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目的
雪生笑著搖搖頭:'"不知道,不管什麼辦法,要想奏效,最起碼人得清醒是吧?"

蘇林林不得不承認他是一語中的.

接下來兩人看似漫無目的在大街小巷里游蕩,但實際上是最大可能避開了那些肉湯鋪子附近,因為從梁道生的監察中得知,那些肉湯鋪子外可能有天師門在巡視.

不過,她們這次出來的目的,主要是查探云都人中保持著神智清明的幾率.

"蘇姑娘,還真如你所料,一般女子好像沒什麼變化,主要是一些男人開始不正常了."

蘇林林點點頭說:"比我預想的好多,我本以為幾乎所有的男人都會中招,沒想到倒是有不少人心生疑竇,從而打算著出城去呢,還有大部分人則根本沒有多大影響."

看來,那位天師門的宗主的詭計可能要落空了.

兩人一路邊走邊聊,臉面的笑意卻越來越少:原來,越往城中,街上面目呆滯的人越多.

漸漸地還有些看上去養尊處優的貴婦,隔著層層帷幕,蘇林林也能看得出那張僵硬的臉.

仔細看過去,這些人好像都朝一個方向湧去.

"你們這是要去哪?"雪生見她滿臉疑惑,忍不住擋住一位看上去神色稍微清明點的男子問道.

誰知,他立刻抱住腦袋,面色十分痛苦的說:"頭痛,頭痛的厲害,去靈云塔下求聖水."

聖水?

蘇林林目光一閃,對仍然攔著人的雪生說:"快放他走吧,咱們跟上一道兒去看看."

雪生十分鄭重的點點頭,與蘇林林並肩膀而行,兩人都提足的腳力隨著人群往前趕,看似跟常人一般,實則腳下如風,很快便來遙遙看到靈云塔了.

看著如潮水般不斷往塔前湧過來的人群,蘇林林不由精神大振:真是天賜良機啊.

她十分激動的對雪生說:"走,咱們去塔上看看,天師門的人到底想搞什麼鬼?"

雪生笑著應了聲,兩人身形十分靈動的穿行在人群中,不消片刻就來到塔下不遠處.

"嘿,沒想到還遇到個老熟人."蘇林林抬頭看著一臉倨傲的端坐在三層高塔中的女子,回頭對雪生說:"原來是那位手下敗將在這里坐鎮."

雪生微微一笑:"待會兒把她--"

"不可,千萬不能驚動了天師門其它人."蘇林林眼珠兒一轉:"走,咱們先去探探他們的底兒再說."

兩人借著四周湧擠的人群為掩護,十分順利的潛到塔門外.

只見靈云塔四周每隔一丈遠,就有一位身著天師弟子服之人,手持銅瓢神色倨傲的守著一個大木桶.

擠到前面的百姓,只有拿足銀錢的,才能給一小瓢所謂的聖水.

雪生回身護住蘇林林以防她被人擠倒了:"要不,我們先買點出去"研究下?"

眼看著整個靈云塔塔底完全被天師門的弟子牢牢把控著,他們根本沒機會潛入進去,只得退而求其次,先弄點所謂的聖水研究下.

這也正對蘇林林的心思.

之前她暗中讓雪生出去打出來各個公用,私家井里的水,都沒查出什麼不妥來.

而且,那些一直飲用城里水源的百姓,除卻精神有些焦躁之外,也沒什麼大問題.

想到這里,她見雪生拿錢去買聖水,于是轉身問身側拿著一包銅錢的人:"這位大姐,昨天也沒買到聖水?"

那婦人見快要輪到自個了,心里一高興,隨口應道:"是啊,從前天開始天神賜下聖水,我一聽說就過來了,誰知道人太多,直到今天才輪到."

說完,看她一眼說:"你運氣好,一看就是被人擠到前頭來的.大妹子啊,可得抓住機多買點啊,聽說服下後通身舒暢,還能多活二十年吶!"

我去!

通身舒暢應該能,但是多活二十年,只能是做夢了.

不過,聽了她的話,蘇林林倒是對這所謂的聖水更感興趣了,堅持上前買了一瓶.

相比擠來的艱難,出去時候可就容易多了.

兩人一貓腰,如一陣風般從人群里穿梭而過.

"呼,終于出來了."徹底脫離了人群之後,蘇林林也擠出一身的臭汗.

眼看著天色不早,也懶得再走回去,打算就在附近找個客棧住下.

誰知,靈云塔四周的客棧全都爆滿.

不得己,他們只得施展輕身術,繞到與靈云塔遙遙相對的小靈山上,希望找個小道觀借宿一休.

誰知,上了山才發現這山上原本的幾個道觀,全都緊閉著門.

觀外都是一片狼藉.

這時,他們才想起來,這些道觀原本都是定靈山的掛名弟子所立.

雪生看了眼小靈山頂上最大的道觀,也是被破壞的最嚴重的靈云觀:青黑色的大門都砸得只剩下半個門框,在風中搖晃著.

台階前還有幾灘干涸的血跡.

哎,天師門這些人真要全部趕盡殺絕嗎?

蘇林林心底升起一股子寒意:幸虧這大門給砸了,他們今晚上還能夜宿一休.

不過,觀內所有神像都被搗毀,就連供桌都給砸的稀爛.

蘇林林兩人好容易找到一間看上去乾淨點的側殿坐下,剛升起爐火准備煮壺茶水輸了就聽外面傳來一陣低泣聲.

還有人來?

他們忙收拾了東西,輕身躲到一尊被推倒的神像後面.

不多會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小道童,手里捏著幾根殘香,邊哭邊從外面進來:"祖師爺爺,求您顯,賜下口吃吃的吧,就是一塊干餅子也行."

說著,他十分虔誠的把手里的殘香插到一個缺了個腳的小香爐里,雙手合十拜了拜說:"要不,您賜下一口清水就成,外面城里的水都有邪毒,弟子就是渴死也不敢喝."

這小道兒倒是個明白人.

蘇林林看著眼前這個年不過十一二歲的小道童,心里漸生憐惜之意.

她跟雪生兩人對視一眼,悄悄繞到側門出去,然後裝作是前來投宿之人,在觀外揚聲叫道:"貴觀里有人麼?我們是從外地來的游客,幕小靈山美名而來,山下客棧己滿,不得己到山上借住一休,"

不待她說完,就見那小道童慌慌張張的從側殿跑出來:"兩位客人請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