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第四章‧日與月的秘密


「敏之哥哥,好好吃喔!謝謝敏之哥買的糖葫蘆。」

有一位女童巧顏倩兮的向一旁的男童笑道。

冷冽站在離他們不遠處。

奇怪?這裡是哪?

這裡,好像哪裡見過…

遠方的男童和女童,感覺好像在哪見過?

冷冽欲想走近看清男童和女童的樣子,不料眼前景象全化成一片黑,頭痛到極點。

啊…

冷冽眼睛突然一睜。

看看四處的景象,這是他在殘夜的寢房。

原來剛剛在作夢。

看起來不像是個虛幻世界,感覺好像有發生過似的。

「瑤環,怎了?看你這幾日都沒出過房門,還以為妳病了,不過還好啊!」武司打開瑤環房門走了進來。

「哪!」她遞給武司一封信。

武司接過去,展開來看,過會兒才喃出「他走了?」

「恩。」

看到師妹如此悶悶不樂的樣子,呵…原來師妹有意於他呀…那冷冽還真夠福氣搭!

「看師妹如此傷感之樣,難道是…喜歡上了冷冽了?」

「…」

瑤環不語,其實根本是不敢承認。

唉…我臉有這麼明顯嗎?連師兄都看出來了。

「唉…瑤環…」

這丫頭阿…

「我…不知道…」

我茫了,我真的不知道!

「恩,瑤環,別想太多。對了,最近門窗要關緊點。『殘夜』最近夜襲百姓人家變多了,要小心點。」

「『殘夜』?那是什麼?」瑤環好奇的問。

「也對,住在山上10年有了,這山下的事自是不知了。『殘夜』是近年來興起的新門派,不專心好好練武,卻大肆掠奪百姓的財物,連朝廷都沒辦法了。而且,最近幾天的明州殺人案就是這幫人幹出來的好事,案發地點剛好臨明空山,希望沒波及師父。」

「噁…這幫狗人幹出如此好事!」

「對啊!不僅如次,更有人傳聞,這新崛起的『殘夜』有顛覆朝廷的決心。哼!不過,在我眼裡來看,不過是愚人之為。」

「為何?」

「因為,想要顛覆朝廷,憑一個小小江湖門派根本幹不出來。除非使用傳聞的至高寶具-『日月凌譜』。」

「『日月凌譜』?那是何物?」

「那是個擁有強大力量的寶具,大可顛覆天下,至上古時代就存於這世上,由上古聖族日、月族守護,只有日月族人才有資格召喚它出來。」

「可是…上古末期,日月族發生一場寶具大戰,日月族人盡被對方殺光,毫無留下一滴殘血。而『日月凌譜』也隨著日月族的毀滅而消失。」

「不過,要想要讓『日月凌譜』再現的話,必須要擁有日月族血脈的人才能在召喚出來。可是,既然這兩族已死,那寶具就根本不可能再現。所以他們要顛覆朝廷,作夢去吧!」

「喔喔喔喔…在講些關於日月族的事吧!」

呵呵…這故事越聽越有趣。

「好吧!其實這些資料我是以前在皇宮時在書庫翻到的資料。據說日月族的人各有個特徵,就是日族和月族眉心各有個日形和月形的圖騰。」

「喔…那兩個圖騰長什麼樣子?」

「這…書庫的資料並沒附圖,我也不知道。唉!小孩子問這麼多,快去睡…」

武司看到伏案而睡的瑤環,不經一笑。

於是他把瑤環抱回床舖,蓋好棉被,走出房門。

「瑤環,這藥要這樣調才方可怯寒。」

謝敖正在教年幼的瑤環調製藥劑。

「喔…爹…為什麼我們家都是做大夫?」

「唉…女兒呀~這些都是我們的命啊…先祖囑咐下來,要我們世世代代從醫,以彌補我們這族犯的大錯。」

「為什麼?我們有什麼錯?」

「我們一場大戰害很多人喪命,唉~一切都是我們造的孽啊!」

瑤環眼睛突然睜開,看到身上蓋的棉被,才意識到自己睡著了!

唉…怎剛剛會做到以前的事的夢?還真是怪事。

瑤環正想起身,突然有人好像在她耳邊低喃:

「日月重現之刻即到矣!」

瑤環嚇一跳,連忙看看四周。

沒人啊!誰在講話?

此刻,瑤環她頭上,出現個若隱若現的圖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