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第二章‧故人亦不是故人


10年後,帝駕崩,太子武思繼位。

明空山。

一位極美的女孩,提著一個木水桶,往河邊一舀。

「呼哈…」

天哪!師兄還真夠狠的,忍心讓我一個弱女子提一桶沉甸甸的水?

沒良心!

瑤環在心中大罵她師兄-鳳司三聲,最後還是無奈,認命提著沉甸的水往她、鳳司、華陀居處。

十年前,華陀救了昏倒的她,並且收留孤苦無依的她為徒。

師兄鳳司跟瑤環為同年收為徒,比瑤環早幾天,但他天資聰穎,輕易的在五年內就習得一身好醫術,這讓瑤環這出於杏林之家之女感到有些羞愧,不過,瑤環也因於同儕的壓力下,在十年內也學了一身好醫術,與鳳司並駕齊驅。

瑤環把水放到廚房,就被鳳司叫去一同見師父,說是有事情要跟他們說。

在往師父的房間路上,瑤環好奇的向鳳司問道「師父找我們有什麼事嗎?」

「不知道耶。」

華陀房間裡。

「瑤環、鳳司,你們在老身這,也已學習10年的醫術了,現在為師命令你們,下山修煉修煉吧!」

「是!」他們齊聲道。

他們各回房整理行李,隔日,便告別師父出發了。

瑤環此時才發覺,住了10年之久的山名,都還不知道。

她走在鳳司身後問

「師兄,我們住的山叫什麼名字呀?我住了10年都不知道。」

「呃…明空山。瑤環,再不走,天就要黑囉!」鳳司催促道。

「喔…來了。」瑤環趕快追上去。

此晚,他們在一處平坦地紮起帳棚。

瑤環躺著,腦袋心想,

下山了…也可以去尋找敏之哥了。

瑤環從袖口掏出一塊美玉,敏之哥留給她的東西,心想,

我相信,敏之哥絕對沒死。

瑤環腦袋正思考時,鳳司掀了簾子進來。

「還沒睡嗎?瑤環。」鳳司笑道。

「是啊是阿!第一次出山,難免興奮的睡不著!」

「是嗎?我想,應該還有尋找妳的敏之哥的吧?」他笑道。

「呃…是拉!對了!我都有跟你講過我的事,那我怎麼沒聽過你講你的事?」

一提到『你的事』,鳳司臉色立刻沉下來。

「鳳司…」瑤環有點害怕的說。

從瑤環語中聞到絲懼怕之音,鳳司立即展顏微笑「沒事。」

「鳳司,若你不想講,瑤環便不問了…」

她想,鳳司定有不想回憶的過去。

早上。

「哇阿…還要走多久才能下山啊?好累呀…我們怎麼住著麼裡面?」

「笨蛋!我們住於曌國最高峰的山腰,離山腳還有點距離耶…」鳳司嘲笑瑤環一下。

「喔…」被將一軍,某人生氣中。

下午,

瑤環慘叫「鳳司!我好累啊!先停下!」

鳳司無奈的停下來,並往回看。

瑤環從行囊中掏出一個牛皮水袋,一灌就是半袋。

「瑤環,水資源有限,省的喝啊!」

「放心!還有師兄您的呢!」

…某人無語中。

過一會兒,他們才打起精神,繼續往前走。

「咦!?鳳司,前面好像躺個人耶!」瑤環往遠處的路看去,並說。

鳳司也向遠方望去「真的耶!瑤環妳的眼力還不錯。」

於是他們加快腳步往那人跑去。

等看清那人的樣子,瑤環一怔,接下來便是摀著頭慘叫

「啊…那個男生流著血…我怕血…阿…」

那個躺著男人是臥躺的姿勢,無法看清容貌。

鳳司安慰一下瑤環「乖!不要哭了,妳先到溪邊冷靜一下,我在這紮營替他治療。」

「恩。」

過了好一會兒,站在溪邊聽到鳳司的呼喚,才慢慢的踱步到帳篷。

她問鳳司「那男人傷勢還好吧?對不起,我身為醫生,我竟然無法幫上忙…」

說到這,瑤環眼框又紅了。

「瑤環,這不是你的錯,我這有一碗湯藥,要端進去給他喝,妳幫我個忙吧!」

「恩。」瑤環接過鳳司手中的藥湯,掀了簾子走進去。

那個男人已經包紮好,正安穩的躺在被褥沉睡。

瑤環把手中的藥湯擱置在一旁,坐下來,想要仔細瞧看那受傷的男子長得如何?

