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蠱惑
聞言,蘇林林立刻抓住他的手腕,按上脈搏,眉頭不由緊緊皺起來:"你也中了嬰靈花毒,可以說是被人蠱惑了."

誰料,君清用力抽出手,恨恨的說:"大師父本來就是我殺的,呵,至于其他人都該死!"

蘇林林不由挑了挑眉:"若說是清靈觀里的人曾欺負你,但其它幾個道觀,"

"他們都知道,所以都得死."君清面然潮紅,十分激動的說:"我是個笑話,不,只要他都活著,我就是個笑話."

笑話?

蘇林林不想深究他到底在小靈山遭遇了什麼,她只想知道,天師門的那個魔女到底什麼時間把血腥蟲放到水源之中的.

"是七天前,也就是小靈山被滅之後,我才發現血腥蟲被放到云都水源中了."君清仍然十分激動的說:"是那個魔女親自放入的."

云都水源在哪?

雪生十分緊張的問.

君清淡淡的看他一眼:"當然是在小靈山了.不過,現在可能己經被封了."

哦?

蘇林林十分緊張的問:"你還能記得那個地方嗎?"

君清苦笑一聲說:"那個水源是活的,每次出現的地方都不定,我聽大師父說,每三十年一現."

三十年!

蘇林林頭腦中好像有什麼東西炸開,她緊皺著眉想要抓住卻被王少林出聲打斷:"蘇姑娘,一刻鍾時間到了,陳師兄身上銀針該拔了."

聞言,蘇林林快步來到陳生病床前,抬手撚起一根根銀針輕輕拔出.

"三十年前,師妹曾說過,她想要余生無盡."就在她拔出最後一根銀針時,陳生輕聲喃呢道.

蘇林林神色一凝,手卻沒停:"她想造出一個鬼域來,做這一方陰域之主,只要這鬼域不破,就能長生與世."

說完,她目光銳利的盯著陳生:"她為什麼會放你回來?"

陳生閉上眼,腦海里浮現出三十年前的種種:當年師妹為救被大火燒傷的天師門門主,己然耗盡力氣.

"生哥,我們歇會兒吧.我實在撐不住了."師妹虛弱的聲音仿佛從天邊傳來.

當時陳生一心想著盡快走到小靈山上去為垂死的天師門宗主討口水,頭也不回的說:"咱們再堅持一會,等到小靈山上找個道觀為她討口水吃了再說."

聞言,身後的師妹只得吃力的跟上他.

"快點,她身上傷重,不能拖著."陳生一個勁兒的催著身後己然精疲力盡的師妹.

突然,只聽身後一聲驚呼:"我幕離!師兄,快幫我,我的面紗被勾住了."

當時他一心想著救人,己經數次放慢腳步等身後人,想看日上中天了,再不趕緊把背上的累贅甩出去,他就趕不及回山門複命了.

要不是師妹多事要救人,他們早回去了.

哼,要不是他不放心她一人呆在荒野,說不定早把結了因果的丑女人丟到小靈山哪個道觀里了.

那時候,他也是滿腹的不滿,儼然忘記了現在正是炎炎夏日的正午,他的妹師根本不能見陽光.

他只是不耐煩的吼了聲:"怎麼這麼多事兒?你不會--"

話還沒說完,只聽身後一聲極為淒曆的叫聲傳來,待他回頭看時,只看到師妹一角青色衣裙勾在一叢緊急荊棘樹上.

"她被曬了,三十年前."陳生重重歎了口氣,目光哀傷的說:"我回到陳家村,把自己封閉起來,期待她的重生."

什麼意思?

蘇林林聽的有些云里霧里的.

不過,陳生卻就此閉上嘴,再也不多說一句了.

因為,一眾人都圍上來,仿佛要來探究他的失態一般.

我都渾渾噩噩過了三十年了,以後一定要清醒的過每一天.

到底是修士出身,他神色一嚴肅起來,大家都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撲面而來,不自覺的後退幾步,再看向他的目光自然帶上了敬畏.

除了一向神經大條的蘇林林,跟有妖力在身的雪生.

此時,雪生正似笑非笑的盯著他看.

陳生深吸一口氣,對眉頭緊皺的蘇林林說:"蘇姑娘,我的修為恢複了."

啊?

這真是大好的喜事啊!

不等她歡呼出聲,只聽陳生接著說:"天師門交給我來應付,你全心全意的帶他們解救云都百姓吧."

雪生挑了挑眉:"嘖,嘖,你這是把最燙手的鐵板扔給我們了呀."

陳生苦笑一聲說:"師妹從來都是那種不留後路的人,不管是嬰靈毒還是血腥蟲,她只管放出來,絕對沒有解藥的."

"這個我相信."蘇林林突然笑出聲:"因為血腥蟲跟嬰靈花毒相沖,所以,那些天師門的人才不得以才向在靈云塔發什麼聖水,還有往肉湯鋪中運送培育血腥蟲的腐肉."

哦?

雪生不由一驚:"那要是這樣的話,"

蘇林林打斷他的話輕笑一聲說:"呵,這不過是我的推斷而己,必竟天師門的手法一向詭奇."

這時,卻聽陳生笑著說:"蘇姑娘,你忘了云三兒告訴我們天師門宗主在十日前說,己經控制云都水源,而血腥蟲卻是在七日前解封."

他這麼一提醒,蘇林林不由恍然:"你是說水中原本己被下入嬰靈花毒,那後來的血腥蟲--"

"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陳生十分不解的說.

這時,君清突然開口說:"大師父不是我殺的,他只是讓我把別一塊黃玉投入到觀平憑白出現在的一口泉眼中,不久,他就坐化了."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不由恍然:"對了,你說你那位大師父是三個月前死的!"

"嗯,你說的沒錯,確實算是我害死了大師父,若不是我私自篡改了他的陣法,他就不會被陣法反噬而身亡."君清突然泣不成聲.

三個月前,當他從觀月口中得知,生母並非病死,而是不堪被賈善人欺辱,奮而撞柱重傷卻被丟到柴房傷病而亡時,心里便萌生了殺他報仇之心.

"當時,觀月對我說只要破開大師父的鎮魔陣,拿出壓在陣中心的那塊血玉,他就能找人殺了賈善人一家為我娘報仇."君清抽了抽鼻悔恨不己的說:"都是我害了他們."

結果,他們密謀之事被清靈觀兩個小道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