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悄然離開
再說了救人于災也算是積德之事,希望老天能看在她行大善的份上,往開一面,讓兒子複新活過來吧.

"蘇姑娘,剛才我看到那家肉湯店後院有間暗室!煮湯的所有材料都是從哪里面出來的."梁道生頭上還戴著那頂粗糙的柳條圈兒.

蘇林林抬頭幫他摘下來問:"當真?那你有沒看到是什麼人把東西送到那暗房里的?"

"一個身著白衣的公子哥兒."他遲疑的下接著說:"我見他先從後門進了那間暗門,沒一會兒就有人去暗房提材料出來熬湯.我想,他可能是用儲物袋兒之類運來的食材."

是啊,她倒是漏了這一點兒.

看來,天師門倒是能人輩出嘛.

定靈山被滅的也不冤.

"蘇姑娘,接下來該怎麼辦?"梁道生十分興奮的問.

他也沒想到,自己能遠視這項能力,竟然在這時候派上了大用場.

蘇林林沉思片刻才說:"很好,你想法去觀查下一家離這里最近的肉湯鋪子,看他們的供貨人都一樣不."

"好,我這就去."梁道生得了話興沖沖的往外跑,卻被蘇林林叫住:"讓李玉潭跟你一起好有個照應,記得離遠點,千萬別讓人發現了."

李玉潭聽說也讓他去,心里也十分高興,連連應聲一定會注意周全的.

目送兩人離開後,范立平有些悶悶的問:"蘇姑娘,那我能做些什麼?"

蘇林林指了指那兩個被關在小屋里的人說:"你去看著他們,切莫讓人跑了."

看著一臉高興的領命而去的范立平,雪生笑著打趣問:"人家都有任務,那我呢?"

蘇林林笑眼看著他說:"你別急,留著有大用呢!"

雖然知道她說的只是實言,但雪生心還是十分高興,堪至有些興奮:看來,自己在她心里是最有份量的.

不過,蘇林林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他心底微冷:"眼下咱這一群人中,就屬你功夫最高,好鐵得用到刀刃上."

說到底自己只是一塊好鐵啊.

雪生心里郁悶頓生:"我看你才如一塊鐵一般,"

說到這里他突然停住,不敢再說下去.

蘇林林倒是樂了:"我頑石都算不上,那能跟你比呀."

她收起身邊炮制好的藥材遞給他:"來,幫忙熬副藥."

雪生只得認命的拿出小鐵爐,接過蘇林林遞過來的丹爐說:"好,我這就起爐."

蘇林林直起身子,叮囑他一遍放入靈草的先後時機,便負手往院牆邊的小屋走去.

才走近就見范立平站起來迎道:"恩人可是來給他們看診的?剛才我聽到里面那個後來的男人一直痛哭不止."

哦?

聞言,蘇林林不由頓住腳:"他現在還哭著嗎?"

范立平點頭應道:"是啊,一個大男人一直哭個不停."

"那我先不進去了,他能哭就說明可能良心有所發現,病情好轉了."蘇林林笑著說:"你繼續在這兒盯著他們."

說完,便抬腳朝煙火升騰的廚房而去.

忙活了大半天,她還沒飯呢!

這會兒飯菜香味勾的腸胃咕嚕直叫.

還是王少林最貼人心,一個人在灶間忙活著己做出來好幾個菜.

"蘇姑娘?"正在灶上炒菜的王少林一抬頭看見她立在廚房門,立刻笑著出聲招呼道:"這一鍋菜馬上就好了,你也餓了吧?要不,先吃個呼餅子墊墊?"

蘇林林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我看這飯菜都快做好了,先去花廳把桌子擺上吧?"

說著,直奔向平日吃飯的花廳而去.

"雪生,藥熬上的話,來吃飯了."他剛一擺好桌椅,就見王少林端著一托盤的飯菜進來.

于是,蘇林林邊去廚房端湯,邊朝守著爐子發呆的雪生叫道.

現在院子里只剩下雪生跟范立平他們四人,王少林忍然做了好幾個菜,一個湯.

"這麼多咱們也吃不完,不如叫王木一家也過來吃點?"蘇林林看著滿滿一桌的菜問.

王少林想了想笑道:"好,我這就去叫他們過來."

誰知,他出去一會兒便拉著臉回來了:"王木一家人搬走了."

哦?

蘇林林不由愣了下:"是出去了嗎?"

王少林黑著臉說:"所有東西拿走了."

這家人也太不禮貌了,悄不吱聲兒的就走了,至少也得跟東家打個招呼啊.

不過,大家都沒太在意這件事兒,除了王少林心里多少有點不舒服.

王木說起來也是他家的下人呢,還趕著他的馬車呢,來投奔他幾天,就這麼悄悄去了,實在讓人氣憤.

喝一杯悶酒後,他倒開始擔心起他們來:"王木之前撞到輔國大人,如今全城還在通緝他們一家呢,能跑哪兒去?"

蘇林林往嘴里扒一口飯說:"肯定是出城了躲災去了吧."

聞言,王少林才算放心些:"希望他們一家能躲過這場大劫."

雪生抬頭看他一眼:"王公子倒是個仁善之人,你的家人可都安排好了?"

王少林微微一笑:"他們本來就在城外的莊子上住著,上回我帶回來的幾個就是自家的親戚."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倒是很感動.

既然是熟人,他還堅持讓他們蒙上眼睛進來,看來,在他心里更支持自己這幫人吧.

一頓飯因為王木一家的離開,吃的不那麼開心.

但是,香濃的飯菜滋味兒讓人吃的十分滿足.

吃完飯後,蘇林林十分熟練的幫王少林收拾碗筷桌子,范立平也很識趣的在一邊搭把手.

倒是雪生心里還掛著正在熬制的靈藥,一放下碗就過去屋簷下看著了.

剛走到門外,只聽里傳來一聲驚叫:"妖怪啊!"

雪生立刻推開門沖進去,只見一道青影從眼前掠過,他抬手一招,春娘化成的青兔子便被抓在手里.

"你想干什麼!?"雪生拎著春娘兩只長長的耳朵喝問道.

同時,對嚇的臉色發白的花婆子兩人說:"不用怕,它不敢怎麼著你們的."

他的話剛音剛落,只聽栓子娘顫著聲兒說:"她剛才說要殺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