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是兔子
說完,她突然放聲大哭"哇!太嚇人了,我看到妖精了,一只青色的兔子都會說話!"

你他麼的,說誰青色兔子呢?

啊!

花婆子被春娘這一聲吼,竟然又給嚇暈過去了.

氣得蘇林林也忍不住薅住它的耳朵給扔了出去.

"哈哈,這家伙就得這麼治它."雪生笑著拍拍手說:"蘇姑娘,現在這兩個婦人也找到了,只待你研制出藥方,咱們就離開這個世界."

蘇林林朝外面看一眼應道:"好,我也想盡早回去,對了,東南山還沒傳來消息麼?"

雪生有些失意的搖搖頭:"早上灤鳥傳訊說,那口泉眼又沒動靜了."

這倒不像是李長風跟紅綾的作為啊.

難道,他們己經離開了?

蘇林林一時間也有些心煩氣燥.

好容易得來的機會,不會就這麼沒了吧?

"要不,我們下去探探?"雪生滿臉算計的看了眼氣鼓鼓的立門外不敢進來的青兔子問.

蘇林林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心里不由恍然:"你打算--"

雪生哈哈笑道:"探探路嘛,反正,于咱們也沒什麼損失."

這倒是個好主意!

這個死兔子精一心想奪她體,這回就讓它當回馬前卒,倒還便宜了它呢.

本來,蘇林林還以雪生想把春娘控制住為己所用,沒想到他是想用到這里.

這主意真是妙絕!

兩人說定之後,心里都輕松起來,蘇林林在房里點一支安魂香,以助花婆兩人穩固神魂之拍,便隨雪生一起出去了.

她們剛一出門,就見陳生滿臉鐵青的朝這邊走來.

見狀,蘇林林心里一緊,迎上去問道:"又發生什麼事兒了?"

陳生深吸一口氣,身子一錯,指著身後的一個目光呆滯,唇色發青的男子說:"現在滿大街都是這樣的人,蘇姑娘你快看看,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聞言,蘇林林快行兩步,一把抓過那男的手腕,同時盯著他有些渙散的眼仁兒問:"你也喝過肉湯嗎?"

"沒有,搶不到,也喝不起."他有些呆滯的說.

蘇林林用力按了按他的脈搏,沉聲道:"你伸出舌頭給我看看?這幾天身子有什麼不舒服嗎?"

"睡不著,整晚都不困."那人十分配合的伸出舌頭來.

這是怎麼回事?

蘇林林以前學的醫書上,從來沒記載過這種病.

倒是--

她突然想起在古府帶出的那本古書上,好像說起過,修士修至一定階段就不用睡了,但是此法非常耗費精神.

為此,那位女仙還特意調出一味藥丹.

對,好像名為養氣甯神丹.

眼下,這個人只是虛火旺盛,肝火焦漲,很明顯的失眠之症.

其實,一般人都有可能會失眠,一旦有什麼心事梗在心里時,就不容易入睡.

但是,滿大街都是這樣的人,卻是極為少見的.

一定有什麼不正常!

蘇林林突然想起來前幾日王少林找來的幾個吃過井水之人,當時,他們的脈息中就有些焦燥之症,只是午夜焦灼,但應該能睡的著覺.

如此看來,那井水中的東西開始起效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才能把人折騰成這樣?

就在她正准備配制養氣甯神丹時,突然又聽王少林說:"蘇姑娘,這回我們出去,發現街上的黑袍人又多了很多."

聞言,她不由眉頭一跳:看來,兩者都起效了!

"她到底想干什麼?"陳生一拳擊在身側的石柱上.

蘇林林上前寬慰他說:"你不用擔心,這兩種病雖然棘手,但也並不是無方可治."

只是,她沒說的後半句是,都必須以靈草入藥.

她手上靈藥雖有不少,但要救這滿城的人,怕是遠遠不夠的.

幸好,這一切的根源在于陰氣滋生,她手里還有不少紫陽木枝可用.

這才是解決的根源,只是苦于一直沒能尋到水源之處.

自從來到云都之後,云三兒跟雪生兩人夜晚幾乎沒合過眼,一直都在外面暗查那水源之頭.

但都沒有線索.

雖然云都有一條穿城而過的清江河,但是,人家也僅在江中洗菜,淘米,浣衣而己,並未直接飲用江中水.

主要是幾乎每條巷子都打有水井,而且稍微有錢的人家都在自家院里打了水井.

這下要是找水源的話就很難了.

主要是不確定這云都之下有沒有暗河.

就在蘇林林認真配制養氣甯神丹時,只聽陳生開口道:"蘇姑娘,其實,定靈山有個很大的靈草庫."

哦?

蘇林林抬頭看向他,只聽陳生神色悠遠的說:"那些靈草都是從一個靈氣極為充沛,適宜靈草生長的密境之中收的."

聞言,蘇林林抬頭看向他:"你,"

"我想說的是,那個瘋女人可能想得到這個秘境."陳生神色凝重的說:"我以前受師尊之托,曾看管過十年秘境."

原來是這樣.

蘇林林對那個秘境也十分好奇:"世間還有這等神奇的地方?那地方跟咱們所處的世界,有什麼不同麼?"

"不在同一空間而己."陳生定定的看著她:"我懷疑那里就是你之前所說的世界."

啊?

這驚喜來的太突然了吧?

就在她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之時,只聽陳生淡淡的說:"我在東南山就說過,只要你能救下這一城數萬人姓命,我一定會幫你達成所願."

的確,當初雪生他們兩個之所以同意來云都,就是得了陳生這句話,才開始動身的.

不然,他們歸心似箭,而且東南山又有些回去的眉目,斷不可能為著一些所謂的正義而來云都.

雖然,蘇林林當時對陳生的話沒多少希望,但也正是憑他的這句話,才勉強說服雪生跟她一起來云都的.

沒想,陳生當初之言,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心思轉了幾轉,蘇林林方才開口問道:"你是不是認為我並沒有盡心?"

"呵,我知道你己經盡力了."陳生朝作一揖說:"我明白這事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解決的,但是,如今己刻不容緩了."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好,我一定盡快定下藥方,至于靈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