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教訓
"快點,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雪生根本不跟她說那麼多.

無奈,春娘只得吐出妖丹,以內力將那婦人馱出井外.

看著衣衫干爽的婦人緩緩從井底升上來,王木媳婦驚的張大了嘴:"天啊,這,井底下竟然沒水!"

蘇林林瞪她一眼:"你小聲點兒,別嚇著她了."

說完,看向迅速收回妖丹的春娘:"快把她們兩人的那一兩條魂給放出來!"

聞言,身為青兔子的春娘不收支起長耳朵:"沒想到你還知道這個,一定是."

"少廢話!聽蘇姑娘的."雪生打斷她的話低喝道.

春娘身子瑟縮下,朝屋里看了眼說:"在東廂房的那氈琉璃燈中."

聞言,蘇林林立刻放下懷里的花婆,朝屋里奔去.

待她取出那氈裝著花婆子兩人魂魄的琉璃燈出來時,化身為青兔子的春娘臉上一陣灰敗之色:"你是怎麼找到這里來的?"

雪生挑了挑眉:"你真正想問的是,為什麼我會跟她在一直吧?"

春娘耷拉下一對耳朵:"現在我什麼都沒有了,您能不能高抬,"

"不能."雪生一口回絕道:"你還有大用呢!"

青兔子嚇的蹦起老高:"你想干什麼?"

雪生嘿嘿一笑:"放心,絕對不是紅燜兔子肉的."

聞言,春娘立起身子看著他說:"怎麼說以前咱們在白露也有過同僚之誼,我以前可一直敬著你的,還望大先生饒過春娘一回."

雪生輕笑一聲問:"哦,那你說說怎麼知道蘇姑娘一定會找到這里?"

"大先生說笑了,咱們白露村的大妖,對收回來的替身,哪個不會留一手?"春娘笑著說:"說實話吧,我就是循著她的味兒找到云都來的."

嘿!

這可就說不通了.

蘇林林挑了挑眉問:"我可是聽說你來云都快半年了啊."

"嗯,半年前我好容易感應到你在這附近出沒過,不過,又很快消失了."春娘不假思索的應道.

雪生上前一把愀起她的長耳朵:"別胡說啊,自從白露村離開後,我跟蘇姑娘可是一直形影不離的,半年前,我們還沒來靈云島呢!說,是誰指使你在這里,"

"我明白了!"蘇林林突然從懷里拿出一縷細細的棉線,轉頭問身後的王木媳婦兒:"云都城叫什麼名?"

那婦人不由假思索的應道:"棉線城啊,對了,我們居的這條巷子也叫白棉街."

果然!

蘇林林繞起手上的白棉線,看向那只青兔子:"是不是一只仙鶴精讓你在這兒等著的?"

什麼?

"你怎麼這麼稱呼仙官兒!"春娘氣鼓鼓的轉頭盯著她叫道.

雪生上去踢它一腳喝道:"回答蘇姑娘,是不是?"

聞言,春娘身子抖了下低聲應道:"是."

"呵,你這只青兔子,真是沒一句實話."蘇林林不由氣樂了.

春娘生氣的轉過身,屁股對著她:"真不會說話,我有名子的."

嘖嘖,真沒想到這只兔子精還這麼厲害,我就說嘛,花婆子看著都一把年紀,還總是妖里妖氣的.

王木媳婦見花婆子悠悠轉醒,不由上前去幫蘇林林扶著她道.

這個婦人倒是個心細的.

蘇林林一開始都沒發現花婆子醒了.

初醒過來的花婆仍然是一臉懵懂的模樣,朝四周看了一圈兒,最後目光才落在蘇林林身上:"我,這是在哪兒?"

還認得自己,這婆子神智倒挺強韌.

沒想到能這麼順利的找到兩人,這下蘇林林的心里徹底踏實下來了.

"呵,看來咱們這一趟云都也沒白來嘛,逮到一只五百年的兔子精,還順帶著幫你找著了那兩婆子."回到王少林家後院,雪生十分高興的說.

蘇林林笑著點點頭:"是啊,這下算是沒有遺憾了."

"那咱們云都的怪事兒,你們還管不?"梁道生有些忐忑的問.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太多的我也管不了.我只能盡量留藥方."

聽她這麼說,范立平神色慌張的問:"恩公,你們不是來解救,"

"我哪有那個本事?"蘇林林微微一笑:"這些都由你們的兩位護法去做吧."

她之前也是懷著救民于水火的心態來的,不過,到云都之後才明白,以她的能力遠遠做不了救世主.

更關鍵的是事,她跟雪生留在這個世界的時間有限,根本不容她在云都多逗留.

所以,她就只好從自己最為擅長的方面入手幫助陳生了.

也許,從決定來云都,陳生心里己經有了決斷了吧.

"蘇姑娘,你現在配制的藥材都是靈藥,可這些人平時恐怕難以接觸多少靈藥吧?"這時,一向心思周全的李玉潭有些擔憂的問.

蘇林林淡然一笑:"那就只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說完,看向一臉懵懂的梁道生:"我記得你己經入道了,而且目可視數里以外之物?"

"是啊,恩公,你有何吩咐?"梁道生看著她問.

蘇林林指著園中最高的那間假山房說:"你上去給我盯著對面那間肉湯店,看他們的煮湯的原料都從哪里送來的."

"好,我一定找出那邪料的來源."梁道生十分激動的說.

蘇林林隨手折下一根柳枝,手指靈動的編了個柳條圈兒給他:"你戴著掩飾一下."

梁道生剛爬上那假山房頂上,就見恢複正常的王木,懷里抱著只青兔子喜形與色的跑出來.

"當家的,這玩意是個成精的妖怪,你趕緊把它放下吧."身後緊跟著一臉緊張的王木媳婦兒.

王越在一邊涼涼的說:"娘,是這靈兔救治好了父親,你就讓他,"

"你這孩子真是讀書腦袋都燒壞了.它是妖精!就是它害的你爹!"王父媳婦兒一臉慍怒的看著他:"還有,你父親是這位雪大人跟蘇姑娘治好的."

王越自從入學堂之後,母親還沒這麼嚴厲的說過他,一時間臉漲的通紅,竟然不知作何答.

倒是雪生上前一步從王木懷里拎出一臉得意的青兔子:"它是有五百年道行的兔妖,一不留神就要了你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