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第十二章‧流水有意,落花無情


「掌門曾經說過這三人之名:蔚凌、趙瑞,及洛同氏,而這三人恰巧跟20年前左相叛變之事有關係之人。蔚凌是逆臣魏槐同門師弟,趙瑞是魏槐的近臣,而洛同氏,就是魏槐之妻。」

「而在左相叛變之事東窗事發不久,這三人、不!包括魏槐在內四人消失不見,神奇之事,瑞先帝也隨即死於野外,轟動朝野。」

「而我的主人就是20年前逆賊魏槐。」

「什麼!?」

殘夜之地。

「月族之女可有消息?」

「是,屬下查出,月族之女被血影之人給捉去,而屬下查出那月族之女正是10年因謝敖沒治好太子殿下而株九族之案之下逃出的家眷,名為謝瑤環。」

「哦~那可查出血影那幫人把謝瑤環藏哪了?」

「屬下已查知,現藏於血影掌門屋中。」

「好!不愧是我的好屬下。那冷冽,不!應該說是十年前因謝敖一案受牽連也被株族的賀蘭家逃出之家眷的賀蘭敏之現在情形如何了?」

「報告掌門,剛剛屬下接獲消息,賀蘭敏之已將所有事情告訴武司,想必也得知謝瑤環為月族之女,經屬下查得賀蘭敏之跟謝瑤環為青梅竹馬,想已經叛逆了掌門了。」

「哼!這兔崽子,我就想他遲早會背叛本掌門,不過,為了保護心愛的女人連救命恩人都敢背叛?哼!反正把他心愛的女人,也就是謝瑤環抓來,他便會自願的來這裡救她,這時,就可以一舉併捉日月族兩人,好召喚出日月凌譜來啦!」

「掌門英明!」

翌日清晨。

瑤環鮮少的早起,便起身去外面花園走走。

突然一陣風吹過,瑤環抬頭一看,一個風箏正在天空翱翔。

往下一看,是魏曦少爺在放風箏。

於是瑤環便走過去「少爺在放風箏嗎?」

「是呀!這是我娘做給我的,想說好久沒放,今早便早起給它吹吹風哩。」

「哇!這是洛夫人做的嗎?好漂亮喔!」

「喜歡嗎?那我改天做個給妳,可好?」

「真的嗎?那小女子就恭敬不如從命哩!」

「你娘真的好厲害,不僅長得美,風箏也做的一級棒。」

「呵,我娘說,以前她最喜歡跟爹一起放風箏。可是現在…呵!連個人影都不見著。」

「恩…可我想,你娘一定是非常愛你爹,才會多年來獨自養活你。」

「愛有什麼用?這20年來,我娘含辛茹苦的養我大他看到了嗎?如果還愛我娘,為什麼這麼多年來都不曾露面過?」

「這…對不起…」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多麼的委屈,而我什麼都不了解,難怪敏之哥哥老是說我說話很愛傷人心。

「不,應該是我要說對不起才是,我用這樣的口氣跟妳說話。」

「其實這麼說來,我跟我爹娘也差不多等於沒見到了。6歲時,我家因為違逆朝廷而被株九族,全家大大小小人口全都被斬殺殆盡,獨有我因為敏之哥哥救出來,才悻得獲存。而我總有一天,一定要找到敏之哥哥。」

「沒想到姚姑娘看似個清爽毫無憂事之人背後也有一段辛酸史。」

「是呀!所以我們正是天涯淪落人哩。」

瑤環掏出掛在脖子的玉珮,微微一笑。

敏之哥哥,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找到你!

而這幕,映入魏曦眼裡,看起來如此酸澀。

那玉珮想必是她的敏之哥哥贈與她的。

原來瑤環喜歡敏之,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