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治藥
待云三兒端著一瓢井水回來時,只見蘇林林埋首于一大堆藥草中間,面前一溜兒放著六個冒著熱氣的瓦罐兒.

各色香藥混在一起,味道一點也不苦澀,倒是有股子清涼味兒.

聽到動靜的蘇林林抬頭看見他回來,立刻放下手里的靈草,十分隨意的伸了個懶腰說:"這麼快就回來了?來,把水給我."

云三兒把手里的水瓢給她問:"這些人都得治?"

蘇林林隨手拿起幾味靈草丟到水瓢中,邊盯著水里的反應,邊應聲回道:"恩,多少都受些影響吧,不過,都不算嚴重,一服藥吃下去就差不多了."

其實,血腥蟲看著嚇人,但並不難治.

只要碰上鳳尾草粉立刻就化為血水.

這邪蟲生在腐尸之上,以陰氣為伴,生就極為陰邪的屬性,最怕陽火之物.

而鳳尾草仍大熱之藥,正好對治,只要血腥蟲沾上必死無異.

她周圍的一大堆草藥就是她從靈藥庫里找出來所有的鳳尾草.

但是,這個數量還是不夠.

幸好,她手里還有紫陽木.

"蘇姑娘,井水有沒問題?"云三兒十分擔心的問.

蘇林林輕吐一口氣說:"可是井水之間水質比較純淨,不適合血腥蟲成活,所以,並沒有邪物存在,不過,井水中有股隱然的陰邪之氣."

具體是什麼東西,她也看不出來.

但是,那股陰冷之息卻是很明顯.

蘇林林當即立斷從儲物袋兒里拿出一小段紫陽木丟進去.

只見清凌凌的水中突然冒出一串串細碎的水泡.

接著,一股子帶著些許腐臭味竄了出來.

看來,這水質的確被人動了大手腳.

待那股邪氣散盡之後,蘇林林撈出水里的靈草等物,然後端著那瓢水來到廚房.

"蘇姑娘,等一塊餅就烙好了."王少林從灶間抬起頭看她一眼問:"你端一瓢水來干嘛?"

蘇林林徑直走進來問:"後鍋用不?"

王少林往灶口塞幾根柴伙隨口應道:"我燒了側灶,後鍋用不著,怎麼?"

"那借我用用."蘇林林說著一把掀開鍋蓋,把瓢里的水倒進去說:"把火往後燒點."

王少林把灶膛里的柴火往里推了推問:"你要燒湯?"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不是,我看看這井水里的陰毒去淨了沒有."

啊?

聞言嚇的王少林差坐倒地上:"你說,井水給人下了陰毒?那你還往鍋里倒?"

蘇林林笑著安慰他說:"我己經用至陽木解了陰毒,等煮開後就跟正常水一樣能吃了."

聽她這麼一說,王少林方才放下心來:"哦,那就好."

"以後你就不用為吃水發愁了,今天還多虧你提醒,不然我還想不到這個."蘇林林看著後鍋冒出的一絲熱氣說:"我這幾天都忙暈了快,差點忽略了這個最根本的地方."

王少林摸摸鼻子說:"我也是隨口一說,不過,真的不給他們吃東西?"

"咱們這麼幾個人的飯就夠你忙累的了,讓他們餓一頓沒什麼的."蘇林林眼看鍋里的餅子有些焦了,隨手幫忙翻個面兒說.

見狀,王少林不由雙眼一亮:"蘇姑娘你也會做飯吶."

蘇林林十分嫻熟的把鍋里另快幾塊餅子都翻個面兒說:"是啊,一般的飯食還能做點."

聞言,王少林有些感慨的說:"沒想到你醫術那麼好,還以下廚做飯."

"呵呵,這不算什麼,你身為少東家,不還親自下廚做飯嗎?"蘇林林笑著應道.

鍋里半熟的面餅的焦香味兒,讓她一直緊繃的著的神經暫時松懈下來,就隨口跟他聊起了家常.

重重炊煙中,兩人一個灶下一個灶下倒是配合十分默契.

聞著極為熟悉的煙火味兒,蘇林林突想起在青山村的日子.

明明在青山村生活了整整二十年,但是,現在想起來卻晃如隔世一般遙遠.

自從她十來歲學會做飯開始,廚房里一直就只有她一個人在忙活.

李長風在青山村八年,從未踏入過廚房一步.

拿怕是她生病時,也是他配了藥丟給她.

那時候她也相村里大部分的婦人一般,認為廚房本來就是女人的地方.

這種細碎而甯靜的生活,固然讓人安心,但卻己經留不住她了.

雖然離開青山村的日子一直過的顛沛流離,危機重重,但是真的十分充實,也讓她見識大漲.

同時,也讓她生出對修真大道的向往,心也越來越大,不願再被拘泥于一方院落,守著一個人終老.

"呀,水開了."很快,後灶鐵鍋里的水開了.

蘇林林仍然用水瓢完全舀出來,輕輕吹涼之後,飲下一口:"恩,完全沒有那股陰臭味兒了,清冽中帶著點鐵鍋味兒,可以吃了."

眼看她就著水瓢飲下幾口熱水,王少林仍然有些擔心:"那水真的沒問題了?"

蘇林林放下盛著開水的瓢說:"恩,能吃了,來,你過來聞聞,看看對味兒不."

他們一來到云都城,就聽王少林說井水有怪味兒,看來,他對異味兒十分敏感.

王少林十分認真的聞了聞,只覺得一股子純正的水氣兒撲面而來,之前那股隱然的腐臭味己蕩然無存.

他抬起頭激動的看著蘇林林說:"這水里沒怪味兒了!"

"蘇姑娘,你今天親自下廚了?"雪生一身輕松的朝廚房走來.

蘇林林看著他身後不遠處的一只巨大八腳黃銅鼎,十分驚訝的問:"你這麼快就回來了?扛著鼎?"

"哈哈,你傻啊,我身上有儲物袋."雪生笑著走進來,深吸一口氣盯著剛出鍋的烙餅子說:"恩,這餅真香,要是再燉一鍋肉就更好了."

蘇林林拿起一塊焦熱的面餅塞到他手里:"行了,先拿著吃把,外面那一票人還吃不上呢."

"他們不是喝靈藥嗎?要我說吃一碗蘇姑娘親自配的靈藥,可頂得上十頓大宴."雪生啃一口餅笑道.

蘇林林見灶里的火勢己穩定,王少林一個林能做餅了,便也拿了塊面餅出來,跟雪生一起去看那口足足有一人高的大銅鼎.

"這東西得有近千斤吧?"蘇林林摸了摸厚重的鼎身問:"你是怎麼搬起來的?"

雪生輕笑一聲:"區區這口鼎,我單手就能拎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