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對策
雪生立刻從她手里搶回火把,十分心疼的看著因被火燒到而痛的臉都糾在一起的君清,有些嗔怪的看著蘇林林說:"你怎麼這麼不小心?"

蘇林林邊給君清上藥邊說:"我剛才是怕那些血腥蟲順著他的傷口進入身體,不得己才用火都給燒死的."

"恩,我知道蘇師姐你也是為我好."君清忍著痛十分懂事的說.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心里倒是有些不忍:"現在我也不知道用什麼別的法子對付這些血腥蟲,只能用這種最直接的方法來殺死他們."

君清十分理解的說:"我也不想被蟲吃成個空殼."

雪生揉柔他的頭說:"這就好,你身上有傷應該早點說,你蘇師姐身上帶著不少傷藥呢."

真的?

君清瞪大眼看著蘇林林問:"我背上還有一處被毒蟲咬過,"

不等他說完,雪生便飛快的扒開他的衣,露出瘦骨嶙峋的背上伏著一個大約三尺來的紅腫不堪的傷口.

"這是被金線大蜈蚣咬到了."蘇林林只看一眼便得出了結論.

她小時候也曾被這種喜歡在屋里住的大蜈蚣咬到過.

記得當時三叔用一種十分常見的草藥敷上,然後熬一碗解毒清淤湯喝了就好了.

君清可能被咬之後,沒人幫忙處理傷口,更沒用藥所以才腫成這個樣子.

想到背上這麼長個傷口,他都一點沒支聲兒睡了一晚上,蘇林林就心疼不己.

為幫他盡快好起來,她並沒有用三叔的土方法,而是直接從儲物袋里找出一株蛇線草給君清,讓他嚼爛了之後幫他糊在傷口上.

之後,又給他服下一顆清毒去濕丸,之後才幫他把兩處傷口邊上的膿都挑開擠出,最後又撒上藥粉才細細包起來.

做完這些後,蘇林林帶他又找了間破壞的不太厲害的屋里呆著,然後讓雪生把那間屋子點上火熏一遍.

"那屋里怎麼沒煙冒出來?"君清十分驚奇的看著那間側殿火光閃爍,但卻沒一絲煙冒出來.

蘇林林微微一笑說:"那是火桐樹籽點起來的火,本來就沒有煙."

聞言,君清雙目一亮:"那也是修士才能得到的靈物?"

"不是,一般人也能用.你想要的話,待會雪師兄來了問他討幾顆."蘇林林笑著應道.

很快,雪生便把整個側殿都烤了一遍回來了.

聽到蘇林林說君清想要火桐籽,十分大方的拿出三顆給他.

看著眼前兩個拳頭大小火桐籽,君清不由驚叫道:"還有這麼大的桐籽?"

"哈,沒見過吧?這可是我們妖靈谷特有的火桐樹上結的,別的地方都找不著."雪生十分高興的說.

聞言,蘇林林目光一閃,不待她開口,只聽君清滿臉豔羨的說:"這太大了,我也帶不動,看看就行了,雪師兄你還是自已收著吧."

聽他這麼說,雪生收起兩個,給他一個小些的說:"你看他這麼大兒,可能燒著呢,你手里那一顆能燃上三五天都不滅."

哇!

這真是太神奇了.

"那要是一回燒不完呢?"君抱著火桐籽十分好奇的問:"熄了以後還能用嗎?"

雪生笑著應道:"當然能用了."

說著,便給他示范如何點著火桐籽.

蘇林林神色複雜的看著滿臉開懷的雪生:看來,他是真心喜歡這個孩子.

沒想到大妖也有這麼人性化的一面.

她對心里突然冒出的念頭嚇一跳:雪生不是一直都跟正常人一樣麼?

算了,只要是好朋友,管他是人還是妖獸呢?

以前,她還跟鬼王做過一段時間好友呢.

想到鬼王,蘇林林不由纂起手里的通靈玉板:楚非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他一心裝著西楚百姓,若真的為天師門宗主所用的話--

蘇林林不敢想若是他恢複正常該多傷心.

不過,鬼王之力真的很可怕.

就連雪生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蘇姑娘,你可想到什麼妙法了?"這時,雪生朝她看過來問:"我們己經出來一天半了."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為今之計,不能再讓那些所謂的聖水再禍害人了."

"這可好辦,今晚我就潛入靈云塔,把那些玩意兒全部燒了."雪生輕笑一聲說.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不行,這樣做動靜太大了."

"怕什麼?天師們的那些弟子根本不是我的對手,"雪生十分得意的說.

蘇林林打斷他的話道:"呵,你別忘了他們手里還有個鬼王!"

楚非?!

雪生愣了下才想到他,輕抽了口涼氣說:"以前他也不壞,怎麼就突去助紂為虐了呢?"

蘇林林輕歎一聲說:"云三兒不是說過了嗎?楚非本來就是天師門處心積慮的煉制出來的鬼王."

"不過,楚非也有他自己的靈魂意識啊."雪生挑了挑眉說:"再說,他也在你的向善靈玉里呆過那麼久,應該會保留著一點神智吧?"

蘇林林遲疑了會點點頭:"也許你說的有些道理,不過,直接去燒塔災在太冒險了.我身邊只有你功夫最好,所以,你切不能有任何閃失."

而且,一旦燒了靈云塔必然會驚動天師門高層,萬一他們再出別的邪招兒,他們可沒時間與之周旋了.

必竟,晚一天破解血腥蟲之害,云都城的人就更危險一日.

對了,今天是第幾天了?

蘇林林突然看著雪生問.

他深吸一口氣:"算上今天,己經是第八天了,若是云三兒沒說錯的話,我們只有兩天半的時間了."

"兩天半?雪師兄,你是說再有兩天半云都城的人--"君清瞪大眼十分震驚的問.

雪生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恩,界時問題若不能得到解決的話,云都的人都會變成他那樣的人."

"我想到辦法了."蘇林林突然抬起頭,雙目晶亮的說:"我們這一次一定要成功!但是,就我們兩個人不行!"

雪生挑了挑眉:"你說,要把王家那些人也叫來?"

"對,現在就走,這回得好好合計合計,我還要見陳生一面."蘇林林滿臉踟躕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