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第一章‧不願分離的分離
曌國,10年前。

「好膽的賤醫,竟然沒負醫官的責任…沒搶回太子的生命?」

當朝的太後坐在早已沒氣息的太子的床邊,氣怒的對跪下的醫官謝敖罵道。

「請太後娘娘恕罪!臣已盡全力搶救東宮太子之命,仍回天乏術。」

「哼!哀家不相信…我好端端的太子竟然會…死…他平常可健康的很耶…不!哀家不相信,一定是你這賤醫沒盡責任!來人,傳哀家懿旨,誅謝敖九族,以負其責任!」

「娘娘饒命啊!!!」

「把罪犯關到天牢!不等秋斬!擇日處斬!不得異議,就這樣!你們退下吧!」

天牢。

謝敖正躺臥於草中,神智不清。

「謝敖伯伯!謝敖伯伯,我是敏之!謝敖伯伯。」

神識模糊的謝敖才突然清醒,是賀蘭敏之。

「敏之、敏之,你快過來。」

「恩。」

謝敖從懷中掏出一塊沾有血跡的碎布,遞給了敏之。

上寫:

「冤枉啊!本醫官謝敖,已盡全力搶救,然卻無法挽回太子之命,當今太後竟有眼無珠,要誅殺本醫官啊!還要誅殺本醫官九族!本醫官在天發誓,死後必定要化成了冤魂,時時刻刻纏住太後。

謹此

無辜之醫 謝敖絕筆。」

看完了此內容,敏之愕然的看著謝敖。

「希望你能救救我家的人,尤其是、是謝瑤環,她的才華異稟。」

「我知道了。那告辭了。」

三日後,謝家之府。

一堆孩童正在大院裡玩捉迷藏。

此時,一批官員闖了進去。

他們,見人就殺。

此時,仍渾然不知6歲的的瑤環,正躲在樹叢裡,喜孜孜的以為不會被抓到。

但,傳來一聲哀嚎「阿~~~~~~~~~~~~~」

那是寧姐姐的聲音!?

於是瑤環偷偷的看向前方。

赫然看到,一堆官員正揮著劍,見人就殺,

看向一旁的地板,竟然是寧姐姐的屍體。

寧姐姐!

突然有人搭她的肩膀,她嚇呆了,以為自己也要被殺了。

「是我,敏之。」

「敏之!太好了!敏之,到底怎麼了?寧姐姐、還有那些婢女…為什麼被殺了?」

敏之低聲的娓娓訴道:

「你爹因沒救回太子之命,被判誅九族,你爹派我,來救你出去。」

賀蘭家,為謝家世交,世世代代專精於武術。

賀蘭敏之為當家之獨子,其雖只有7歲,但武功已經顯赫不已。

「什麼!?哪個糊塗之人判的罪阿?我爹醫術可精的很,救不回也是那太子福薄,干我爹事啊?」

「唉─我也是阿,不過,妳先不要亂動,讓我帶妳逃出去。」

「喔。」

敏之觀察四方的局勢,

有了!

左方的人數最少,依我武功,應該可以殺出一條血路。

「瑤環,抓緊我!要跑嚕!」敏之握緊手中的劍,另一手牽著瑤環的手說。

「恩。」隨後附上一句「沒問題吧!」



這死妮子到了緊要關頭還不信他啊?

「瑤環,妳看敏之哥哥的武功,比他們弱嗎?」

「呃…」她看了外面的官兵,吞口口水「不弱。」

「那就走吧!」敏之無奈的說。

唉…這小妮子到緊要關頭還這麼…

敏之再查看四處情勢,見佳,攜瑤環奔出樹叢。

一位剛好經過的官員一看到他們倆,立刻陰冷笑道「哼!還躲著你倆的毛頭小兒?看老子今天取了你倆命!好讓太子之魂得到安息。」

「哼!有種就來!毛頭小兒在此奉陪到底!」敏之冷笑道。

見到敏之這副神情,那官員立刻怒眉一蹙,並高喊「兄弟們!上!必取下他們性命矣!」

「抓緊了…我要飛囉!」敏之往身旁緊抓他衣袖的瑤環笑道。

「可以!我還想見識哥哥的輕功呢!」

敏之笑,於是凝聚心中內力,輕輕一躍,便到牆外。

「還不快追?」那位官員下令。

「是!」

「敏之哥,我們逃出來啦!」看著外面的街道景象,瑤環興奮道。

「瑤環阿…還早呢…」敏之指指後面。

瑤環一看,

哇!黃塵滾滾…

一堆官員殺來也!

「敏之哥…」

「別怕!」說完便手纏著她的腰,向前輕躍。

逃了一陣子,瑤環見身後沒了追兵,便跟正在施展輕功逃跑的敏之說「敏之哥,沒追兵了。」

「太好了…唔…」敏之防不及的吐口鮮血,在瑤環雪白裙上,清晰可見。

瑤環頭一回,見到那群上腥紅的血,便驚叫「敏之哥,你吐血了!快!放我下來!」

敏之便緩緩的將瑤環放下。瑤環剛落地,他又吐口鮮血。

「可惡…那死老頭的吹箭功力還不弱嘛…」

沒錯!就是剛剛看見他們倆逃離樹叢的官員,他趁敏之施展輕功,欲想躍出牆外時,吹口毒箭在敏之腿上。

那毒奇毒阿!

那可是,會讓人服用後,持續吐血的『血弒』。

至今,沒幾人會解。

而病人於三時辰未能獲得解藥服用,便會吐血過多死亡。

「瑤環,我恐怕無法跟妳一起走了,我中了『血弒』,沒解藥,過沒多久會失血過多而亡,所以,瑤環妳先逃吧!」

「敏之哥,我不要!」瑤環開始流淚。

「傻丫頭,現在還鬧脾氣啊?敏之哥哥現在說的是正經事,容不得嬉鬧!」

「嗚嗚嗚嗚嗚…人家不要啊!」

連敏之哥都要離她而去了,就只剩我一個人了!

「丫頭,敏之哥哥給你一塊玉佩,乃為龍鳳交織之玉,為我家每個男生贈與妻子之信物,此乃用尚等美玉打製成。這,代表我的心意。」

瑤環傻呼呼的接過那美玉…

「我喜歡妳!瑤環。」

呆愣…

「所以,為了我,也為了妳…快走!」敏之用盡全身之力推瑤環。

瑤環踉蹌一下,站穩,回望那倒臥在地,神情悲傷的小少年,只有7歲,卻異常成熟之人。

她心一狠,回過頭,踏出步伐,向前邁進。

看著心愛之人走遠了,敏之才舒口氣「此生唯愛妳,瑤環。」隨即吐口鮮血,暈死過去。

此時,走出一個神秘之人「此人,可造之材。」便將他帶走。

此刻,瑤環邊哭邊跑,手還緊緊握著那塊美玉。

終於因為疲勞過度,昏倒於路上。

此情況,剛好被恰巧要上山回居的隱居之士-華陀,據說醫術極高之人給發現,將她帶回『明空山』林中之居。

昏迷的她,手中仍緊緊握住那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