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橫生枝節
聽她說完,雪生也不問到底是什麼好主意,而是一把挾起君清,率先奔出去:"走吧.我們這就回去."

蘇林林笑著點點頭,然後運足輕功飛身躍出.

他們盡量避開人群,運足輕身術步下如飛,只用兩柱香功夫便回到王家後院.

蘇林林剛一踏入大門,就見王少林等人一臉驚喜的迎上來:"您可算回來了,快去後院看看吧,那位陳道長快不行了."

啊?

陳生出事了?

蘇林林撇下隨後背著君清進來的雪生,飛奔向陳生的住處.

她身後的雪生目光不由一暗.

大家呼啦都跟著蘇林林奔向院中,倒把他跟君清兩個晾在一邊.

這時,緩過神兒的君清瞪大眼看著被人簇在中間飛奔的蘇林林,十分羨慕的說:"蘇師姐人緣真好."

聞言,雪生方才放下他笑笑說:"她一向熱心救人,人緣自然極好."

蘇姑娘只是長了一顆仁慈之心罷了.

這樣想著,他心里的不快也隨之消散,他回頭關心看著扶著樹干,小臉兒發白的君清問:"不舒服嗎?要不我還背著你?"

"不,不用,我只是腳才著地,有點暈,一會就好了."君清連忙擺擺手說:"雪師兄你也趕緊去看看那位陳師兄吧,我一會兒就好了."

雪生笑著搖搖頭說:"我又不會醫術,去了也是添亂,來,我先扶你到那邊的涼亭里坐會緩緩."

說著,從懷里取出一個小小的玉葫蘆,又拿出一個玉杯輕輕倒出半杯靈泉水給他:"來,先喝口水."

君清接過玉杯大口大口的喝下去.

"恩,這水真清甜."喝完之後,君清輕輕摸著杯壁說.

雪生微微一笑:"你喜歡的話,這個杯給你用吧."

聞言,君清那雙如月芽般彎彎的大眼不由一亮:"真的?"

說完,他連忙又把杯子還給雪生:"這是玉做的,一定很貴重,我不能要."

雪生笑著搖搖頭:"又不是靈玉,一般材質,你拿著吧."

說完,看著己恢複精神的小道童說:"走吧,咱們先去亭子里坐會兒."

他特意放慢腳步,與這個笑眼彎彎的小孩兒一道跨入亭子坐下.

君清仰面看著這個風華無雙的大人,心里十分溫暖滿足.

若是,他有個這樣的父親就好了.

雖然雪生看似親手結果他生父的性命,不過,也算替他了卻了一樁心願.

自從母親死後,他就一心想著要殺了他為母親報仇.

不然--

他的目光一暗,身子瑟縮下垂下著去.

"怎麼,是不是有點兒冷?"雪生關切的看著他問.

君清連連搖頭說:"沒有,沒有,不冷.我現在好多了,咱們了去看看那位陳,"

"說起來他也是定靈山的長老,按梁道生的輩分嘛,你應該叫他陳師叔."雪生笑著拉起他說:"走吧,咱們去看看陳長老到底怎麼樣."

定靈山的長老!

君清眼里拼發出一股興奮之意:"那陳師叔一定很厲害吧?"

厲害?

雪生暗笑一聲:被困三十年,那點修為早耗盡了.

不過,他只是笑笑沒應聲.

當兩人一起來到陳生所居的東廂房中時,只見他塌前圍著一堆人,隱隱見蘇林林皺著眉頭正在給臉色發紫的陳生施針.

銀針術.

這時,君清突然驚叫出聲.

大家呼啦一下子都轉過頭看過來,嚇的他趕緊躲到雪生身後,不敢露頭.

云三兒面露不悅,剛要出聲又顧及著蘇林林正在救人,不便打擾便有些生氣的瞪了眼一臉平淡無謂的雪生.

倒是蘇林林神色一點沒變,手里穩穩的撚著那根長長的銀針,仿佛四周的人都不存在一般.

君清只是探出頭,死死的盯著她手上的那根尾上稍稍泛著金光的長針,嘴巴大張著一直沒合上.

蘇林林紮上最後一針,抬頭輕舒了口氣,正好看到君清那張極為震驚的臉.

站起來笑著走到他身邊,十分認真的將他介紹給一眾人.

"小靈山道觀上里的人?"范立平十分激動的看著他說:"我當初就是從哪里的靈月觀中被選到定靈山的."

說著,走上前一把拉過眉目清秀的君清高興的問:"你既然自小靈山上來,可也是出自靈月觀?"

君清神色黯然的搖搖頭:"我是清靈觀的弟子,靈月觀,"

"哈,那你出身一定比我好,清靈觀可是小靈山第一大觀,聽說里面許多凡俗世家子弟都在那里修行,對了,你怎麼跟蘇姑娘他們出來了?"范立平十分不解的問.

君清低下頭小聲說:"小靈山上的道觀,一夜之間都被天師魔宗給滅了,."

啊?!

聞言,范立平不由愣住:"我本來還打算,"

說到這里他歎了口氣:"天師門的人著實可恨,滅我定靈山一門不說,就連世俗小道觀都不放過."

"范師兄,原來你也出自小靈山啊?那天游靈云塔,"梁道生還沒說完,便被李玉潭截住話頭,極巧妙的扯開話題:"那天若不是我們碰巧遇到兩位恩公,怕是也難囫圇著回來,想想都後怕."

這時,只見君清瞪大眼盯著范立平半天才開口:"范師兄?莫非您就是七年前靈月觀的那位,"

"呵,是我,現在定靈山跟靈月觀都被毀了,我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范立平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才開口:"當初,本來被選入定靈山門的是六師弟觀月,師父對他也一直寄于厚望."

說到這里,他低下頭,對于後面的話有些觀以啟齒.

不料,卻聽君清驚訝的說:"觀月觀主不是這麼說的,他說他不想去仙山修仙,只想留下來打理靈月觀."

所以,後來靈月觀主坐化之後,就由這個觀中天賦最高的弟子接任觀主.

聽他說完,范立平滿臉震驚的問:"你說什麼?我師父坐化了?這怎麼可能?她明明正值盛年,又為人和善,出手大大方,"

范立平己經從心底認定靈月師父是被謀害的了,他突然停下來,雙手緊緊握起.

"是啊,當時其他觀里的師兄弟們也感覺他死的太突然了."君清張大眼睛看著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