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逢x2
蘇玲玲噘著嘴轉開視線,像個鬧脾氣的小孩,不過她又像質感柔軟的毛很好摸平。
我彎起愉快的唇角輕聲說,緩緩的:
「她不是新朋友,是我讀小學時候的隔壁鄰居,妳在我家看相簿有看到過呀,那對已經搬家離開的兄妹...。」
那是國二的暑假周日,我邀請玲玲來家裡玩,然後大姊心血來潮的去招集鄰居小孩,一起玩很久沒玩的捉迷藏。
不知道為什麼我躲藏得很好,總是最後一個被發現,幾乎都是我按奈不住自己跑出來,因為那個笨蛋大姊每次都會這樣哈哈大笑地說:
「剩誰?又是剩她一個...猴子就是猴子...那麼會躲藏。」
好想抗議,有哪個女孩喜歡和猴子劃上等號?尤其是一個走氣質路線的淑女,我好不喜歡這個生肖。
在飯後,我正翻動著相簿,每當看著照片上大家開心的笑容,就好像也能聽到那時的歡聲笑語。
玲玲把頭湊過來看,我遂離開走去大姊的書架前,想把我最喜歡的漫畫推薦給她。
「這是什麼時候照的?」她把那本相簿拉近面前仔細看。
她首先看得是一張我們一群人的合照。住對面的陳姓兄妹,和住在隔壁的齊家兄妹,以及住在斜對面的王姓男孩與我和大姊的合照。小女生蹲在第一排,大姊則站在他們第二排男生中間,大家都淡淡微笑,只有大姊一臉燦笑露出白牙且還雙手擺出V字手勢。
「都是讀小學的時候照的。」
「這是住妳家對面的,我認得。」
看到陳家兄妹的合照,兩眼直盯著陳啟明看,她幾乎快把整個臉貼上去了。很怕她的口水滴落弄髒了我珍貴的照片。
接著看到下一張,「搬離開的就是這對漂亮的小兄妹?」她問,問完又把臉貼近,而且這次貼得更久。
我微噁地皺了皺眉,有一股很想將相簿搶回來的衝動。
還有今年炎熱的暑假裡,外面熱得讓人暈眩。大姊和同學去公園寫生,陳家人去親戚家喝喜酒了。
蘇玲玲懶洋洋地趴在我家的木床上,滿臉無聊。
「真想知道這個時候別人都在幹嘛,除了看電視、玩電腦、劃手機,還有勒?」
「還是妳要去火車站後面那裏幫忙我奶奶採番茄,很好玩,要去嗎?」我說。「或者再過去一點可以幫我姨婆摘玉蜀黍...」
她還沒等我說完就翻個白眼,一個勁地搖頭喊道:「NONONO...會被太陽烤成黑人,會變更醜,我已經很討厭自己皮膚曬這麼黑了!」然後,她嚷嚷著要看相簿。
又要蹂躪他們了。我無奈地嘆了口氣。
「老實說,...妳比較喜歡哪一個?」她翻動相簿的時候問了一句。
玲玲回想了一下,隨即一副吃驚狀「真假?」而後展開笑顏,「天底下有沒有這麼巧的事?」語氣滿是興奮雀躍。
「對呀,這叫做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我輕聲地說。
我開始幻想與他重逢相見的那一刻,有著鄰家男孩的氣息和可愛笑容的他會如何驚喜地看到我。會拉著我的雙手開心地轉圈圈嗎?會來一個溫暖的擁抱和讓我暈眩的熱吻嗎?我們以後會約會和每天熱線沉浸在甜蜜的愛情中...???
心情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重逢的初次見面該說什麼,不想過度緊張而顯得笨拙,該如何才能與他輕鬆愉快的談話?
