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第三章‧只留下一封信的離去


碰!感覺有束鞭砲在我腦中炸開,炸的腦袋轟轟作響。

哇塞!沒想到鳳司、不!是武司竟然是個皇族之裔,且還是皇子的身分?!

難怪,武司舉手投足盡帶有貴族之氣-傲氣、冷氣。

沒想到我有幸能認識皇族之人,這算不算老天賜給我的福氣呢?

處於震驚狀態下的瑤環,只有道出「喔…」一句話。

因為實在是太神奇啦!!!!!

「皇兄,可以…找個地方一起喝杯茶嗎?」皇帝陛下微笑道。

「這…」武司看看瑤環和冷冽,猶豫道。

陛下立刻了解,並說「歡迎也帶上皇兄的朋友來!」

聽了這席話,武司才肯點頭答應。

沒想到,瑤環一行人去的茶樓,竟然是賀蘭家的茶樓,沒想到還是被朝廷給查封了?!

瑤環大吃一驚,為什麼…賀蘭家的產業會被朝廷接管?

經一問下,才得知,原來,十年前,賀蘭家也因查出有忤逆朝廷之事而誅九族,其名下產業皆由朝廷接管營業。

難道…那所謂的『忤逆朝廷之事』是指敏之哥哥帶我逃走之事嗎?

沒想到,因為我而牽連賀蘭家九族之命。

對不起!敏之哥哥。

他們一行人在『賀蘭晴雪』茶樓找個地方坐下了之後,皇帝才問

「呃…不好意思現在才問,敢問這兩位皇兄之友是?」

「這才是草民知錯,小女子為姚環,這位公子是冷冽。」看來真實姓名不用為妙,雖然事隔10年了,但到底還是有危機存在。

跟皇帝陛下介紹完自己和冷冽後,瑤環喝杯茶完,開始思緒。

看這皇帝陛下是個溫厚善良之輩,可是…武司卻很討厭他,還有武司講的啥下毒…看來這對巒生兄弟感情並不和陸,看起來發生過事情導致他們感情不好。

「對了,皇兄,若您擔心您的朋友吃住問題。可放心,我私在京城還另買下一間房子,空著,可供休憩。」

「那…恭敬不如從命吧!」武司似乎不討厭的說。

看來武司跟陛下之間肯定有啥誤會,不過倒是血濃於水,倒是手足呀!天下無不是的兄弟,看來武司其實是不討厭陛下的吧?

喝完茶,皇帝便差人將武司、瑤環、冷冽三人帶到他所說的住處。

當他們踏入了這宅院時,瑤環驚呆了。

這庭園四處種滿了飄香四溢的桃花,現值春花暖開之際,此刻桃花妖嬈綻放,落英繽紛,美不勝收呀!

瑤環接下來則是神情一黯,因為,以前她家也是種滿了桃花樹,每到春天之際,他們一家人便會在落英樹下一起聚會。記得敏之哥哥每次都會在那美麗落英下,表演劍術給她看呢!說到敏之哥哥…不知道…敏之是否還活著?不!我相信!敏之絕對是活著的,他是這樣跟我說的,他是個不食言之者,絕對會活下去的。



由於一整天的耗累(下山),導致瑤環頭一沾到枕頭,便沉沉入睡。

當時刻到了半夜三更,午夜之刻時,有個人,打開了瑤環的房門,走了進去。

冷冷的春風灌了進來。那人影走近瑤環的床沿,坐了下去。

接著,那人伸出了手,往瑤環臉輕碰,隨即又收回。

那人哀傷又淡漠的輕道一句「我走了,瑤環。」

說完之後,他便起身,走到梳妝檯邊,從袖中掏出一封信放在梳妝台上,最後再看正熟睡的美人兒一眼,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翌日,瑤環由於連日的疲累,致她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哈~~~~~」

沒想到竟然睡到快中午了,不行!這樣肯定會被武司笑,得趕快梳妝打扮才好。

於是瑤環便走向梳妝台一坐,眼睛看到桌子,愣了一會兒。

什麼時候有這信封的?要給我的嗎?

於是瑤環便拆開那信封,一看,臉色微微泛些悲傷。

原來那信是這樣寫的。

瑤環:

對不起,就這樣不告而別,請原諒我。很感謝妳和武司的相救,否則就沒有今日的冷冽了。還有那賞星的那晚,我永遠不會忘記的。

冷冽筆

看完了信,瑤環不經一嘆,連走的方式也這麼乾淨俐落,只留下一封書信就走了。

倒是很像他的作風。

那賞星的一夜,不經又讓她想起了敏之。她突然感覺到,她有些絲的喜歡冷冽!

不!絕對不可,敏之哥哥才是我這生要愛的人。

可是,當接到這信帶來的痛楚,又如何解釋?她不能懷疑,她真的好像喜歡上了冷冽。

怎麼辦?那敏之呢?我也愛他、喜歡他嗎?

沒錯!我確定我是喜歡敏之哥哥的,那深埋於心中的情種於十年後終於發芽成長,佈滿了心房。

每想到敏之哥,心中還是會痛苦,這是無庸置疑的。

不過,看他們兩個人的樣子,簡直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

瞧那臉、鼻、耳、口等…都相似。

冷冽到底是誰?既然不是敏之哥哥,那跟他有何關係?

一個月黑風高的日子。

在一個豪華卻又陰暗的大廳,堂上坐的是個年過40的中年男子,堂下跪著一個男子,身上多處瘀傷,看來是剛被傷不久。

「哼!連這點事還沒半成就被血影那幫人給傷著了?看來這10年,咱們的『殘夜』可是白養你不成?」

「對不起,請掌門賜冷冽罪。」

「哼!還知道就好。若不是我為了一奪江山而需要你這日族之人之力,你現在根本只剩一具白骨。」掌門冷笑。

「冷冽知道。」

「哼!開個玩笑也當真?呵呵呵,冷冽,過來。」掌門像似在換臉般,立即換下那暴怒的面孔,換上一具溫和慈祥的臉孔。

冷冽便上前,走到掌門旁。

「冷冽,你應該知道我的苦心吧?我想要江山,你會幫我,使用你那純潔至高的日族血統的身分,助我奪得江山吧?而且,我們不是都很恨那狗皇族嗎?都是那群人害了你一家百口還有謝家百口命吧!?你說,他們是不是很該死?」

「是…」其實,關於十年前的一切,他完全不知道,只知道掌門救他回來後,跟他說,是那群狗皇族害了你,皇族害你一家百口之命。

因為完全沒記憶,只能全賴掌門給他的指示。

然而,掌門還跟他說一個誰都不能知道的秘密,其實他的家族是上古尊貴之族-日族之後裔,要他借助他日之力,與另一位也是上古時至高血統的月族用月之力,召喚出這世上最強大的寶具-日月凌譜,那是個強大的寶具,大到可傾覆天下。所以,掌門想奪得天下,就要利用他。

哼!我在你眼中,不過是個工具。

「掌門,冷冽該退下了,夜深了,掌門須早點休息。」

「你下去吧!」

哼!沒想到血影那幫狗人竟敢動我的工具?

看來,要早點找到月族後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