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放心
聞言,小道童臉上的忐忑之意一掃而空:"我還以為你們二位走了,這小靈山就又剩下我一個人了呢."

"怎麼會呢?放心吧,我們不會撇下你不管的."雪生笑著摸摸他的頭說.

若不是這小道童,任他們怎麼也弄不明白天師門在水源中下了什麼毒,就算蘇林林的靈草一時能奏效,但是血腥蟲可是蟄伏于人腦子里的,而且極小,根本研究不出個所以然來.

從這點來說,這小道童可真是幫了他們的大忙.

待三人吃飽喝足之後,小道童十分驚訝的看著雪生從容的自儲物袋里搬出兩張鋪好的床!

這實在太不可思義了!

看著目瞪口呆的小道童,蘇林林不由笑著解釋:"這些是之前放在儲物袋子里的,偌,給你一床被褥,鋪在神台前將就一晚上吧."

"您二位也是修真者吧?"小道童十分激動的問.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我們是有些功夫但還沒入道."

"真可惜,不然還能殺了那些魔宗的人."小道童有些失落的說.

這些天師門的人確實該死.

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己經趟下的小道童說:"你們知道對面靈云塔里的那些魔徒都去哪兒了嗎?"

蘇林林十分好奇的問道:"你知道?"

小道童在黑暗中點點頭:"他們去殺人了."

啊?

蘇林林輕呼一聲,只聽那小道童低聲說:"就在咱們小靈山下,有天夜里我半夜醒來出去小解時,被一只野狼盯上了,為了擺脫它,只得拼命的往山下跑."

說到這里他停下來,過了好一會才又接著道:"原本,我只打算把它引到一位師兄的埋尸之處就回去的."

這孩子倒挺機靈的.

雖然,他這做法的確對不起死者,但生命悠關之時,還是活著最重要.

顯然,對比要費力抓捕的獵物,剛死去不動的食物更能吸引野狼.

"我聽到那只狼啃食師兄尸骨的聲音中,心里又怕又難受,就一直朝山下跑去."小道童說著說抽泣起來.

看到師兄被殺的那天,因為他只啃了個野果子,渾身沒一點勁兒,所以只能徒手拔了個淺淺的土窩,僅在他橫死的尸身上蓋上薄薄的一層黃土.

所以,當他一發現被野狼盯上時,就想到了師兄的埋尸地.

常年生活在小靈山的道童,曾從師長那里聽說過野狼的習性:它們對目標十分有耐心,為確保一擊必重,會陪你一直耗著.

正是因這樣,他那晚才能夠保住命,同時,也差點在山上丟了性命.

"……我一直跑到山下,看到前有火光才停下來."小道童聲音突然顫抖起來:"我定下神後,趴在樹後面,一眼認出來那些人都是魔宗的人,看們正在瘋狂的殺人."

什麼?

雪生翻身坐起來問:"他們如何殺人的?"

小道童害怕的把頭悶到被子里說:"拿刀一直砍那些看著他們笑的人,血,到處都是血.但是那些被砍的人好像感覺不到疼,還一直在笑."

聽上去是挺詭異的.

蘇林林感覺身上汗毛都支棱起來了.

可想而知,當初這個不滿十二歲的孩子嚇成啥樣.

小道童說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摸回的道觀,反正一晚上沒敢合眼.

直到天蒙蒙亮才敢躺下.

"我再醒來時,天都又快黑了,對面的靈云塔里的妖魔都准備離開了."他吸一口氣兒接著說:"我看著有兩個昨晚上殺人的人了,嚇的又是一休沒睡."

"你最近一直都在觀察對面的靈云塔?"蘇林林突然十分激動的問.

小道通悶悶的應了聲:"嗯,我一定要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妖魔變的,怎麼能那麼殘忍."

聞言,蘇林林好奇的問:"那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可思義的事兒?"

小道童沉默了片刻才說:"他們每天從三天前開始,在靈云塔下發什麼東西,引得城中越來越多的人湧來.我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

蘇林林忍不住從懷里拿出那瓶花了一兩銀子高價買來的聖水,坐起來就著窗外透過來的微光問道.

小道童十分干脆的說:"那是他們那些人從死人池里舀出來的尸水."

嘶!

蘇林林手一抖,手里的瓶子差點掉下去.

"真惡心人."雪生十分嫌惡的把同時拿出來的"聖水"從破窗戶里扔出去.

蘇林林強忍著惡心問:"你是怎麼知道的?"

小道童沉默了很久才出聲:"我,其實,我能看得很遠,比如我爬在觀頂,就能看清楚對面靈云塔里那個女魔頭的眼珠子是紫色的."

"你們不會認為我也不正常吧?"那道童小聲問.

蘇林林輕輕笑了下說:"沒事兒的,正好你一位定靈山的師兄也有這等能力呢."

"是啊,沒想到我們這回上山還撿到了寶,你那師兄一定喜歡你的."雪生也笑著迎和道.

他們這麼一安慰,這小道童才沉沉睡去.

這下,蘇林林兩人也算徹底放心.

一個十來歲的孩子,若是沒有點兒能力,還真沒法在這荒山上活這麼久.

而且,他之所以能屢次能躲開天師門的搜捕,也可能跟他這異能有關吧.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那小道童就一咕嚕爬起來,洗了把臉見蘇林林正在煮早飯,便跟她打聲招呼:"師姐早,我現在去看看那些魔徒來了沒."

從昨晚上蘇林林要帶他回去之後,這個名叫居清的小道童就開始改口叫她師姐了.

當然,對雪生的稱呼也變成師兄了.

改了稱呼之後,蘇林林也感覺他們的關系更近了.

可能因為有共同的敵人之故,那小道童得知他們有心要查探天師門的事兒之後,就十分熱心主動的幫他們觀查對方在靈云塔上的動靜.

沒多大一會兒,居清就十分麻利的從房頂上爬下來,一臉興奮的對蘇林林兩人說:"那些魔徒又抬來好幾桶泡著死尸的水."

"他們弄這玩藝兒干嘛?"雪生十分嫌惡的看著蘇林林手里的"聖水"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