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第十章‧流落異地,撿到便宜

寧靜的午後,洛同氏正啜杯香醇的下午茶時,門外突然傳出一陣喧鬧聲。

「魏少爺,別進去呀!你娘親在忙呢!別去打擾她了……」那是蔚凌的聲音,20年前,他和青梅之交的洛同氏共創此派『血影』,從而在一旁幫助掌門的洛同氏。

而20年前,那正在洛同氏腹中的胎兒,也順利出生,取名為蔚曦。

碰!門被打開了。

「娘!」蔚曦笑咪咪的撲向洛同氏,隨後呼喊蔚曦的蔚凌也踏進房門。

「掌門,不好意思,讓少爺闖進來了…」自魏曦出生以來,蔚凌也改稱洛同氏為掌門了。

「沒關係,副掌門。正好本掌門也剛好忙完。」洛同氏向歉疚的蔚凌微微一笑,隨即向魏曦笑問「曦兒找娘親要做什麼呢?」

「娘親,孩兒剛剛去西廂玩耍,看到一廂房裡睡著個漂亮的姑娘,那是誰呀?孩兒從未看過有此人!」

西廂?難道就是月族之女?

「喔…那是娘親在路上看到她昏倒,便抱回來。」只好胡扯一番了。

「喔喔!」

洛同氏隨即向蔚凌說「那姑娘醒了嗎?」

「是的!被少爺嚇醒。」

少爺,小的沒辦法替你圓謊阿。

「喔…」洛同氏瞪一下魏曦,蔚曦只得吐吐舌頭,表示不是故意。

「好!那等會本掌門去探望她一下,也順便帶著兔崽子去陪罪。蔚曦,去膳食房向廚娘要碗娘吩咐的養身五穀粥,隨娘親探望那位姑娘,並向她好好陪罪。」

「是!娘親!」魏曦笑嘻嘻的跑向膳食房。

咦!?這小兒怎反道開心起來?

此時,蔚凌湊上前說句話「同氏,該不會曦兒喜歡上那位姑娘了?」

洛同氏只有微嘆一聲,為娘的怎又不懂孩子之心呢?

「我知道。可是,她是曦兒不能愛之人啊!」

因為月族之女,血祭,喚出日月凌譜,亡。

依魏槐心思來看,很快會知道月族之女即在這裡。

就算我不打算喚出日月凌譜,魏槐也一定會召喚出來,為了這片江山錦繡。

我不禁一嘆,槐哥哥,江山對你,甚過一切嗎?即使要犧牲兩條性命、日月族之命也要奪得江山?

可是妾身不會讓此實現,妾身會使盡全力、哪怕命也要賠上也在所不辭。

正在沉思的洛同氏被進來的魏曦驚醒「娘!粥端來了!可以去看那位姑娘嗎?」

「喔…好!曦兒我們走吧!」

隨後一行三人便踏出門口,帶上門,往西廂走去。

這裡是哪啊?剛剛那位男生又是誰啊?嚇到我也不道歉,只臉紅地衝出去,莫非被本姑娘魅力給征服?(作者:想太多)

喂!好歹我也是個花容月貌的女孩,妳不也在第2章寫此句?

一位極美的女孩,提著一個木水桶,往河邊一舀。

看到了嗎?這是證據(坦蕩蕩的說)(作者:無言)

──────抱歉,以上為垃圾對話,請忽視它─────────

瑤環拍打腦袋地下床。

為何我會來到這?

於是她開始回憶,

啊!我救位色老爺欲劫色卻反到被兩位紅衣蒙面女攻擊,之後…額頭突然感到一陣灼熱之後我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瑤環正煩惱為何被擄來此地時,門突然響起敲門聲。

「誰?」

「姑娘,我是救你的人家,妾身為洛同氏,攜小犬一同與姑娘賠罪。還有妾身特吩咐膳食房熬了一碗粥給姑娘解饞。」

粥?咕嚕嚕~~~瑤環肚子配合地響起來。

「喔~請進。」瑤環便搖搖墜墜地起身。

門喀的打開了,三個人影:一位少婦、一位年輕男子、以及一位成熟男子映入瑤環的眼簾。

洛同氏走進來,依依介紹:「這位年輕人是小犬魏曦,另位則是妾身好友蔚凌。魏曦,快把粥端給姑娘吧!」洛同氏催促道。

魏曦魚是把手上端的粥遞到瑤環前方的茶幾,之後,便深深一鞠躬「對不起!姑娘,魏曦冒犯妳之處請見諒!」

瑤環被這突來的道歉給它嚇到,怔一會,才乾笑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魏公子就不用介意了,反倒是姚環打擾您了!」

洛同氏走過來「還請姑娘多多見諒!」話完,又是深深一鞠躬。

「洛夫人不必多禮,敢問夫人這是何處?」

「這是妾身之處,妾身看見在路上昏迷的妳,便帶妳回來府中。」

「敢問夫人住處何地?」

「明州。」

什麼!?明州!?跑那麼遠(起碼隔個明空山),武司和冷冽見我不見會不會擔心?

「我想回家,我家是在京師曌都,可以勞煩夫人送我回去嗎?」

「這…恐怕現在不行,不過妾身許諾定會送妳回家。」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回家?武司和冷冽會擔心我!」說著便孱弱的衝向房門。

洛同氏上前擋住「姑娘身體欠安,需要一段時間安養,還是聽妾身的話留下來吧!也好有人照應。」

「恩。」也是,瞧我這副身子,不知道是不是跟我突然昏倒有關,看!這麼虛弱。

「娘親,以後孩兒可以陪姚環姑娘玩耍嗎?」

洛同氏笑道「這得看姚姑娘了。」

瑤環看一眼正以淚眼汪汪反射出內心之意的人,忍俊一笑「當然可以呀!」

魏曦一下臉紅到耳根子。

瑤環笑想,該不會這魏公子對我有好意啊?

只是,一旁的洛同氏露出哀傷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