又不免擔憂著,如果他已經不喜歡我了怎麼辦?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老師說他的,我想我的。
照著身高坐座位,經過老師模糊的目測後,美珍一樣靠窗不動,我坐在她前面,玲玲則坐在她的右手邊。我介紹她們彼此認識。活潑大方的玲玲率先打招呼:
「嗨!很高興認識妳,我的名字很好記,就是鬧鐘鈴鈴...」
又看到美珍熟悉甜美的笑容,我感覺又重回到小學時候的那段快樂時光裡,彷彿無憂無慮的純真世界。
雖說有好多好多疑問和好多好多話想說,但我終究不是多話的人,總是梗在喉嚨,時而記得時而忘記。
想知道的事,我沒能問出口。就像滿腦的那些疑問──爸媽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姨婆家的那個男子臉上怎麼回事?奶奶半夜起來哭什麼?像一堆舊物習慣一直存放在倉庫一樣。儘管我現在多想知道有關他的任何事情。
一到下課,走廊的窗口很快就聚集一堆男孩,瞥了一眼,制服上繡著槓線,原來都是學長。

怎麼高中會有這種怪現象?他們駐足觀望,交頭接耳,指指點點,我覺得他們好無聊。
「妳快看,陳啟明欸...」玲玲指著走廊。
我頭轉過去,狠狠瞪了他一眼,只一眼便不再理睬,望向窗外。
在開學的第二天,是選擇加入社團的重要日子,我的興趣始終如一──美術社。
玲玲加入她宣稱常常訓練激盪腦子可以讓她更聰明的──象棋社。
不知道美珍想加入什麼社團,不過後來知道她和陳曉慧都被玲玲拉去一起了。
我懷著期待、喜悅、忐忑的心情走進另一棟教室二樓的美術室。
寬敞的美術室,架著一排畫板,牆上掛著很多不同藝術風格的圖畫,講台邊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彩繪用品。
室內已經齊聚了男男女女,相同喜好的人。站在最前方面對著我們的是社長,溫柔親切,充滿善意的學長。
戴著細框眼鏡態度溫和的社長開始說著一些歡迎新生加入這個美麗的藝術聖堂,一起享受創作人生的樂趣。
一個男孩姍姍來遲,社長馬上揮手示意他過去。
「因為副社長最近家裡有事無法經常過來,所以這位帥哥成了『代理副社長』,以後會協助我好好指導各位,他很有這方面的天分喔。」最後不忘誇他幾句。
是他。可愛的小男孩果然蛻變成帥氣迷人的青少年,現在成了眾人視線的焦點。
社長指示他先跟五個新生認識一下,「好好」聊一聊,讓我們更快融入這個環境。
在他和我右手邊第一位隔壁班男同學說話時,我雀躍的心就跳得更快了,彷彿擊鼓般。
眼角瞥到他確定的腳步,我差點要笑出來。
我迎上他的目光,那熟悉又陌生的俊眸,卻有著些許令我心碎的冷漠眼神。
「好久不見...。」
「是呀。」
「妳喜歡哪種類型的美術,中國古典還是西洋?比較喜歡用哪種材料作畫,蠟筆畫或水彩畫...?」
他說話的口氣就好像只是鄰居間理性的談話,有如「看起來快下雨了,衣服先收進屋裡」般,不帶私人情感。
對談沒幾句,彼此沉默了幾秒。我等著他對我敘舊地問問這幾年過得如何,說說離開後的一些心情感性的言語。
然而,他很快的邁開腳步,走到我的隔壁女孩面前,微笑著。
「歡迎妳的加入,請問妳比較擅長的是哪種類型的美術...中國古典還是西洋...。」
「我沒有特別偏愛哪一種,中國西洋都很喜歡,希望學長可以多多指導我。」她嬌滴滴的說話,嗓音緊張而愉快。
「妳從小就很喜歡畫畫嗎?有人指導嗎?除了畫畫還有哪些興趣?」
「我從小就很喜歡畫畫,參加過學校的美術班,一直喜歡靜態的,我學過鋼琴學了好幾年了,有機會可以彈給學長聽,如果你喜歡聽...。」
他竟跟我同班的女同學親暱地聊起來,而不是跟我。
他可以跟別的女孩開心,這是合情合理的事。
我只是有種失望的寂寞感。視線不禁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