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楔子
我叫"鄭序仙",家人、親戚、鄰居、小時候玩伴都叫我小名"小麗",今年15歲。從小爸媽就分居了,一直和爺爺奶奶大姊住在一起,爸媽偶爾會回來看看我們。
我住的地方很鄉下,屬於屏東的一個小村莊,我的悠閒步行到火車站是5分鐘,那是只有慢車(區間列車)才會停靠的小站。從那裏往前望可以看到一片綠油油的稻田,在那的後方則是一片綠葉襯著小小紅通通的蕃茄園,我國中時曾跟奶奶姨婆在那裏幫忙摘採熟了的蕃茄,頭戴大草帽頂著金色烈陽,兩腿痠麻得很累人,所以嬌弱的我只去幫忙過一次而已。
農田裡有個休憩的小木屋,站在那裏休息納涼時,發現一列列的火車跑進了像是一幅田野的風景畫裡,最是吸引我目光的。我上下學會特別走通往那間小木屋的小路,可以偶爾駐足凝望。
我住的爺爺奶奶家是一間三合院,跨過正門門檻是一間客廳,兩旁是臥房,右邊是爺爺奶奶睡的,我和大姊睡左邊。兩間臥房都有很大的木板床,睡前都還要鋪上薄床墊,爺奶床前靠近窗戶放的是電視,我和大姊這間則是書桌。從正門出去,經過爺奶臥室的窗戶,那邊是一間獨立的廚房,裡面有間浴室。家的附近,道路的兩旁,種植了很多的芭蕉。
我常透過木製窗門看著門前空蕩蕩的空地發呆,因為我想念兒時玩伴,那些鄰居小孩會來找我和大姊玩遊戲。像是捉迷藏(踢罐子)、紅綠燈、一二三木頭人、跳繩踢毽子等。若是下雨天,大家會擠在我和大姊的臥室玩大富翁、撲克牌撿紅點等。
大姊足足大我六歲,才貌兼具,會玩會讀書,還會燒一手好菜,跟我差異頗大。她很聰明,成績總是拿第一,輕鬆自在,我擠在十名內還是拚命掙紮著。大概因為年紀比較大,所以她是這裡的孩子王。
小時候玩伴人數並不多,隔著一條馬路對面的陳姓兄妹,和住在隔壁的齊家兄妹,以及住在斜對面的王姓男孩。我們年齡相近,實在很巧,我們三個女孩都同齡,除了王姓男孩與我們同齡,另兩個男孩則大我們一歲。
記得是我小四時,齊家兄妹搬來後,我們才開始玩在一起的,是大姊帶頭的。
常常一起玩的我們,記憶中從沒有吵過架,很開心很愉快,我們總是笑容滿面。
玩遊戲時,不經意發現齊家男孩喜歡追逐著我,而我也是最先想到的是他。
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開心的玩在一起。才短短兩年半...
小六剛放暑假時,媽媽帶我去台南外婆家住了十多天,回來後一切都變了。聽大姊說:齊家兄妹的爸爸車禍死了,他們媽媽帶他們回奶奶家住。
記得那天下午1時許,齊家男孩突然在我臥房窗口喊我:
「小麗...。」
我出去看。
「怎麼了?」
「妳坐幾點的火車?」
「下午2點半。」
「嗯。...」
看他好像有點依依不捨,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不解的看著他,見他不說話了,就給他一個微笑,然後進臥室繼續整理行李。
沒想到,那是我們最後的兒時記憶。有點感傷的對話...
兒時玩伴的聚會,齊家兄妹從此缺席了,大家顯得意興闌珊。
暑假過完就要進入離家最近的高中。
命運真的很愛捉弄人,齊家兄妹和我們竟然讀同所高中。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他了,想當然爾以為可以回到像以前一樣開心的日子...。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三年後他變得像個熟悉的陌生人,變得難以理解?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