺到他特別的注意力,然後在遊戲結束時兩人自然而然地走在一起愉快地說話,就彷彿是被命運牽引地把我們兩人拉聚在一起,而且其他人都自動識相地閃開不在視線內。
難道是我的問題?不得不重新面對事實的核心,童年快樂的回憶原來都只是我美麗的幻想罷了?
親切的社長興致高昂地各別介紹掛在牆上充滿藝術風格的圖畫。
我無法專心的聽社長說話,雖然已經努力假裝了,但腦袋運作有些遲緩,目光有些呆滯,儘管耳裡充塞著各種雜語笑聲,還是很難不注意到他在跟某個女生說話。
「那就先這樣,今天真的很開心見到你們,這裡有張通訊錄,一年級新生來填一填就可以先去餐廳吃飯了。」社長推推細框眼鏡說道。
校方為避免餐廳人潮擁擠,實施學長姊禮讓學弟妹,讓其優先十分鐘進入,一年級生的教室離餐廳也最近。
先到的先佔位,其他人則拿著托盤排隊耐心等候,一如國中時期。
一進入學生餐廳時,就聽到玲玲喊我的聲音「小麗!」看到幾個已坐定位子,就在靠左牆的最前排,王強和陳啟明看著我,玲玲、曉慧他們兩個向我揮了揮手,只有美珍還拿著托盤站在中間隊伍,回頭對我微笑。
這裡的餐廳比國中的來得寬敞明亮很多,桌椅也比較舒適好看,菜色也更多樣化。
我看到美珍端著托盤走過去我們那桌,曉慧溫柔的指示她坐在對面位子,然後他們幾個聊了一下。
「妳怎麼這麼慢?」等我坐下時,坐對面的陳啟明問。
「美術教室比較遠嘛,...誒~你二年級的怎這麼快...」我突然意識到。
「我是籃球隊的,隊長提早讓我們休息了,和三年級的打了幾場賽後肚子都餓扁了。」說完他大口吃著。
我也慢慢吃起來。玲玲開始邊吃邊嘰嘰喳喳的說起她們三個在象棋社的戰績,她自己屢創佳績,擊敗了幾個對手。
「王強,你在哪班?」我詢問的看他。
玲玲噗哧笑了出來,「他在我們班啦,吼~拜託,他坐在中間最前排的,常常轉頭看妳,妳竟然不知道?」她愕然的說。
王強抬起頭,兩眼委屈地看了看我,臉紅了,繼續低頭吃飯。
冒出一陣響亮笑聲。好像連別桌也在笑,玲玲的聲音太大了。
「呃...我不是故意的,沒注意。」我神經太大條令他受傷,而感到歉疚。
一會兒,隔著旁邊的桌子的另一邊,有一群二年級的學長開始在大聲喧嘩。
「你妹妹讀一年級的,是哪個?介紹一下啦。」
「齊南的妹妹有在這裡嗎?呦嗚~舉個手唷~」
「今年的多很多可愛的學妹,很多的蕭豬哥都跑去一年級窗口看。」
沒有聽到齊南說話,我們幾個都不由自主地看了看美珍,不過沒有一個人吭聲理會他們。
「誒~那不是陳啟明嗎?」隨著聲音走過來一個瘦高學長。「你怎麼坐在這裡?」
「坐在這裡吃飯呀。」陳啟明回應,聲音中夾雜著一絲不耐。
這個人站在我們這桌前面,打量著。「這桌有幾個可愛學妹呦,沒想到你豔福不淺喔~」
接著馬上又竄出一個高胖的學長,滿臉笑容。「我看看,真的哩...」
第三個無聊男生正要晃過來。
男生為什麼這麼無聊?在教室也看,吃飯也看,是在看猴子嗎?
僅對他們瞥了一眼,我抿了抿唇,拿筷子的手緩慢的擱在桌上。
「回去吃飯啦,這樣盯著人家看,怎吃得下,走啦!」陳啟明趕他們了。
他們摸摸鼻子離開,我才又舉起筷子。
「昨天我去妳教室是有話想跟妳說,...結果走出來的是玲玲...,她說妳不想理我。」
「有什麼話現在說吧。」我輕聲說。
他用眼神示意,朝美珍那邊看了一眼,接著,他在椅子上身子往前傾,跟我說悄悄話。
「昨天我想妳八成會氣我一直都沒告訴妳...,我跟齊南同班一年了。」
他這麼說才讓我想起,被隱瞞的怒意繼而注入眼光。
「我不想說是因為他變了,變得冷漠,已經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人了...。」
想起那個男孩的冷漠對待,頓時怒氣全消,內心泛起一陣酸楚,眼眸落寞垂下,自己似乎能夠理解他難言的苦衷。
「別難過,妳還有我們。」他在我耳畔溫柔的說了句,繼而輕撥了撥我額前的劉海。
「剛說...齊南...是美珍的哥哥吧,他現在坐在那裡?我在小麗那看過你們的照片,我想看看他...。」玲玲站起來邊說邊朝那邊東張西望。
「有什麼好看的。」我平淡地說。
「我看一下就好。」她執意要看。
「嗨~學妹,對我們有興趣嗎?」那邊傳來某個學長開心的聲音。
玲玲的個性真是讓我又愛又恨,如果她能像曉慧的溫柔賢慧,或像美珍的成熟穩重,這個世界會太平一點。
趁還沒引起大騷動,我決定拖著她去上廁所,就這樣匆匆地跟他們暫時道別。
在女生廁所裡排隊等候時,她低聲問我:
「妳跟陳啟明什麼時候變這麼好了?」
「哪有?他只是跟我說...我們鄰居家的事。」
她狐疑地看著我,似乎不相信。
若不保留地什麼事情都告訴她,以她直來直往不顧形象的個性,我擔心她會做出令我難以接受的蠢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