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第十四章‧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你是誰?」瑤環異常冷靜地道。

眼前這俊帥中年男人,眼中卻帶有絲邪氣,必是不正之人。

「瞧!還蠻潑辣嘛…不愧為冷冽,喔!不!是賀蘭敏之的女人阿。」

什麼!?他剛剛說…冷冽是賀蘭敏之、是我10年來一直找尋的人、我的敏之哥哥?!

「你剛剛說什麼?!你說冷冽是賀蘭敏之?!那為什麼…他不認得我?」

「呵,妳這小潑辣娘們叫謝瑤環,沒說錯吧?我知道妳跟賀蘭敏之有極為深的交情。他不記得妳也應該的,因為在10年前我早就封鎖他的記憶了。」

沒想到,想要找的人,沒想到就在眼前…仔細想想,他擁有跟敏之哥哥相同的容貌、喜歡觀星的嗜好…那他真的就是敏之哥哥了!

「你!到底為什麼要封鎖敏之哥哥的記憶?還要幹麻綁我和魏曦少爺?!我們跟你有何深仇大恨?」瑤環氣憤地看著魏槐說。

魏槐奸笑一下道「因為我需要妳,這月族之女之命,和賀蘭敏之這日族之子之命,來喚出我想要的日月凌譜,好得取天下!以武家人的血來債還趙瑞之死…還有我許久不見的家人。」

什麼!?說什麼…我是月族之女、敏之哥哥是日族之子…說什麼要喚出日月凌譜。腦中突然想到武司之前跟她說的傳說故事。

「『日月凌譜』?那是何物?」

「那是個擁有強大力量的寶具,大可顛覆天下,至上古時代就存於這世上,由上古聖族日、月族守護,只有日月族人才有資格召喚它出來。」

「可是…上古末期,日月族發生一場寶具大戰,日月族人盡被對方殺光,毫無留下一滴殘血。而『日月凌譜』也隨著日月族的毀滅而消失。」

「不過,要想要讓『日月凌譜』再現的話,必須要擁有日月族血脈的人才能在召喚出來。可是,既然這兩族已死,那寶具就根本不可能再現。所以他們要顛覆朝廷,作夢去吧!」

所以、我跟敏之哥哥就是要喚出日月凌譜之素、那已滅的日月族之人?

「好吧!其實這些資料我是以前在皇宮時在書庫翻到的資料。據說日月族的人各有個特徵,就是日族和月族眉心各有個日形和月形的圖騰。」

「喔…那兩個圖騰長什麼樣子?」

「這…書庫的資料並沒附圖,我也不知道。唉!小孩子問這麼多,快去睡…」

而日族之人特徵是額上有個日形圖騰、月族則有月形圖騰…

瞧見一旁的銅鏡,瑤環拾起它,撩起額前的瀏海,赫然看到一個漂亮的月形圖騰落在她額上。

這麼說來…我真的是月族之女…

「怎麼可能?」

「呵,事實就是這樣,姑娘好生的待著,再過不久,妳的敏之哥哥就會來救妳,到時候…日月凌譜唾手可得啊…哈哈哈哈…來人,把這姑娘好生的看故著,違著弒之。」魏槐看一眼一旁的魏曦,也笑道「喲!瞧我忘了這小兄弟,來人、找間穩固的牢房把他關起來。在我喚出日月凌譜之前,不准有人干擾我。」

「是!」

魏曦憤恨的看著魏槐,魏槐被瞧的不對勁,也正眼看他。

瞧著張臉,怎跟同氏有些相似?!

「等!你是誰?小兄弟?你父母是誰?」

「為何要跟你說?恕在下怒不奉告。」魏曦用力瞪他一眼道。

「呵!這個性還真悍,快把他拉下去關好吧!」魏槐揮手道。

這個男子…是誰?

看來得好好調查一番他的生世,魏槐心裡打算。

看著被拉下去的魏曦、以及哈哈大笑的魏槐,瑤環忍不住流下淚。

不要!敏之哥哥不要來救我。

你來救我,我們都會死!會死於這奸人的手下。

血影之地。

洛同氏正待在大廳,她拿起放在茶幾的茶盞啜口。

好香!只是這寧靜氣氛突然被闖進來之人打破。

「妳把瑤環藏哪了?快說!」來者氣憤的對她說。

洛同氏並不驚訝的放下茶盞,走向發話之人。

「血影掌門參見冷冽和武司皇子。」

此時輪到跟冷冽一同的武司愣住「妳知道我的身分?」

「是!不過你們說的瑤環,就是姚環吧?若是,她已經和小犬無為殘夜之人所獲,本掌門也實為擔心。」說完,從袖子掏出一方黑巾,上繡著『殘夜』。

「哼!擔心還在此悠閒的品茗?還不是因為妳抓來瑤環,瑤環也就不會為殘夜之人所獲。」

「閣下言重了,本掌門抓瑤環姑娘並非惡意,而是想阻止殘夜掌門-我夫君魏槐喚出日月凌譜。不料還是為之所獲,本掌門實為悔恨不已。」說完,便向他們兩深深一鞠躬。

「你說魏槐是你夫君…那…你可是魏槐的妻子-洛同氏?」武司驚訝地向那美麗的女人道。

「正是。」

「妾身知道我夫君組殘夜一門就是為了喚取日月凌譜、為了得取江山之因,為此,妾身成立了血影,就是為了阻止切身夫君之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