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極惡
君清吃完早飯後,十分自覺的收拾了碗筷兒,看著鍋里己經見底的靈米粥,小臉一紅:"我吃太多了,雪師兄還沒吃呢."

蘇林林笑著摸摸他的頭說:"呵呵,你雪師兄一般早上不喜歡東西."

自從雪生服下她最後調制的靈藥後,飲食習慣改變了許多.

比如,早起一般都不吃什麼東西,對于米面這類也食物也不怎麼吃.

晚飯一頓吃很多,而且喜食肉類.

可能跟他融合了妖力有關吧.

蘇林林一直這樣猜測,當然也是這樣安慰自個.

若說以往她還對雪生的到底是誰而迷茫的話,但自從遇見春娘後,她心里其實己經有底了.

雖然她並不想承認.

但雪生如今確實是大妖.

至于他的面目為何會變化,蘇林林也無從得知.

但是,幸好他如今也只是看上去跟李長風有些像,言行舉止卻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自從之前那次聊天說他越來越像李長風後,再看倒是不怎麼像了.

這樣更好,省得她一看到那相似的臉,就會想到一出生就傷了兒子,進而心痛不己.

如果能有機會複活兒子,希望他生的一絲都不要像李長風.

我一定不讓他知道,他有個心心念念的想要他的命的父親.

李長風--那等狠毒的蛇蠍之徒,不配為人父!

"蘇師姐,你怎麼了?"就在她思及往事,恨意翻湧之時,突聽君清驚叫一聲:"可是被心魔魘住了?"

心魔?

蘇林林一個激靈清醒過來:是了,這兒子被生父殘死之事,己經成她的心魔了.

當初在鬼谷之時,王老道就反複告誡她,一定要化去心魔,不然以後入道的話,一定卡在心境那一層的.

可當她暫時放下仇恨,准備先修練功法,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以後再徐徐圖之時,卻又偏偏遇到了李長風.

兩次都沒能殺死他,讓蘇林林心魔更盛:為什麼做下這遭天譴的事兒,他還能逍遙自在的活在世間?

君清見她中的血色漸漸退去,才小心的說:"蘇師姐,你既為修道之人,斷不可放任心魔肆意侵蝕神智."

"多謝你提醒."蘇林林看著端坐在眼前的君清問:"你可恨你父親丟你在山上十年,不聞不問?"

君清有些失落的搖搖頭:"我只見過他幾次,他可能早就忘了有我這兒子了,也許在他眼里,我本不該降生吧?"

說完,他捧著寡瘦的臉蛋兒說:"我當自己無父,自然就不怪他嘍."

無父.

聽了他的話,蘇林林不由心里一酸:"真是個命苦的孩子."

"大師父說我是個天資甚高,福緣深厚的弟子呢."君清歪著頭看著蘇林林說:"比如,我學道法都比別的師兄弟們領悟的早."

聞言,蘇林林心里不由一喜:"你那大師父可有提過,待你年滿十二歲送你入定靈山?"

"說過!"君清眼睛一亮,既而又暗淡下來:"本來,師父想把我提前送入仙山的.可是,大師父說過易折,堅持讓我在觀中呆到十二歲."

看來,他口中那位大師父倒是個真正的高人.

若是還活著,說不定還真能--

罷了,也許天意如此吧.

君清滿臉激動的看著她問:"蘇師姐,你以前在那個仙修道?"

蘇林林苦笑一聲:"我不過是機緣巧合之下,得恩人指點才習得一些功夫,根本沒有入道."

哦,那你跟雪師兄不是同門嗎?

同門?

蘇林林不由失笑:"不是,我們是在外游曆時碰到的,好友."

論起來她跟雪生所修之法,算是相克才對.

兩人坐在觀中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兒,君清到底是個孩子,根本坐不住,一會兒爬到觀頂上看看對面靈云塔里的動靜,一會兒又悄悄跑出去瞅瞅雪生回來了沒.

"靈云塔中有什麼動靜?"蘇林林見他麻利的從房頂上爬下來,不由笑著問道.

君清抹了把臉上的塵灰說:"那個魔女叫幾個魔徒又抬上來更多泡著尸體的大木桶,然後把死尸撈出來放在一個大案板上剁碎了,交給一個穿著白衣裳的人."

白衣裳的人?

蘇林林心頭一閃,難道就是--

想到這里,她胃里一陣翻騰:"那個白衣服的男子,是不是長的細眉長眼兒的?"

"恩,雖然隔著窗戶紙,有些看不清,但是大約是長這像的,眉眼微微上挑."君清十分努力的回憶說.

就是他!

蘇林林心里一陣惡寒:原來對門那間肉湯鋪里,做湯的原料竟然是腐爛的人肉!

這真是太惡心了.

"你能看到那些尸體都爛了嗎?"蘇林林強忍住惡心問道.

君清十分堅定的點點頭:"是的,他們有時候可能嗆的受不了,就打開窗戶透氣,我正好就看到了."

說到這里,他撓了撓頭接著說:"不過,那個女魔頭來了之後,就再沒打開過窗戶了."

蘇林林挑起眉頭問:"她不怕臭?"

君清皺著鼻子說:"原本,她沒到的時候,那些魔宗弟子好像都被嗆的不行,在抬上來那尸水後,都捂著口鼻,不過,她一來往里面加點東西後,大家好像都聞不到怪味了似的."

一定是嬰靈花粉.

那東西遇腐化香,肯定是讓腐臭無比的尸水變得濃香襲人.

以前她怎麼都沒想到,天師門的人竟然這般惡極,這回算是開了眼界.

這幫子陰邪小人,一定得滅了.

兩人正說著話兒時,只聽外面門輕輕響了聲,君清立刻飛奔而出:"雪師兄?"

果然,是雪生肩頭背著個大布袋兒從外面進來.

"你,真的把他帶來了?"君清有些激動而無措的問.

雪生一把將身上的布袋子丟到地上,拍拍手說:"是啊,這老家伙還挺難找的,竟然窩在地下室里頭啃骨頭."

骨頭?

蘇林林想到剛才君清的話,不由脫口而出:"人骨?"

雪生愣了下,才笑笑應道:"我沒細仔看,當時找人找的火起,一見到他就打暈過去扛回來了."

說完,一把扯開大布袋子,拽出一個身型瘦小的老頭說:"你看看,那根大骨頭指不定還在他懷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