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清醒
說完,從懷里拿出個由綠玉絲編成的脖圈,隨手給它套到頭上:"以後,你就跟著我混吧."

"禁靈帶?"春娘尖叫一聲,兩眼一翻,氣暈了過去.

一邊的王越被突然開口的青兔子嚇的差點撞到樹上,這回,他才明白剛才母親的話.

同時,看向眼神逐漸恢複清明的父親,忙朝雪生深施一禮:"感謝先生出手,"

"不用了,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說完,淡淡的瞥他一眼:"以後記得不但要尊父,更要敬愛生你,養育你的母親.別以識幾個大字兒就了不起了,看不起誰也不能看不起父母."

雪生心知蘇林林因這王越對生身母親輕慢而不悅,所以,才出此言教訓下這個自認為讀了書,就高人一等的小少年.

聽了他的話,王越不由低下頭,猛然想起先生在學堂教的孝道,不僅僅對父親一人.

更大的養育之恩其實來源于母親.

雖然,她一直在家里做著雜務,但是自己衣食所用,幾乎都是出自一向被他所看輕的母親之手.

想到這里,心底不由羞愧難當.

這時,王木也終于清醒過來,他見大家都圍著自己看,十分不解的問:"你們,"

"當家的,你可算恢複正常了."王木媳婦摸一把眼淚上有拉住他的衣袖說:"剛才可嚇死我了."

看到王木完全恢複過來後,蘇林林便回她所住的房間,去看望剛剛還魂醒過來的花婆子兩人.

說起花婆子,蘇林林忍不住回頭問緊跟著雪生的青兔子:"你怎麼也化名叫花婆?"

青兔子翻了翻眼珠子,不忿的叫道:"什麼花婆子?老子叫華然!"

"你跟誰稱老呢?恩?春娘?"雪生回頭瞪它一眼說:"以後在蘇姑娘面前收斂著點,呵,還華然,春娘你都不配叫,一只區區兔子!"

去你的兔子!

你全家都是兔子!

春娘在心底無聲的吶喊道,她近百年來,時常以各式人型出現,漸漸的忘記了自己的本體.

而且,在她內心深處早把自己當人了.

主要是它本來也嫌棄自己的本尊,青兔子其實並不是它的真身,只是它當年渡劫之時,被毀掉了原體,不得已之下只得奪舍了這只十分罕見的青色兔子.

原以為這只青兔子也只容它的精魄幾日而己,沒想到這具兔子之體竟然跟它的元神十分契合,而且還能助它繼續修練.

所以,春娘之後就以青兔子為真身了.

但是,它從心底卻是十分嫌棄這個所謂的本體的.

這也是她一直契而不舍的奪體人類的目的.

本來,春娘一來到云都,看到到處都人的各色人等,著實激動了一陣子,也曾出手奪體過幾個年輕貌美的小娘子.

但是,這云都的小女子之軀實在太不結實了.

白白耗費她久多休為,也沒能留得住幾日,身體就腐爛了.

"春娘,你知道怎麼從白露村通往那個世界的嗎?"一進門蘇林林便迫不及待的問道.

春娘搖搖耳朵說:"我聽仙官說,兩個世界間的大結界有變,白露村那里的空間陣法被堵住了."

真的?

雪生跟蘇林林相視一眼:幸好,他們在東南山發現了那外泉眼,不然,再回到白露村也是徒勞.

接著,雪生又問春娘不少白露村的事情,有些她也不太清楚.

但是,對于跟山上突然斷絕關系,它倒是知道一些內幕:"我聽說是長青山出大了位修真大能,一出世就出手滅了山上的妖尊."

啊?

雪生十分驚訝的問:"妖尊被殺了?那以後,"

"以後想奪體的妖獸們就沒貨了唄."春娘十分郁悶的說:"不然,就那種老貨也值得我煞費苦心的藏起來?"

原來是這樣.

蘇林林倒是松了口氣:"這樣最好,妖獸們少遭點孽,我們那個世界也能太平些."

"嗤!大結界不穩,哪個世界都不會多太平."春娘冷笑一聲說:"白露村的結界裂縫被填死了,根定有別的地方裂開."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沒錯,若是沒有一絲裂縫,我們還回不去呢."

回去?

春娘打量她一眼說:"的確,就你這種沒什麼功法能力的人,在這個世界實在太危險了,還是回到原來那個靈力充沛,又都是凡人野獸的地方更好."

"你現在想通了?不打算奪我的身體了麼?"聽她這麼說,蘇林林不由挑了挑眉頭問.

春娘晃了晃長長的耳朵說:"這個你我都做不了主,只要那位同意,我當然,"

"你還賊心不死?"雪生轉頭盯著她問.

春娘嘿嘿一笑:"其實,若是我得了蘇姑娘這副身子,一定會讓大人您所償所願的."

"你給我滾!"雪生揪住它的長耳朵,一下子甩出去老遠.

然後臉色緋紅的看向蘇林林:"啊,蘇姑娘你可不要聽她瞎胡說,我,"

"我當然相信你了,那個兔子精滿口胡言的."蘇林林十分淡定的說.

老子不是兔子精!

門外傳來春娘憤怒的聲音.

哈哈!

蘇林林忍不住笑出聲:"它還真把自個當人了."

"它的確不是兔子,不過,長得像兔子而己."雪生陪笑著的說.

哦?

蘇林林很快釋然:"我確實沒見過青色的兔子."

"老娘不是兔子,也不是青色的."春娘一蹦一跳的從外面進來抗義道:"我明明是,"

說到這里,它立的豎直的長耳朵突然耷拉下來:"我渡劫時被雷擊中一下子,竟然忘了本體是什麼了."

"哈,這個說法比較奇葩,不過,我們聽聽就行了."蘇林林忍不住揶揄道.

春娘氣的屁股對著她:"你愛信不信,反正我不是兔子!"

還有嫌棄自個本體的妖精!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不再跟她爭辯解,因為那個被她藏在井底的婦人也悠悠轉醒了.

"這是在哪兒?"她目光呆滯的看著蘇林林問.

不待她應聲,只聽一直閉目不言的花婆突然張開眼:"栓子娘,你也醒了?"

"啊?你是誰?"栓子娘轉頭滿臉茫然的看向她.

花婆深吸一口氣說:"我們不是老街坊了嗎?你還沒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