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惡心
說完,還冷冷的笑了聲:"賈善人,真是人如其名,他實際上一點也不善良."

哦?

蘇林林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問:"怎麼了?"

君清嚅了嚅嘴才開口:"母親死後,我聽她身邊一個要好的姐妹說,當初母親重病時,曾救他要見我一面.他都沒答應."

良久,他才繼續開口道:"其實,他是不想認我這個兒子,可以說是他的絕情斷送了母親的一生."

對于他的話,蘇林林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倒是雪生看上去十分動容,上前摟住他的肩膀說:"我還以為你會怪我,"

"不,我還要感謝你了結他的殘生,替我給母親報了仇."君清反手抱住他的腰說.

聽了他的話,雪生才滿臉欣慰的放開他,轉頭問蘇林林:"你想到辦法了嗎?"

蘇林林點點頭:"按你說的,先放一把火把在房間中游離的那些血腥蟲燒死,然後,我們帶把那副遺骸拿出來看看怎麼對付."

確實了方法之後,雪生便自告奮勇的前去執行.

他披著蘇林林特意給他找出來的一件大披風,從頭到腳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然後閉了口鼻五識後,才拿著一團燃燒著的火把進去.

蘇林林之所放他進去,主要原因是她自己一旦閉了五識之後,就無法再感應任東西了,但是雪生卻可能憑借妖力感知.

看著屋中閃起一道道火光,一邊的君清小臉繃的緊緊的立在蘇林林身邊不出聲.

這孩子看著太讓人憐惜了.

只是,她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安尉他.

很快,眼看著房間里的紅霧一點點的消失殆盡之後,雪生拎著一包衣服從屋里出來.

"人呢?"蘇林林驚訝的看著他問.

雪生扒拉開衣服堆兒,指著僅剩下一屋干皮附著在骨頭架子上的人形骷髏說:"偌,都在這兒了."

蘇林林驚訝的掀開尸骨上的那層干皮,入目便是己經變成黑紅色的骨頭.

血肉,五髒六府統統都沒了.

這實在太可怕了.

看來,她之前診斷錯了,血腥蟲不僅僅把大腦蛀成了空殼,而是把整個人都吃突了.

她強忍住惡心一點點掀開附著在骨頭上的人皮,認真看著身體內每一處被駐空的地方.

看完之後,她輕輕把人皮又蓋上去歎道:"都被吃成這樣了,竟然還有脈動,真是奇了怪了."

雪生也是滿臉的不可思義:"都成這樣了,還能活著,那些血腥蟲實在太厲害了."

"再厲害還不是被你手上一把火燒光."君清一臉淒涼的說.

雪生笑著應道:"可不是?這完意別說沾到火,離老遠都被烘焦了."

說著,他脫掉身上的披風,活動了下身子說:"我用妖力認真探查了下,這玩意兒不只是紅色的,還有別的顏色."

哦?

蘇林林不明白他什麼意思,只見雪生指著地上的尸骨:"你沒見少了頭發跟眼珠嗎?那些也都是吸血蟲聚在一起變的."

啊?

蘇林林一臉驚訝的看著骷髏臉皮上的兩個黑窟窿說:"真的沒有了啊!"

怪不得她之前翻看他眼珠子時,發現一點生氣都沒有.

而且,觸摸到的皮膚特別涼.

原來,整個人都空了.

這時,蘇林林才回想起來,她接觸到的所有云都的人,當然是她認為有問題的人,身上好像都比一般人稍涼.

之前沒怎麼在意的事兒,現在想想卻直冒冷汗.

原來,那個宗主說的是真的:她要把云都變成鬼城!

當每個人遲早都變成披著一層皮,由一堆蟲子控制的行尸走肉,那不正是鬼城嗎?

想想都讓人毛骨悚然!

"蘇姑娘,這也太可怕了,現在不知有多少人都變成這個模樣了."雪生滿眼緊張的說.

結果,卻聽一邊的君清堅定的說:"也許,城里大多數人還有救,必竟,能找到魔宗後門的人不多."

說到這里時,他的嘴角不經意的往上翹起.

蘇林林不由眉頭一皺:"君清,你,"

"蘇師姐,我早知道賈家人不會有好下場的."他苦笑一聲說:"其實,我當時真的有機會阻止他跟那個魔宗的弟子交易的."

哦?

雪生挑了挑眉頭:"看來,你是真的很狠他."

沒錯,他就該死!

君清深吸一口氣對蘇林林說:"但我還希望他的死能為世人做些貢獻,以減少他所做的惡."

看來,這個賈善人的確不是個什麼好東西,而君清也知道些什麼才會般.

蘇林林本身就恨李長風那種毒的殺子之人,對他的做法也無可厚非.

眼下,她一心撲在如何克制血腥蟲上.

就在他們糾結之時,卻見君清徑直進入陣法,推開側殿大門走了進去.

"君清!快出來."蘇林林驚呼一聲,就要跑過去抓他,結果用力太狠,一把拽下他的袖子,只見他手臂上有處幾寸來長的大傷口,往外翻得紅肉,四周己經化膿了.

蘇林林就要伸手去位他:"你身上有傷怎麼也不說聲?"

君清往後退一步,趕緊拉下袖子蓋住傷口說:"沒事兒的,這是前幾天爬樹上摘果子時,不小心掉下來劃的."

蘇林林立刻從懷里拿出治外傷的藥粉,位住他一把捋起他的衣袖,突然發現那些化膿的地方,微微有些發紅.

恩?

剛才還黃白色的膿塊,怎麼看著有些變色了?

蘇林林抬手輕輕按了下,結果卻沾了一手的膿液.

"嘶!"同時,君清胳膊一抖:"真涼."

涼!?

蘇林林手一抖,立刻回頭叫隨她進來的雪生:"你快過來看,這傷口邊上的有些淺紅的,是不是--"

聞言,君清身子一顫:"血腥蟲?"

雪生快步上前,手里己經多了個火把:"沒事,不用怕,看我不都燒死他們."

說著,把那火把湊近君清的胳膊:"沒想到這屋里還有!上回竟然沒燒死完."

看著他楱過來的火把,蘇林林突然心頭一亮,她從雪生手里奪過火把,大聲對君清說:"你看,外面誰來了!"

說著,把手上火把飛快摁到君清那有些淡紅化膿的傷口上.

啊!

隨著君清的一聲大叫,蘇林林仿佛聽到一陣極為細微的噼啪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