仔細一看,瑤環愣住了,

因為這個人的臉孔,無不極像十年與她分別的人、那讓她思念了10年的人-

賀蘭敏之!

「唔…」那正沉睡得人有些動靜,呻吟一陣子之後,便掙開眼睛。

那男子的瞳孔黑如子夜般,是雙非常美麗的眼睛,瑤環看著這雙熟悉不過的瞳孔,有些發楞。

「我在哪?唔…」那男子似乎扯到傷口,哀號起來。

「這位公子,你全身都是傷,還是不要亂動為好。來!這是我師兄熬製的湯藥!可別小看我的師兄喔!他的醫術很高明的。」瑤環笑咪咪的對那位男子說。

「恩…多謝姑娘及姑娘師兄相救,在下感激不盡。」

「要謝我的話…先把這碗湯藥喝下…還有,說出你的名字。」

名字!這是瑤環最想要的答案!

「在下…為冷冽。」

冷冽…

瑤環得到不是想要的答案,表情有些失落。

「姑娘,怎麼了?」

此時楞住的瑤環才回過神。

「啊…沒事,快把藥湯喝了吧!我先出去了。」

瑤環把一旁的藥湯端到冷冽手中,便掀了簾子走出去。

因為有這位『意外』的客人造訪,使瑤環他們的行程拖了3、4天。

瑤環自從知道冷冽不是她想要找的人,她便鬱悶悶的成天躲在帳篷裡。

一夜,

瑤環躺在她的床上,暗嘆

「他…真的不是我要找的敏之哥嗎?」

瑤環把懷中的美玉掏出來看,

若不是的話,敏之哥會在哪呢?

唉…真悶,還是出去透透氣,賞個星輝夜空吧!

瑤環便走出去,走向森林難得有的的一片寬闊的草地。

可是沒想到冷冽也會在那。

瑤環看到那個人,怔一下,隨即便踏步向他走去。

「冷公子也在賞星嗎?」

「恩,是啊!不知道為什麼,每在夜深人靜時,總是喜歡看著一片星空。」

賞星…這個興趣,敏之哥也有…

「我也是耶!」

瑤環便躺在他身邊,喃道「你傷還好嗎?」

「恩,好得差不多了!」

「哼!那還是我師兄的藥湯有效吧!」

瑤環有些驕傲的說。

冷冽不禁噗哧一笑。

「噗…妳說得對!」

瑤環感覺不對勁,冷冽是在嘲笑她!

好啊!敢嘲笑我?

「喂!冷冽,你這話何意?」

「嗯…沒有阿…看星星!」

冷冽敷衍一句。



瑤環感覺到好冷呀…

翌日,他們打包好行李,又踏上出山之路。

幾時辰後,他們三人便下了山。

「呼哈!終於出明空山了!好累啊!」瑤環舒口氣。

她不經意的看一下一旁的師兄,卻發現他的臉色有些慘白。

「鳳司,怎了?」

鳳司回過神,才含笑道「沒事。」

「哇!這邊的路蠻近皇宮的!哇!真是金碧輝煌啊!」

但一想到十年前,我謝家人的命,也是因為這金碧皇宮而害啊!

鳳司突不意的催促瑤環他們趕快走

「快走吧!皇宮附近最好不要逗留。」

「喔…」

鳳司幹麻這麼緊張啊?

於是他們快速度過這條小路,彷彿不讓那金碧的宮殿追上他們的視野。

「皇兄?」一道溫柔儒雅的男聲從他們身後傳來,瑤環一行人便轉過身看是誰。

唯獨鳳司不肯回過身。

「皇兄…」那男人又低聲一句。

此刻鳳司才轉過身,面對那男人。

欠個身「參見陛下。」

此刻瑤環和冷冽大吃一驚,

皇、皇帝陛下!?

沒想到曌國最有權力的男人給他們碰上了?!

瑤環仔細看那陛下的樣子,發現他跟鳳司長得一模一樣,不!簡直是同個模子印出來!

「皇兄…」陛下月走越近,直到與鳳司距離不到一尺。

「草民不是陛下的皇兄,草民為鳳司。」鳳司冷冷的說。

「皇兄,十年前,我真的不是故意…」陛下臉色哀淡的說。

「哼!不是故意?下毒毒害兄長還叫不是故意?要草民怎相信?」

被晾在一旁的瑤環從他們的對話,感覺到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

既然鳳司跟陛下有著相同的容貌、以及從剛剛他們的對話來說,

莫非,他們是兄弟?!鳳司其實是皇室子弟!?

瑤環不敢相信的說「鳳司,你…」

「瑤環,對不起,隱瞞妳這麼久,其實我真名是…武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