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應對之策
結果,第二天那兩個師兄就被發現橫死在觀後.

之後,隔三差五小靈山觀中總有人失蹤,嚇的在清靈觀養病的幾位大家少爺都被家人接走了.

就是因為清心大師離世後,清靈觀一直事故頻出,搞的新上任的主持根本沒精力去管大師父臨終交待的事情.

當然,也沒人注意到攪渾這一池清水的小道童君清,除了--

他突然閉上眼說:"若不是因為我,那魔女肯定找不到水源的."

這話倒是沒錯.

大家此時都無意聽他述說悔恨之情,以及作出這等禍事的更深一層的原由,他們現在關心的是如何救云都十數萬人的性命.

"我們現在去小靈山,從魔女手里奪回水源!"雪生蹭的站起來,就要往外走.

蘇林林抬手攔住他:"這時候再從水源下手投放解藥己經太晚了,況且,嬰靈花毒跟血吸蟲一旦在人身體相遇,本身就會相互消耗."

說到這里,她抬腳往圍牆邊的小屋走去.

"你到太陽光下來試試."蘇林林對著屋里的那個滿臉燒傷的怪人說.

那人伸頭朝外面張望著,雖然今天陽光不太烈,但卻也十分的明媚,他一時間又有些退縮了.

蘇林林拉他一把說:"怕什麼,你之前不是己經能適應陽光曬到身上了麼?"

聞言,那人干笑一聲:"我可能被之前的灼傷嚇怕了,所以,才不敢到陽光下去."

說著,臉上仍然帶著小心移移的畏懼之色,慢慢往外面移去.

他才走到門口,卻聽後來被來的那個曾試圖殺妻的男子突然開口問:"蘇姑娘,我能回家去了嗎?"

蘇林林認真看他一眼說:"好,等下你喝了最後一服藥就可以回去了."

說完,便叫雪生去給他煎藥.

"我聽這位大哥說,你們說城里的井水都被下毒了,哪我老婆孩子是不是也中毒了?我回去後也帶他們來看看吧?"就在蘇林林扶著那個怪人踏出門時,身後那個男子遲疑著開口問道.

聞言,蘇林林先是一愣,接著心里一喜說:"好,趁著我還有空,你現在就回去把她們帶來看看吧."

說完,又貼心叫王少林陪他一起回去.

"你不是己經把情況都弄清楚了嗎?"云三兒不解的問.

蘇林林看著在陽光下小心舒展身體的怪人說:"哪有神藥治百病的?眼下,最要緊的是把血腥蟲給刹住."

至于嬰靈花毒,一來被血腥蟲在血中沖淡許多,再者它主要是麻痹神智,而且,貌似對婦人不太管用,所以,先放一邊.

可能天師門宗主意識到嬰靈花毒作用不足以達到她要的目的,才會再投血腥蟲入水源的吧.

至于云都百姓是中毒還是被血腥蟲纏身,這個都要具體的患者來看.

對症才能下藥.

還是剛才那個男人提醒了她,得把城中不境況的人都找來幾例好好檢查一下.

這個還得王少林這個本地人出面去辦.

"王公子真是交游廣闊啊."看著被王少林以面見定靈山仙子為名,一個時辰之內騙來的十幾名各色人等,雪生不由擊掌稱贊.

他話音才落,就聽一個年約四旬,雙目渙散的男子盯著蘇林林問:"仙子手里也有聖水嗎?"

蘇林林掀開眼皮淡淡的看他一眼:"你喝過幾回聖水?"

"回仙子,我能擠到前頭搶到一杯就己經很不錯了,哪還能喝幾回?"說著水口不自覺從嘴角流了下來.

蘇林林強忍住惡心,飛快抓住他的手捋起袖子,看著他手臂力上隱隱現出的紅點,手腕一翻,幾根銀針紮了下去.

"啊!仙子饒命啊!"那人看到她手上銀針一閃,不由驚駭出聲.

蘇林林輕輕挑起凝成一條血線而不落的血,穩穩的拿到他眼前:"你的確快死了,看,血里面都是蟲子,身體很快就被啃食一空!"

聞言,那男子竟然嚇暈了過去.

這時,王少林十緊張的奔過來:"蘇姑娘,你可一定要救救我表舅啊,他之前為挺我的生意,都沒去喝那肉湯,更沒飲一口城中水,誰知道他會去湊熱鬧喝什麼聖水."

哦?

這種特例還真不好找,真難為王少林竟然有個這麼配合調查的表舅.

不過,一圈人查下來,也只有他這個倒黴的表舅問題最嚴重.

其次是那些只喝肉湯,沒吃井水的--這種天天睡在肉湯鋪子外,連水都不喝一口,只吃肉湯的奇葩貨也能被王少林找著,讓蘇林林一度懷疑這些人都是他故意安排的試驗品了.

當然,這只是她的惡意猜度而己,事實上這種死忠于肉湯的湯癮狂還有不少呢.

不過,讓蘇林林欣慰的是,那些只飲用城中水的人,除了有些精神倦怠之外,沒有發現有身體內有血腥蟲.

剩的既吃過井水又喝過肉湯,又喝過聖水的,體內的血腥蟲幾乎被嬰靈花毒消滅殆盡,不過,剩下的血腥蟲己經變的十分強韌,難以對付.

最後一種人,讓人十分費解:同時喝過井水又吃過肉湯的男人精智十分不穩定,且有怕光之症,婦人都很正常.

而且,一般婦人都極少吃肉湯.

進而蘇林林發現王少林找來的人中,除了食中井水之人有個婦人,其余都是男人.

把每個人的情況認真檢查一遍後,她不由看向邊上一臉緊張的王少林:"你怎麼領來的都是些男人?"

"因為愛喝肉湯,去搶著喝聖水的都是男子啊."他不由脫口而出.

說完,又接著補充道:"要不是水得天天吃,我感覺城中的婦人可能連水也不會喝."

為什麼?

蘇林林驚訝的看著他問.

"因為師弟一向憐憫世間女子不易."陳生輕歎一聲說:"也許,她並不想禍害城里所有人."

也就是說她只針對云都城的男人?

要死啊,把城里的男人都害了,只留下女人--跟孩子還怎麼過?

不等蘇林林問出聲,只聽陳生重重歎息一聲:"她到底還是放不下啊!"

什麼?

這家伙能不能不要每次說到關鍵地方就停下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