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應對之策
聞聲,端著兩碗湯水進來的蘇林林,瞪了眼在雪生手里一動不敢動的春娘說:"你敢動她們一下,仔細你的皮."

雪生拎著她用力晃了晃:"聽到蘇姑娘的話了嗎?"

"哼,兩個又老又丑的貨,誰看的上眼?"春娘嘴死硬的叫道.

雪生一把把它丟出去:"老實在外面呆著,敢再出什麼妖蛾子,小心你的皮."

"其實,兔子皮不怎麼不值錢."這時,范立平依蘇林林所求,端著兩碗飯進來說.

聞言,雪生嘿嘿笑道:"那是,不然,我早扒了它的皮賣錢了."

這時,伏在花叢里一直注意著他的春娘,氣的把身邊的花兒狠狠的踩到地上:"哼,想要扒我的皮,你們還."

它話沒說完,便被一片飛葉擊中額頭,打得它頭直發蒙.

接著,是雪生懶洋洋的聲音:"你的皮,我隨時都能扒了,給你留著是你的體面,老實點別總招人煩."

聽他這麼說,春娘氣的渾身青毛都豎起來了,但卻也無可奈何.

倒是范立平十分好心的朝這邊看一眼問:"恩公,這位要吃些什麼?"

雪生淡淡的應道:"它自己會找吃的,你沒見這園子里草也不少,餓不著它的."

嘿,這該死的大妖,還真把它當兔子了!

春娘氣的快要炸了,但因為受制于他,卻也無計可施,只得離他遠遠的省得氣死了.

再說花婆子跟栓子娘喝下一碗熱呼呼的雞湯後,神智也漸漸的恢複了,慢慢記起以前的事情了.

對于她們被俘虜到白露村的經曆,卻是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蘇林林暗自松了口氣:"這樣也好,你們就安心在這院子里住下,待我的事了之後,就帶你們一直回去."

為怕她們驚恐,蘇林林並沒有說她們現在異世,只說兩人被人販子拐到這里,她湊巧碰見兩人就救下了她們,准備辦完事再帶兩人回去.

本來,蘇林林這樣的說法很完美,沒想到花婆吃完飯後,有些害怕的看了眼外面問:"蘇姑娘,那個綁架我們的人販子,是不是就是外面那個兔子精?"

"是它的手下干的."雪生不假思索的說:"不過,現在他們都被抓住了,你們不用擔心,記住,外面很危險,千萬不要出院子."

說完,又叮囑一句:"沒什麼事兒的話,屋子也別出."

蘇林林看著兩人瑟縮在一起的身子,不由放輕語氣說:"不出大門的話,在園子里走走也行,我一般都在園子里呆著."

聽了她的話,花婆兩人神色才算放松一點.

待蘇林林從花婆兩人的房間出來時,正碰見王少林過來找她:"蘇姑娘,西角房那兩個人--"

"餓著吧."蘇林林淡淡的應道.

王少林有些擔心的問:"那個燒焦的人,己經四在沒進食了."

"呵,就得餓他幾天,把肚子里的毒氣兒都慢慢排下,不然,這會吃下去的東西都為嬰靈毒所用了."蘇林林細心給解釋說:"咱們不是每天經他喝靈藥嗎?放心吧,餓不死他的."

說完,她突然感歎道:"我怎麼發現爭著去吃邪肉湯的都是男人?"

聽她這麼一說,王少林也不由恍然:"嘿,聽你這麼一提,還真是啊.別的沒注意,我對面那個肉湯鋪,都沒有見過有女人擠在哪兒吃的."

這倒是怪了.

蘇林林轉頭看著他問:"我聽說這肉湯一開始是免費的?"

"是啊,我聽表弟說過."王少林隨口應道.

聞言,蘇林林不由皺起眉頭:"按說,像這種能占便宜的事兒,婦人一定沖在最前面,怎麼現在倒是沒有婦人吃?"

王少林笑著搖搖頭說:"我記得聽一位夫人提及過這肉湯,說是有股難以下咽的腥味兒.可能是女人都受不了這個味兒吧."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突然反應過來:這肉湯中加了嬰靈花,而這味毒草需以未成型的死嬰作肥才能生長.

嬰兒仍出自母體,女人對這種極陰邪的東西,應該有所感應,所以才食不得這肉湯.

現在她算終于想到徹底解開嬰靈花毒的法子了.

"王公子,按照云都的風俗,離現在最近的節氣風俗是哪一天?"蘇林林掐下一朵花兒問:"最好是能驚動全城百姓參于的節氣."

啊?

她這麼一問,倒是把王少林給問住了:"這個時候,年不年節不節的,也沒什麼吉慶日啊."

沒有?

蘇林林心里忍不住一陣失落:這下她的打算可要落空了.

"既然沒有節日,就弄出個轟動全城的事兒來."雪生從她們身後走過來道.

聞言,蘇林林雙目亮:"這倒是個好主意,只是我們要想個什麼法子呢?"

"現在云都亂象輩出,基本上沒什麼能引起百姓關注的了."王少林有些沮喪的說:"主要是你也看了,街到那些人都有些呆滯了."

蘇林林微微一笑:"那只是男人而己."

她深吸一口氣:"這城中還有另一半的人,可能還清醒著."

那些?

王少林張大眼問:"像我這樣的嗎?百里不挑一吧?"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女人."

她出去過兩回,看到街上的人中,女人的神色都十分正常.

這是不是意味著,女人不但排斥嬰靈花毒,而且,對于水源中的邪毒的抵抗力也要強些?

不過,這個可還得出去一趟探查下方能知曉.

聽說她要出去,雪生當然寸不離的跟著了.

再次踏上相對冷清的街道,看著好像瞬間被抽走精氣般的一個個行人,一股說不上來的憂慮油然而生.

"當家的,當家的,你快回去睡會兒吧!"這時,一個帶著嘶啞的聲音自她們身後傳來.

只見一位年約四旬的婦人,死拉著個看上去極為疲憊的老頭不放.

一路走來,這是蘇林林見到的第一個女人.

認真打量片刻之後,她稍稍松了口氣:"這個婦人雖然看上去神色憔悴,不過,精神還算正常."

"那就好."雪生應和一聲說:"一家只要有一個神智力清明的人,你的方法就能奏效."

蘇林林轉頭看著他:"你知道我想到什麼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