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故人
"咳!"蘇林林實在聽不下去,重重咳了聲:"你這麼說有什麼依據嗎?"

依據?

王木媳婦兒不由愣住:"這還要什麼依據啊?肯定就是這樣的,我敢說那花婆子兩口子一定有問題!"

說著,她抓了抓頭繼續說:"對了,花婆子經常跟我說,她曾見過妖怪,而且還差點,"

什麼?

聞言,蘇林林十分激動的抓住她的手問:"她說見過妖怪?那她有沒說自己打哪兒來的?"

"有啊,她說,她的老家離這里很遠很遠,她跟老伴都是被妖怪抓來這里的."說到這里她輕嗤一聲:"哼,說不定她那個老伴就是妖怪."

蘇林林拽住她的袖子急切的說:"走,你快帶我去花婆子家看看."

啊?

去找花婆子?

王木媳婦頓時來了精神:"好,我這就領你們去看看,她那個妖婆子."

待蘇林林跟著她來到花婆子家門口時,眼看著雪生己經跟王木媳婦兒進院里去了,她卻停下腳步:這會不會太巧合了?

花婆怎麼會在這兒?

不待她細想,只聽雪生已經在前面叫她:"蘇姑娘,你怎麼不進來?"

進去?

蘇林林這才想起哪里不對:這花婆子家的大門開著是沒錯,怎麼有人進去也不見人出來招呼?

這時,王木媳婦也看出來不對勁兒:"噫?花婆子今天怎麼沒在家?"

"哈哈,蘇姑娘,是吧!你終于來了."這時,一個十分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聞言,蘇林林不由一怔:"是你?"

不過,當那個聲音的身體現身時,她不由呆立當場:花婆?

"怎麼樣?這個身體融合的完美吧?"花婆咯咯嬌笑著,原本有些駝的身子也直了起來.

她這一現身,王木媳婦兒立刻沖上去,揪住她的衣裳質問道:"是不是你,"

啊!

結果,不等她說完,便被"花婆"振臂一揮甩出去老遠:"給我滾!現在你這副身子沒用了,哈哈,我的極致美體今天終于送上門了."

什麼鬼?

王木媳婦兒這才反應過來,她抹了下嘴角的血跡,十分驚訝的看著蘇林林問:"你們,認識的?"

蘇林林點點頭:"你之前說的沒錯,她就是個妖怪."

說完,笑眼看向"花婆"我沒說錯吧,春娘?

"哈哈,沒錯,沒錯,果然是我選中的人,這份機靈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春娘得意的朝她過來.

雪生上前一步,目光輕佻的看著走近的春十三娘,輕哼了聲:"春娘,看來,你是沒把老子放在眼里了啊!"

聞言,春娘不由頓住腳步,驚詫無比的看著他:你,你是--

"對,就是我,托蘇姑娘的福,我完全脫離獸體了,是不是很意外啊?"雪生滿臉得意的看著她說:"哦,你這副身子好像也不太合用哦,春娘."

春娘往後疾退幾步,十分警惕的看著他:"你,今天來要干什麼?"

"當然是收拾下你,然後帶走,"說到這里,他朝屋里看了眼:"被你偷走的這個人嘍."

你!

只他這麼說,春娘氣的臉色漲紅,不由怒目而視:"你不要欺人太堪!"

"哈,你現在一點妖力都沒有,我就是要你的小命不也易如反掌?還不給我滾出這個身體!?"雪生上前一步,居高臨下的盯著嚇的臉色發白的春娘喝道.

妖獸的世界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況且,雪生之前在白露村一直都是一眾妖獸不敢惹的存在.

更何況春娘妖力盡失也被他看出來了.

所以,為了保命她只得不甘心的從花婆身上抽離精魂,返身變為本體--一只青色的兔子.

"她,她是兔子精?"王木媳婦被這一變故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世上原來真的有妖精哪.

不過,她倒還沒被嚇傻了,知道分出輕重,見那青兔子要跑,連忙上前攔住問:"兔妖,快說你對我當家的施了什麼妖法,害的他渾身長綠毛?"

化為青兔子的春娘十分凶狠的沖她呲了呲牙:"滾開!"

這時,雪生輕輕一抬手,將化為青兔子的春娘困住:"快說,是不是你干的?"

春娘耷拉下一只長長的耳朵說:"誰讓他對我不安好心,總是肖想我那副老殼子皮."

聞言,王木媳婦不由叫起來:"我就知道這妖精不是什麼好東西,肯定跟我家那該死的,"

"你消停會兒吧,就你家那該死的男人也敢肖想我這一身青絨玉毛?哼,他既然喜歡綠毛,我就賞他自己也長一身嘍."春娘十分光棍的說.

這下,王木媳婦不由愣住:"你什麼意思?"

原來,前幾天王木無意間看到化成真身吸取月之精華的春娘,深以為奇,還試圖抓到它.

結果,當然是被春娘懷恨在心,這幾天一直找機會報複他嘍.

因為她的妖法之前跟那個刀哥斗法之時,耗了個乾淨,最後被雪生吼一嗓子,差點嚇破了妖丹.

自此之後妖力再也聚不起來了.

無奈之下,才趁著回山上的道兒突然消失,白露村亂成一團之機,帶著花婆兩人悄悄逃跑了.

之後,陰差陽錯之下來到云都.

蘇林林扶住被春娘丟了身子的花婆後,就叫雪生去找另外一個婦人.

誰知,雪生翻遍整個院子也沒找著那個人.

"快說,你把另一個人藏哪兒了?"雪生指著被困住的春娘問.

它支起耷拉下的耳朵說:"我今天施法,呃整治那個該死的臭男人,把僅存了一點妖力全完耗盡了,一直在房中休息,誰知一醒來就不見那個,婦人."

怎麼會這麼巧?

對于她的說辭,蘇林林自然不相信.

雪生抬手拎起化身青兔子的春娘厲聲問:"你是要命,還是要昧下那個婦人?"

"我,我當然要命."春娘嚇的全身發抖.

雪生冷哼一聲:"那還不快說!"

春娘,無奈的指了指院里的那口老井:"她就在下面."

啊?

人在井里?

雪生拎著它,一個箭步來到井邊說:"你把人弄上來."

聞言,春娘兩只長長的耳朵都耷拉下來:"我現在根本沒有法術,怎麼能把她拉上來?"