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真像
果然,他蘇林林上前掰開那人的手,只見一根長長的白骨從懷里掉下來.

這分明就是一根人骨!

她十分嫌惡的踢那老頭一腳說:"拋棄親子不說,竟然還吃人,真是,"

說到這兒猛然想起這玩意是君清的生父,便有些訕然的住了嘴.

卻聽他有些稚嫩的聲音鏗鏘有力的說:"真是禽獸不如!"

"哈哈,這孩子倒是想得通透,的確是豬狗不如!"雪生大笑著拎起縮在地上的賈善人丟到一邊兒問蘇林林:"你打算等他醒來再看診?"

蘇林林蹲下來,拔開賈善人的眼皮看了看說:"用不著了,他大概活不了多久了."

啊?

雪生疑惑的問:"我可沒下重手啊."

蘇林林輕歎一聲:"他眼睛仁都散了,也許現在控制著他的根本就不是自個的腦子了."

聞言,一直十分別扭的背著身子的君清突然轉過頭,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爹!"

雪生深吸一口氣,上前拍拍他的背說:"別哭了,這都是命數."

君清抽抽噎噎的說:"都怪我,膽子小不敢下山,不然也能提醒他一聲,別吃那邪,嗚嗚--"

蘇林林摸摸他的頭說:"你是個好孩子,信守承諾在山上等我們,不是為了救更多人?至于賈善人,他不過是得到應有的報應而己."

君清還是哭的不能自抑,雖然這個人從來沒跟他說過一句話,也沒當他是兒子,但血脈的親情對孩子來說是割舍不斷的.

"蘇師姐,你能救活他嗎?"君清掛著一臉的淚水抬起頭來問.

蘇林林抽回探向賈善人脖子里大脈的手,輕輕搖搖頭:"人沒有死,但是,他的腦子己經空了,在里面活著的應該就是你說的血腥蟲."

聞言,君清抹了把眼淚兒,十分堅定的站起來說:"那你就結果了他吧,把他,"

他實在說不下去,哽咽關天才繼續道:"把他腦殼兒破開,看看怎麼治那些惡蟲."

蘇林林不由張大眼看著他:"你,不怕--"

"這,也是大師父臨終前交待我的,他說,他畢生都沒能研究出來,怎麼對付血腥蟲."君清磕磕巴巴的說:"也,也只想到這個法子了."

這時,雪生十分好奇的問:"你那個大師父怎麼知道這麼些?"

君清只管搖頭:"大師父他最擅卜術,一定是提前算出來了的吧."

蘇林林十分認同的點點頭:"應該是這樣."

說完,一臉不解的看著雪生問:"你會不知道?我記得你們方術之士,不是最擅長這些所謂的旁門左道?"

"啊?我一向學的少,不太了解."他有些尷尬的說.

方術之士.

雪生又慢慢重複了句,便沒再應聲.

蘇林林也沒多問,她全副心思都在糾結要不要破開賈善人的頭.

必竟,他身體看上去還是正常的,甚至脈搏都還在跳動著,只是腦子沒有了.

她實在是下不去手.

更兼眼前這人還是君清的生父.

可能見蘇林林一直沒有動作,君清擦去眼淚,小聲問她:"蘇師姐,你是不是顧及到我,所以下不去手?"

蘇林林輕抽了口氣說:"其實,我還沒親手殺過人,說真的他與我無仇無怨的,真的下不去手."

"可你是要救一城百姓的醫者啊."君清十分認真的看著她說:"也是大師父口中寄于重望的有緣人,不能因為一時之仁,"

這時,雪生上前猛然抓住賈善人的頭,用力一捏.

只聽咔嚓!一聲,接著一股腥臭無比的氣味撲而來.

"敝息!"蘇林林輕喝一聲,以真氣閉上五識,然後捂住君清的口鼻,抱著他疾身後退出去幾丈遠.

雪生也隨即屏息閃身而出.

看著一團紅霧慢慢在房間里散開,蘇林林立刻放下君清,從懷里掏出幾塊靈石,飛快在門窗四周依次打下去,然後叫雪生激動陣法.

"那些就是血腥蟲?"雪生指著被困在屋里到處飄蕩的紅霧問.

蘇林林邊拿靈珠加固陣法邊應道:"應該就是."

這時,被她放在一邊的君清才反應過來:"蘇師姐,他在里面,"

"他的腦殼被我捏破了."雪生上前扶住他的肩膀說:"但他都未出一聲,更沒一滴血流出來."

"啊!你是說他只剩下一個被血腥蟲控制的殼子?"君清難以置信的問.

蘇林林十分認真的點點頭:"若不是你說起血腥蟲,連我都看不出他己經死了."

這真是太可怕了.

蘇林林看著屋里越發厚重的紅霧說:"多少人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更可怕的是,人們連自己身邊的親人,早己變成了惡魔都不清楚."雪生深吸了口氣道.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心里不由一驚:"不行,我們得趕緊弄出殺死血腥蟲的方子."

雪生隨即拿出個火折子:"放把火進去,我不信就燒不死它們."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它們在外面你隨便燒,但是那些被吃到肚子里進了腦殼里的怎麼弄?"

"這得靠你這位醫術大家了,我也不懂這個."雪生干笑著摸了摸下巴:"有什麼要跑腿的事兒盡管支使用."

蘇林林看著房間晃來晃去的紅霧說:"得想個法兒逮到一些看看,它具體的習性."

"我聽大師父說這東西最開始是長在腐尸上的."君清有些遲疑的說:"我記得大師兄尸體沒被狼扒."

聞言,雪生一臉震驚的看著他:"你是說讓我把那東西弄過來?"

蘇林林也十分驚訝的看著君清:"你真的不怕對不起你大師兄?"

他神色堅定的說:"能為云都百姓做點犧牲,我想大師兄在九泉之下一定樂意的."

呃,

蘇林林一時間真的有些接受不了,她不能為了自己的試驗,而去扒人墳頭啊.

思索半天,她突然想到一個主意:"不如先把那些血腥蟲滅掉一部分,然後就賈善人的,"

突然,又想起賈善人正是君清的生父,又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倒是君清好像己經從悲傷的情緒中走了出來:"要是這樣的話,那最好了,反正他己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