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謀劃
其實,他沒說的是,那時幾乎所有的小靈山觀里的大小道士,都認為是他因為當初沒得到觀主力薦,從而懷恨在心,在定靈山習得仙法之後回來殺了靈月觀觀主.

想到這里,他不由吃驚的問:"這事兒,你不知道麼?你拜入仙山之後,從沒回來過?"

范立平一臉慚愧的說:"當時,我冒充觀月的身份偷偷進入定靈山,怕回去遭人折穿,故入門七年從沒下過山."

那是誰害死了靈月觀主?

靈月觀仍是依著清靈而建的一個小道觀,也是小靈山上年代最短,唯一一個以女觀主為掌門的小觀.

據傳,靈月觀的首代觀主--靈月一生仰慕清靈觀的主持大師父--清心道長,故而在清靈觀附近建了靈月觀.

不過,與清靈觀靠世俗富貴之家供奉為主,觀中多寄養著不能面世的世家公子不同,靈月觀觀主本身在云都城中有不少產業,她收的弟子都是真正的根骨清靈,有望被選入定靈山之人.

縱觀整個小靈山,除了年代最為悠久,規模最大的清靈觀之外,就屬靈月觀被定靈山選中的弟子最多.

靈月觀也正是靠這個迅速在小靈山站住腳.

"冒充觀月?"這時,只聽一邊的云三兒苦笑一聲,看向一臉懵懂的李玉潭說:"看來,我放你在范立平身邊的目的,算是作廢了."

啊?

聞言,范立平十分不解的看向他們倆:"云三護法,你什麼意思?"

說著,上前揪住李玉潭的衣領問:"你們,現在還跟天師門一道兒的?"

云三兒有些尷尬的上前扯開他說:"我們要還向著天師門,就不會把這個誤會說出來了."

聽他這麼說,後知後覺的范立平才算想明白了:"三護法,其實,你讓李師弟接近的是觀月吧?"

說到這里,他慘笑一聲道:"我說一開始他總有意無意問我以前的道號是不是觀月."

"我早知道你根本不是觀月了."李玉潭神色平靜的說:"反正,我當時也不打算為天師門效力了."

這時,一臉驚訝的梁道生十分激動的說:"那就是說我們幾個的同門之誼是真的嘍!"

說著,拉起一臉別扭的范立平說:"范師兄,你也別糾結了,必竟,我們如今可是同一條上船上的人呢."

云三兒笑笑說:"小梁說的對,那時我也是豬油蒙心,才會做出那等,"

"算了,現在我們的主要目的是,在兩天,不一天半的時間內,為整個云都百姓解開血腥蟲之害."蘇林林拍拍手道:"至于你們私下里有什麼恩怨,都等這事兒結束之後再說."

一天半?!

這時,頭上還紮著幾根銀針的陳生突然醒過來開口問道.

蘇林林怕他亂動錯了銀針,立刻轉身扶住他要起來的身子:"你先躺著別動,身上的銀針還沒有到時候拔出來."

聽她這麼一說,陳生才發現他頭上有點發麻,接著,王少林十分貼心的拿來一柄銅鏡放他面前.

看到鏡中的自己頭上肩上明晃晃的紮著十數根銀針,嚇的他身子一顫,躺下不敢亂動.

看著臉色青白的陳生,蘇林林輕歎一口氣說:"如今楚非不在我們這邊,這連你也倒也下了,咱們這陣勢,還沒開始跟天師門對決都己經輸了."

聽了她的話,陳生的眼皮跳了跳說:"都是我的錯,當年不該,"

"算了,你別總藏著掖著說那些有的沒的了,你知道我們進城幾天了嗎?"雪生有些生氣的打他斷他話說:"整整七天半了!"

蘇林林點點接著說:"離云三兒說的十日之限還有一天半."

這時,云三兒在一邊悄聲提醒道:"是,兩天半."

哦?

蘇林林抬看向他,只聽云三十分肯定的說:"當初宗主的原話是,從初五開算,十日內讓云都成為鬼城."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心頭的焦灼感才算減了些.

但是,如今的關鍵是得讓陳生趕緊好起來.

"天師門那些孽障們我來對付--蘇姑娘你們只用認真研治解病,在兩日內救下這滿城的百城即可."這時,陳生突然出聲道.

雪生挑了挑眉,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問:"你?就憑你一個修為的修士,能對抗的了有鬼王在手的天師門一宗?"

陳生慘然一笑:"當然,我打不過他們,但是,我手上也有籌碼."

尸精燈?

蘇林林不由雙目一亮.

陳生深一吸一口氣說:"這只是其一,還有那瘋女人這三十年前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東西."

說到這里時,他不由神色一暗:"到底是我當初造下孽,今天卻要連累這一城百姓受難."

聞言,只聽蘇林林輕笑一聲:"能被血吸蟲上身的人,大概也不是什麼好人."

"此言怎講?"陳生滿臉不解的看著她問.

蘇林林朝圍牆邊的小屋看了眼問身邊的范立平:"那兩個人這兩天怎麼樣了?"

聽她突然問起這個,范立平愣了下才回答:"他們前天下午都很正常,除了去茅廁之外都呆在屋里子,但是從昨晚上開始一直發高熱,直到剛才才見他們發汗退燒."

發熱!

蘇林林心里一驚,容然又了應對之法.

她轉身看向身上插滿銀針的陳生說:"我本打算今天晚上開始行動的,沒想到你卻受了重傷,這樣,待你傷好些後,"

"我沒事的,云都十數萬百姓為重."陳生深吸一口氣說:"我現在己經恢複了些修為,還能撐的住."

蘇林林一臉嚴肅的看著他說:"磨刀不誤砍柴功,你安心養傷,該做的布置,我跟雪生一樣不會少."

說完,一邊交待王少林在這里看住陳生,一邊對雪生說:"咱今晚就行動,只是,你要辛苦一些了."

"沒事兒,我別的沒有,這一身妖力可不就是拿來用的?"雪生笑著打趣她說:"可不像你,既要普度眾生,又得新自上陣."

蘇林林沖他搖搖頭:"今天晚上我不去,你一定要小心.天師門那邊一定有大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