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第九章‧寶具背後的血腥


「討厭!是誰一直在我耳邊說話?煩死了!」

這幾天下來,瑤環耳邊好像一直有人在碎碎念,好像啥「日月在現之日到矣!」,真的──很煩耶!\_/

瑤環懷裡抱著一袋熱騰騰的肉包子,走在熱鬧非凡的街道上碎碎念。

走到皇帝借給她和武司的住處不遠,一看,瑤環手中的袋子啪一聲掉在地上,兩眼直楞楞的看著『桃源居』(就是皇帝借給他們住的房子,因種滿了桃花樹,固因此取名為桃源居。)

原來,那門口,正站著一位年輕俊朗的男子,而其人,就是來之匆匆,去也匆匆的冷冽公子是也!

瑤環回過神,才緩緩走過去,冷冰冰的說「你來這幹嗎?冷冽公子?」

冷冽眼中閃過一絲痛色,才黯然道「對不起,我…」

看著這付可憐兮兮模樣,瑤環還是投降。「好啦!我又沒在計較,快進來吧!春天還很冷。」可惡!這小子莫非知道我是吃軟不吃硬,對此撒嬌最沒輒!?

唉…還是算了!

大廳。

瑤環拿起桌上裝著熱白毫烏龍茶的茶壺,倒杯給冷冽「來!喝杯茶暖暖身子吧!」冷冽接過茶盞,一飲而盡。「謝謝!」瑤環也喝下,喝完,才徐徐地說「你去哪了?」冷冽執著茶盞的手稍微顫一下,抬臉,微笑「遊山玩水呀!」

好樣的!

丟下我們只是去遊山玩水?那我為了他幾天不吃不喝不拉不睡,是為了啥啊?

青筋暴突,瑤環臉色霎那便成一片黑。

「好啊…丟下我們只是去遊山玩水?虧我還為此不吃不喝!還出現幻聽…啥日月重現之刻到矣…」

等等!自曝消息?!

這不是來說『我喜歡他』嗎?

瑤環紅著臉看著冷冽俊帥不可挑剔的臉龐,發現那絕世容貌兩頰也有兩朵紅雲。

「我…」話還沒說完,瑤環就被人擁在懷裡。

「別說了!我們…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心意…所以不需要言語的表答。」

被擁在懷裡的瑤環臉更紅,然後才閉上眼,享受這個擁抱。

「─為什麼我要替妳搬這些東西呀?」冷冽懷抱著一堆食材,滿腹委屈的像瑤環哀怨道。

「哼!這就是你擅自離開的懲罰!現世報!快!還有東西要買呢!」瑤環樂呵呵的向前走,冷冽也只能無奈的跟上去。

「冷冽,我去茅房一下,你先去買這張清單的食材…」

「恩。」

於是瑤環就去找茅房,當她走到一個較冷清的街道,聽到一聲哀嚎「不要殺我──」

瑤環立刻追過去,一看,原來是有2位全身裹著血紅色布料的蒙面人,各拿把寶劍指向趴在地上的華服肥胖男子。

「哼!你這胖呆子敢吃我夏兒的豆腐?看我夏兒的厲害,不殺了你,難了吾之怒!」大喝一聲,那位自稱是夏兒的蒙衣人立刻舉起寶劍,往那男子砍下去。

「──住手!」瑤環立刻撲上前,擋在那男子身前,就在那寶劍要砍下瑤環之際,瑤環額中竟然出現一個月形圖騰,正閃耀著銀白的光芒。

夏兒看到那圖騰,手便鬆開寶劍,寶劍啪的掉在地上。

夏兒愣愣的看著瑤環額前的月形圖騰,才驚訝道「是月紋!冬兒!這女子是月族之人!」

另位蒙面人走到瑤環前面,看了一眼額前的圖騰,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夏兒,真的是月族之人,冬兒,咱們抓她回去給掌門認定,若是,也了掌門之願-找到月族之人。

於是夏冬倆便架著已經昏迷的(應該說是嚇昏吧!)瑤環,身形一晃,便消失不見,只留瑤環肩上披的輕裘落在地上。

冷冽買好食材,見瑤環還沒回來,便開始尋找。

當走到那偏僻之街時,看到地上瑤環的輕裘,便顫抖的拾起「這不是瑤環的輕裘嗎?難道,被抓走了?」不安的感覺壟罩全身。

看著地上還遺留有件物品,一個繡有洛神花的布料。

這不是『血影』的派徽嗎?難道…瑤環被血影的人抓走了?

不妙…想起之前瑤環曾經跟他說過:

「好啊…丟下我們只是去遊山玩水?虧我還為此不吃不喝!還出現幻聽…啥日月重現之刻到矣…」

難道…瑤環就是月族後裔…難怪血影的人要抓走她!

沒想到,掌門要他日日夜夜尋找的人…竟就在身旁!

可…怎麼辦?我該要稟報掌門嗎?

不!不行!我絕對不能讓瑤環喪命!

因為…一但掌門知道瑤環是月族之人,定會抓她回來,然後開始召喚『日月凌譜』…可…日月凌譜有如此傾覆天下之能…絕對是有代價…那就是…必須用盡日月族召喚人的日月之力,而一旦用盡之後…日月族之人便會喪命。

不!絕對不能跟掌門說。

我必須獨力去救!

血影派處。

華美的大廳,堂上置著一張柔軟的坐榻,有位美麗得出塵的女人坐在上面,其貌絕如仙,其散發出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

那女人緩緩地對堂下兩位蒙面人道「辛苦了!夏兒、冬兒。那女孩現擱置在哪?」

「報告掌門,屬下置她於西廂中,她正熟睡著。」

「很好!妳們可以下去了。」

夏兒冬兒很快的退下。

血影掌門起身,走到茶幾旁,倒杯秀山銀針,輕啜口,才悠悠嘆道「槐哥哥,我不能讓你走上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