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心機
"你知道城里的水源在哪?"雪生有些不悅的擋住范立平的要拍下來的手,蹲下來看著君清輕聲問.

君清搖搖頭:"不是我,不是我放的血腥蟲."

他待還要再問,卻被蘇林林攔住話頭:"你耐心聽他慢慢說吧,不用慌."

得到她的肯定之後,君清又接著之前的話頭說起來.

原來,靈月觀的由來,便是由謝靈月的名子而得.

只是不知為何,她與清心觀的清靈大師一直相互傾心,但卻都沒有再往前邁開一步.

這時,范立平想是大夢初醒一般喃喃自語:"觀月他一心仰慕著主持,怎麼可能殺她?"

"你說什麼?"蘇林林目光銳利的看向他.

范立平這才回過神來,他有些慌張的低下頭說:"我離開靈月觀時,主持還好好的,無病無災,還說要擴大道觀,怎麼可能就突然走了?一定是觀月干的!"

這時,卻聽君清驚呼一聲說:"怎麼可能?!觀月是靈月觀主的親生兒子."

啊?

這關系是越來越亂了.

蘇林林皺著眉看向君清:"你說,你都細細說清楚了."

原本,君清雖然不被賈善人承認,但是,他的生母每年也往觀中送不少銀兩打點,所以,他在觀中名為小道童,但實際上也跟一般的小少爺差不多.

自己占著兩間寬敞的客房,還有個小他一歲的小道童使喚著.

雖然不比那些來觀中養病的世家嫡公子,但總歸也不算差.

但這一切都在生母患病之後,漸漸斷了供奉銀兩之後,他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非但沒人使喚,後來更是把他分派給一位跟他同樣出身的師兄為小童兒.

君清倒也乖覺,能認得清現實,但是他也是自小被伺候著長大的,剛去給人當下人,好多事情都做的不盡完美.

結果,就遭到這位一心想回到本家的師兄無情的責打,身上經常傷痕累累.

非但如此,那位師兄還總糾結幾個關系走的近的幾個道童時不時的聚在一起羞辱他.

不過,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們正在責打君清取樂時,正好被清心大師看到.

自此之後,君清拜入他門下做了個記名弟子,清靈觀里再沒人敢欺負他了.

一開始清心大師只是憐憫他受人欺負,才把他留在身邊護著,結果卻驚然發現:君清竟然與道途這上十分有靈性.

不由起了愛才之心,就讓他拜在師弟名下,並讓他認真教他道法.

"清心大師為什麼不直接收你為弟子?"范立平十分不解的問.

君清遲疑了半天才說出口:"大師父說,他的功法與我本性不合,不若師父來教授更好."

說完,他又低下頭:"其實,師父只教我一些輕身功夫,還有就是那個窺探之術.除了練功之外的時間,我都跟在大師父身邊."

"什麼是窺探術?"這時,梁道生忍不住問道.

待君清說清白之後,他不由狂喜:"嘿,沒想到你竟然也有千里眼之能!"

什麼千里眼?

君清不由張大嘴:"你能看到千里之外的東西?"

"呵,那到不能,不由十來里外的東西還行的.你呢?"梁道生興致勃勃的看著他問.

君清抿嘴笑笑說:"我也差不多吧."

梁師弟,你可算找到知己了.

李玉潭在一邊笑著打趣道.

看著瞬間高興起來的幾個少年,蘇林林一直揪著的心也稍稍松快了點兒.

沒想到臨時起意,去一趟小靈山,竟然有這等收獲.

看著跟梁道生擁在一起的君清,蘇林林心里暗歎一口氣:這少年心思也太深沉了點兒.

若不是他剛才自己說,蘇林林一直以為他才十來歲呢,沒想到他己經十七了.

這一點就是雪生也沒看出來.

關鍵是他根本沒有要說明的意思,若不他認出七年前離開靈月觀的范立平,讓蘇林林對他的年紀起了疑,隨口問一句,可能一直認為他還是個不滿十歲的孩子呢.

"好了,你接著說."云三兒皺著眉頭看向興奮不己的君清說.

君清悄悄從梁道生手里抽出手,有些緊張的看了眼神色晦暗不明的蘇林林,才開口接著說:"最近這些年,我雖名義是是師父的七弟子,但是大部分時候都是跟著大師父修習的."

說到這里,他吞了口口水繼續道:"所以,大師父才會在臨終時,托付給我那等機密之事,我也才有機會得知,他與靈月觀主之間的恩怨."

蘇林林眯起眼看著她問:"你們之間的恩怨情仇先放放,你說說血腥蟲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聞言,君清滿臉難以置信的看向她:"血腥蟲的事,都是大師父所為,他,"

"是你干的吧?"蘇林林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他.

只她這麼說,君清神色驟然頹廢起來,像是被戳破的氣球一般委頓在地:"是我,都是怪複仇心切,才會將被大師兄封起來的邪物交給那魔女."

是你把血腥蟲給她的?

陳生瞪大眼看著他問.

雖然他未說明是誰,但蘇林林心里根明鏡似的,她目光如炬的盯著癱坐在地上的君清:"你,是你讓人滅了小靈山的一眾道觀?"

君清張口欲辯,卻在碰到范立平幾欲噴火的目光之後,突然意興闌珊的說:"是,都因為我,才招至小靈山的滅頂之災."

"你到底做了什麼?!"范立平上前抓住他的衣領,十分氣憤的問.

君清輕笑一聲:"我做了什麼?我只是想為自己,為靈月觀主報仇而己."

"那麼,你為什麼要殺曾救你的大師?"蘇林林緊握著手里的那條黃玉仔問.

聞言,君清慘笑一聲:"因為,他對不起靈月觀主,還間接害她性命."

說完,他突然從地上爬起來,奔到陳生的床前叫道:"是那個找上門的女人跟我說血吸蟲被大師兄封在地壇之中,也是她告訴我如何打開地壇的."

"于是,你就答應幫她殺了清心大師,取出血腥蟲給她?"蘇林林冷著臉問道.

君清神色茫然的說:"是,她說一定會幫我報仇,殺光一切曾羞辱過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